一時領先不代表永遠領先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鄭蜀炎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7-11-09 03:05

史料記載,我們的祖先在發明了火藥後,很早就將其演化為多種掠陣破敵的火器。中國的火器,曾長時間領先于日本,可是,在封閉的心理觀念下,火器並未得到進一步的發展,自此退回與歷史的門檻……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

中國最早發明並使用熱兵器,卻沒有率先形成熱兵器時代的作戰理念和軍制。在波詭雲譎的戰爭舞台上,比技術更重要的是眼光和視野——

一時領先不代表永遠領先

鄭蜀炎

●歷史是理解世界的多種方法之一,而敘說火器發展的歷史讓我們深刻地理解了這句老話——不進則退。

可以肯定地說,我們的祖先在發明了火藥之後,並非像有些文章所說,僅僅用之于放煙花煉丹藥,而很早就將其演化為“器”——掠陣破敵的火器。有書為證︰1044年成書的《武經總要》中就有了引火球、毒藥火球、蒺藜火球多種不同配方的火藥,還有十幾種軍用火器的制造方法。如何制造可燃燒或可爆炸的戰斗部件,並運載或者拋射到敵方陣地的工藝方法一應俱全。

《武經總要》是官修御定的,不僅所刊載的資料可靠,而且大部分火器經過政府或軍事機構實驗鑒定,有的則已裝備軍隊使用。如《宋史•兵志》載,公元970年,“兵部令史馮繼升等進火箭法,命實驗,且賜衣物束帛”;公元1000年,“神衛水軍隊長唐福獻所制火球、火蒺藜”……這些火器雖然較為初級,卻反映了人類很早就將火藥運用于軍事的理論與實踐。

明代天啟元年出版的《武備志》40卷中,關于制造火器的方法圖例有16卷,分門別類地介紹了150多種火器的制造和使用方法,堪稱我國古代火器制造最興盛發達的記錄。

明成化年間,明軍步兵裝備火器的士兵已經達到三分之一。一代名將戚繼光有著獨到的眼光,他認為“諸器之中,鳥銃第一”,所以,“戚家軍”的火器裝備達到近40%。就連明末崇禎皇帝在李自成破城後,也手持一把有效射程約30步,可連發3響的“三眼銃”防身,可見當時火器之普及。

而相鄰的日本直到15世紀,戰爭狀態還停滯在幾百年之前︰先是雙方列陣對峙,再由武士們“一騎打”,也就是單挑。若某一方武士敗北後,整支軍隊也就一哄而散。

1453年,3個葡萄牙人搭乘的船只被大風吹到日本九州南部的種子島,他們攜帶的火繩槍“發射時發出電光,聲音如雷,銀山可以破碎,鐵壁可以打通”。這可讓日本人驚呆了,種子島島主不惜以每把2000兩黃金的天價買下,火器就此傳入日本。

說起來,東瀛確有巧手工匠。他們優化改進了歐洲火槍中的粗糙零件,還發明了能夠在雨中點燃的火繩,制造出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火繩槍;同時,還實施了“三段擊”戰術,即士兵分為三排,依次輪流裝彈、分批射擊,保證火力不斷。偏偏在這個時候,最早邁出冷兵器門檻並開創熱兵器先河的中國將腳步停了下來,且因一步落後,在接下來熱兵器發展進程中陷入步步落後的窘境。

1517年,幾個葡萄牙人抵達廣州。遺憾的是,攜帶包括現代火炮雛形“佛朗機大炮”在內貢品的使者居然留滯苦等4年,直到明朝正德皇帝駕崩也沒能等來召見。繼位的嘉靖皇帝對“夷狄”更是難入法眼,就連批奏折時踫到這兩字都要故意將其縮小如米粒,以示蔑視。所以,他在處理類似遺留問題時更果斷——判為間諜,一刀斬之,免得麻煩。

沒想到,這一刀斬不斷的麻煩越來越多。當時正處于馬克思所說的開啟了“世界歷史轉折”的大航海時代,而中國科技文明水平並不落後于世,但閉關鎖國閉鎖住的不僅是地域門戶,更多的是心理和觀念、視野和胸襟。當世界在大轉折時,我們卻收回了已經邁出的腳步,退回了歷史的門檻。以至于成建制的弓箭手部隊,此後又延續了漫長的3個世紀,到大清滅亡前幾年才取消。

“石器時代的結束並不是因為石頭匱乏,同樣,石油時代的結束也將遠遠早于地球石油資源用盡的那一刻。”借用沙特石油大臣的話,我們不妨也這樣說︰中國火器落後的原因,當然不是因為火藥的匱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