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事力量的運用之道,無論何時都不會過時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西成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7-11-09 03:03

戰爭既是力量的比賽,也是力量運用的比賽。力量是個相對確定值,而力量運用則具有可塑性、可變性。“要獲取軍事優勢,並不一定非要做到第一生產某種新工具或新武器,而是要比他人更好地利用現有的工具或武器。”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

善謀軍事力量運用之道

■張西成

●戰爭勝負不僅取決于實際力量的大小,更取決于力量運用藝術的高低。

黨的十九大報告著眼軍隊根本職能指出,“加強軍事力量運用”。“養兵千日,用兵一時”。把軍事力量建強只是手段,把軍事力量用好才是目的、才顯價值。

戰爭既是力量的比賽,也是力量運用的比賽。戰爭勝負不僅取決于實際力量的大小,更取決于力量運用藝術的高低。有一個針對20世紀戰爭所作的統計分析表明,在國民生產總值、人口、兵力和國防開支等方面佔優勢的一方,在戰爭中獲勝的幾率僅稍稍過半。對于這一結論,政治學家史蒂芬•比德爾如是說︰“優勢兵力可能發揮決定性作用,也有可能無關大局,這主要取決于敵對雙方的排兵布陣。只有通過現代軍事體系合理用兵,國家的總體資源優勢才能發揮作用,因此,如何用兵才是關鍵所在。”

力量是個相對確定值,而力量運用則具有可塑性、可變性。我們平常所說的兵法戰法,說到底是運用力量之法;瞞天過海、無中生有等軍事妙計,是為創造使用力量的最好時機而設計的;圍魏救趙、釜底抽薪等兵法戰策,是為選擇運用力量的最佳點而謀劃的。我人民軍隊在抗日戰爭中采取內線中的外線、防御中的進攻策略,在遼沈戰役中先打錦州,在平津戰役中作出“隔而不圍”“圍而不打”布勢,在淮海戰役中選定“中間突破”等,無不包含著軍事家運用力量的創新構想,從而演繹出許多“以小搏大、以弱勝強”的精彩篇章。

當今時代,戰爭形態、作戰樣式與過去已不可同日而語。未來戰爭,開戰即決戰、發現即摧毀,電子戰、信息戰將大行其道,硬打擊、軟殺傷將貫穿始終,監視網、數據網將如影隨形。面對此情此景,有人對用好軍事力量提出疑問︰在以網絡信息體系為支撐的實時感知、精確打擊的戰場環境中,“出其不意,攻其不備”還能達成嗎?“全域機動,全維作戰”還能隨心所欲嗎?“善守者,藏于九地之下”還能奏效嗎?“打不贏就走”又能走到哪里去?上述種種問題當然是巨大的挑戰,但並非沒有施展拳腳的空間。

第四次中東戰爭,以色列軍隊憑著美國支持和自身的技術優勢,對戰場情況可謂“單向透明”。然而,埃及軍隊卻借助軍事演習,采取“明撤暗進”“撤少進多”的方式調動部隊,在以軍眼皮底下完成力量集結,並取得了首戰大捷。這說明,戰爭永遠是智慧的較量,戰爭中顯露出多少已知數,也往往隱匿著更多的未知數。軍事實力、裝備性能及初始部署盡管在信息化戰場已很難保密,但使用時機的先與後、使用方向的虛與實、使用力度的強與弱、使用方法的奇與正,仍遵循著詭道邏輯。一種力量在什麼情況下用最好、怎樣用最好、與什麼部隊聯合用最好,永遠都有探索的余地。“事之無窮者,謀也”。無論時代怎麼變遷,還是那句老話說得好︰“要獲取軍事優勢,並不一定非要做到第一生產某種新工具或新武器,而是要比他人更好地利用現有的工具或武器。”

古人雲︰平時不習勞,而臨戰忽能習勞者;平時不能忍饑耐寒,而臨戰忽能忍饑耐寒者,未之有也。同樣,學會並善于運用軍事力量靠“臨時抱佛腳”只能是天方夜譚,它更多需要豐厚學識的滋養、長期實踐的浸潤。只有平時在苛刻殘酷的訓練演習及執行非戰爭軍事行動中多練兵、練精兵,多用兵、用活兵,才能在戰場上達到“運用之妙,存乎一心”的境界。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