培養後備人才有多重要?從長平和夷陵說起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呂世軍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7-11-15 03:18

長平之戰,秦有白起、,良將如雲,趙國馬服已死、廉頗年歲已高,趙括年幼,軍中“青黃不接”,致使無人可抗秦軍。趙國一敗涂地。夷陵之戰,曾將星雲集的蜀漢,竟無大將可用,而看似將少兵疲的東吳,卻因重視青年將領的“養成”,一把火葬送了蜀漢的未來。由此可見,培養新生代指揮人才關乎國運。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評論文章——

老者休致 少者已熟

■呂世軍

長平之戰,對秦趙兩國來說都是國運之戰。戰前,與秦昭襄王良將多而不知用誰的“幸福煩惱”相比,趙孝成王把軍中將領扒拉了好幾圈,也沒選上合適的主將,愁得他食不甘味,夜不能寐。

能不愁嗎?當時的趙國,驍勇善戰的趙奢已經去世,足智多謀的藺相如病重在床,德高望重的廉頗雖“尚能飯”且“猶自顯英雄”,但畢竟“齡高頭似雪”,況且之前為將時,被秦軍“數敗”,常“固壁不戰”,這次怎能再為將?無奈中,趙孝成王沒有采納藺相如和趙母“括不可使將”的建議,還是決定任趙括為將,結果戰斗開始後,缺乏指揮作戰經驗的趙括很快中了白起“縱奇兵,佯敗走”之計而陷入重圍,最終慘敗,“前後所亡凡四十五萬”。趙國從此一蹶不振,走向衰亡。

趙國滅亡的原因很多,作戰指揮人才斷茬無疑是原因之一。令人遺憾的是,對這一教訓,隨後的一些王朝“哀之不鑒之”,也落了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的衰亡境遇。比如蜀國,神機妙算的諸葛亮很聰明,也很勤政,“親理細事”,“夙興夜寐,罰二十以上,皆親覽焉”,但在將領捉襟見肘的情況下,他只顧苦心孤詣唱獨角戲,卻在培養年輕將領方面用心不多,導致“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使蜀國在三國中最先亡國。無數後人嘆諸葛亮“出師未捷身先死”,卻忘了他疏于培養少壯將領之過。

在培養年輕將領方面,字為仲謀的孫權就比諸葛亮有謀略多了。公元221年,劉備為報殺關羽之仇,親率大軍伐吳,孫權決定選39歲的陸遜為迎敵主將後,遭到眾大臣極力反對,理由很簡單,陸遜“年幼望輕”。但孫權沒有動搖,決然拜陸遜為大都督,“令掌六郡八十一州兼荊楚諸路軍馬”,授他全權指揮作戰。那次吳蜀之戰,自以為“用兵老矣”的劉備,被“黃口孺子”的陸遜一把火燒了連營700里,大敗而歸。

周瑜之後有魯肅,魯肅之後有呂蒙,呂蒙之後有陸遜。吳國之所以能數十年堅守東南,和孫權注重一茬茬培養將領是分不開的。試想,如果在指揮作戰時總是依靠老面孔,相信老將領,讓少數指揮員坐“鐵交椅”,勢必會導致指揮人才青黃不接,到頭來老將們即便有心“了卻天下事”,也因為“可憐白發生”而有心無力。孫權在培養人才方面的確高明,連辛棄疾在《南鄉子•登京口北固亭有懷》都稱贊他︰“天下英雄誰敵手?曹劉。生子當如孫仲謀。”

不光孫權,我國古代很多君主都注重將才的接力選拔特別是培養年輕將領,比如漢武帝劉徹。劉徹在發現霍去病的軍事天賦後,沒有讓“良木朽于岩下,寶劍秘于匣中”,而是在狩獵和沙盤推演中常常帶著霍去病一起研究,一起廝殺,歷練豐富其指揮素養。在擔當重任後,霍去病用兵靈活,不拘古法,在作戰中大膽實施長途奔襲、快速突襲的大迂回、大穿插戰法,成為我國歷史上最年輕且軍功最高的名將。

新老搭配、在打仗中學習打仗,是明太祖朱元璋培養年輕將領的常用招數。他手下的徐達、常遇春、李文忠、鄧愈、馮勝等,無一例外都是這樣成長起來的。這樣育才礪將有何好處?朱元璋說︰“年少的年老者參用之,十年以後,老者休致,而少者已熟于事。如此則人才不乏,而官史使得人。”

千軍萬馬看指揮。一支部隊能否打仗,關鍵取決于中軍帳。當前,新軍事革命波濤洶涌,新作戰手段不斷變化,一個人已經掌握的指揮本領頂多“各領風騷就幾年”。十九大報告指出︰“注重在基層一線和困難艱苦的地方培養鍛煉年輕干部,源源不斷選拔使用經過實踐考驗的優秀年輕干部。”建設世界一流軍隊,同樣呼喚“江山代有才人出”。高度重視培養年輕指揮人才,當“老者休致”,而少者已“熟于事”,則黨、國家和軍隊的事業必如日出東方,蒸蒸日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