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訓練落實不力的要“有個說法”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勇軍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7-12-06 03:37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全面從嚴治軍”。全面從嚴治軍,首要的是從嚴治訓。對訓練落實不力的要“有個說法”,必須嚴格落實條令條例和規章制度,強化監察、督導、問責。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對訓練落實不力的要“有個說法”

——全面提高新時代備戰打仗能力ぃ

■劉勇軍

推動備戰打仗嚴起來實起來,監察、督導、問責是重要保證。

前不久,軍委訓練管理部會同軍委紀委等部門,組織人員分赴東部戰區、空軍某訓練基地和各軍兵種機關,展開戰區聯合訓練和軍兵種戰役訓練監察。可以預見,那些訓練落實不力的單位或個人必將受到問責。

提高新時代備戰打仗能力,時間就是勝算。但為什麼一些訓練問題年年提、年年解決不好,重要原因在于訓練落實不力、效果不佳。

訓練是未來戰爭的預演,也是最直接的軍事斗爭準備。訓練不扎實,軍事斗爭準備就難有實效,應對未來戰爭就缺少勝算。一旦上了戰場,不是折臂斷腿,就是折戟沉沙。

訓練問題,輕視不得。平時弄虛作假、浮皮潦草,與對手可能是“時間差”;時間長了,就會造成“時代差”。軍事上的差距一旦拉大,靠什麼上得去、打得贏?又靠什麼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

戰場決不會寬恕訓練差勁的軍隊。我軍要立起備戰打仗的鮮明導向,就要對訓練落實不力的人和單位“有個說法”,而且要有個嚴厲的說法,以層層傳導壓力,把責任壓緊壓實。

“有個說法”的重要前提,必須搞清楚哪些屬于訓練落實不力問題。實戰化訓練,檢驗的鐵尺是戰斗力標準。凡是與實戰化不符、偏離戰斗力標準的都屬于訓練落實不力。

訓練時間打折扣。有的單位和個人心思外移,把精力和時間用在與戰斗力無關的空轉虛耗上,導致訓練時間被擠佔,訓練任務難落實。

訓練難度不夠高。有的單位簡單以事故率高低評價部隊工作,給訓練戴上一道“緊箍咒”。于是,危不施訓、險不練兵的現象不同程度存在。有的看似訓練了,但缺少危局險局困局的設定,難不住自己,更難唬住對手。

訓練層次不升級。一些單位訓練中不同年度兵搞“一鍋煮”,年年都是“一年級”。如此安排,怎能做到科學施訓、分層施訓,又如何應付復雜多變的戰場環境?

訓練課目不超前。“戰爭的臉不停地在改變。”明天打的是一體化聯合作戰,你還在訓練攻山頭;未來打的是精確化戰爭,你還在搞概略瞄準。不設計戰爭,不籌劃戰爭,訓練再多又有什麼用?

訓練對手不明確。訓練是為了打仗的,不是為了“過家家”。有的單位,訓練不了解對手、不研究對手,自編自導自演,把假想敵設定得過于簡單。如此,無目的的訓練,就是不負責任的訓練。

訓練難題不解決。訓練是干什麼的,就是為了把短板弱項解決在戰前,不帶著問題上戰場。如果訓練一次又一次,“五弱”“五個不會”等問題還是解決不了,這樣的訓練就得打個問號。

以上種種情況,都可視為訓練不力,皆應受到嚴厲問責。

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要“全面從嚴治軍”。全面從嚴治軍,首要的是從嚴治訓。對訓練落實不力的要“有個說法”,必須嚴格落實條令條例和規章制度,強化監察、督導、問責。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軍逐漸加大了軍事訓練監察力度。中央軍委、戰區和軍種機關訓練監察機構正逐步推開“清單工作法”,有關部門還公布了軍事訓練違規違紀問題舉報方式。訓練監察部門應切實負起責來,對訓練落實不力的見到就批、露頭就打,切實糾治“訓與不訓一個樣、訓好訓壞一個樣”的頑疾,真正樹立真抓實練、真打實備的鮮明導向。

今天,我們對違反紀律規定的處理十分迅速,也十分嚴厲。事實上,訓練落實不力,不僅是一種違紀,而且是一種嚴重違紀。《軍隊貫徹執行<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的補充規定》第十二條規定︰“在訓練考核、比武競賽、演習演練以及執行其他任務中弄虛作假、欺上瞞下、搞形式主義,或者不履行、不正確履行職責,造成損失或者不良影響的,對直接責任者和領導責任者,情節較輕的,給予警告或嚴重警告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撤銷黨內職務或者留黨察看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黨籍處分。”各級紀委應盯住訓練不落實問題,從嚴從重、即查即糾,以強力震懾推進實戰化訓練,盡快把備戰打仗能力搞上去。

這否決那否決,訓練不落實最該“一票否決”。《加強實戰化軍事訓練暫行規定》明確指出,實行訓練成績“一票否決”。把這一條用實用好,備戰打仗的導向就能很好地立起來。

(作者單位︰武警河南省總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