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嚴治訓,練兵備戰容不得半點水分和雜質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安衛平責任編輯︰董
2018-01-08 03:04

新年度是否有新氣象新作為,歸根到底要看練兵備戰,看各級是不是一心想備戰打仗的事情、一心學備戰打仗的本領、一心練備戰打仗的實功。

“一開訓就高質量,一起步就實戰化”,部隊的訓練場變得與往年有些不一樣,一個顯著特點就是“水分和雜質更少了”。

請關注今天出版的《解放軍報》的報道︰

訓練容不得半點水分和雜質

■安衛平

新年度是否有新氣象新作為,歸根到底要看練兵備戰,看各級是不是一心想備戰打仗的事情、一心學備戰打仗的本領、一心練備戰打仗的實功。

習主席一聲號令,全軍訓練場一片火熱。從北國邊陲到南疆海島,從西部高原到東部海濱,全軍部隊貫徹落實習主席在開訓動員大會上的訓令指示,堅持實戰實訓、聯戰聯訓,堅持按綱施訓、從嚴治訓。“一開訓就高質量,一起步就實戰化”,部隊的訓練場變得與往年有些不一樣,一個顯著特點就是“水分和雜質更少了”。

作為戰爭的預實踐,軍事訓練兼具系統性、專業性、前瞻性和實踐性等特征。正因此,訓練是一件對“純度”要求極高的工作。講求“純”,就是要圍繞軍事訓練這一個中心,而不是別的中心;就是要聚焦能打仗、打勝仗這個目標,而不是別的目標;就是要堅持戰斗力標準,而不是別的標準;就是要聚精會神練兵備戰,而不是精力偏移。離開了這個“純”字,不是真刀真槍組訓施訓、沒有真心實意抓訓治訓,訓練場就會有水分、有雜質,練兵備戰的效果就難免打折扣。

近幾年,在習近平強軍思想的指引下,各級端正訓練指導思想,堅決貫徹戰訓一致原則,努力做到真槍實彈、真訓實練、真考實評。過去不敢打的實彈打了,過去不敢訓的課目訓了,過去不敢去的險難環境去了,跨區基地化訓練步入常態化、規範化,這些都是可喜變化。但要看到,和平思維作怪,以不打仗的心態抓訓練的“不想實”;能力素質不夠,訓練實踐與實戰要求脫節的“不會實”;政績觀不端正,擔心出事故、丟位子的“不敢實”等問題,在部隊依然不同程度存在。

軍事訓練中的水分雜質,並不難分辨。比如,某旅新兵訓練考核個別課目不達標,原因在于“常考的多訓、不考的不訓”這種錯誤思想作怪;某部自行普考成績總評優秀,在上級抽考中卻墊底砸鍋,拉後腿的實為長期監考卻不參考的機關人員;某次演習中,參演指揮機關不研敵情、不鑽戰法,卻想方設法向導調組刺探作業條件……類似現象雖然只是個例,卻對實戰化訓練、戰斗力建設危害很深。如不徹底糾治,勢必導致訓練水分越來越重、雜質越來越多。

1946年,劉伯承在《大家發憤整軍練兵》中提出︰要擔起練兵責任、鼓起練兵熱情……消除貪多無得,大而晃之,舍本逐末,光訓不練的辦法。戰爭年代,我軍的訓練講求學用一致,注重仗怎麼打兵就怎麼練;講求頂用管用,堅持打仗需要什麼就專攻精練什麼;講求從嚴從實,做到嚴打基礎、嚴控環節、嚴把質量。那時候,雖然訓練時間有限,但我軍練兵始終堅持一切聚焦打仗、一切為了打仗、一切服務打仗,正因此,官兵在戰場上展現了較高的技戰術水平,屢屢以弱勝強。

戰爭在變臉,部隊在變革。現代戰爭以一體化聯合作戰為基本形態,敵我攻守更趨隱蔽慘烈,制勝時機稍縱即逝,更加需要我們瞄準未來需要、緊跟實踐發展練,決不能精力跑偏、用心不一,或者搞那落後的、不管用的老一套;我軍現行的“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體制,構建起軍委統一領導下歸口統籌、分工負責的軍事訓練管理模式,為確保練兵質量提供了制度保障。只有把戰斗力標準立起來,以真打的決心抓訓練、緊盯作戰對手抓訓練、著眼克敵制勝抓訓練,才能發揮和展現新體制的綜合優勢、總體效應,才能全面提高新時代我軍備戰打仗能力,實現塑造態勢、管控危機、遏制戰爭、打贏戰爭。

名將戚繼光曾指出︰“設使平日所習所學的號令營藝,都是照臨陣的一般;及至臨陣,就以平日所習者用之,則操一日必有一日之效,一件熟便得一件之利。”訓練實戰化是一個不斷“提純”的過程。全軍必須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強軍思想,以年度開訓為新的起點,對備戰打仗突出問題來一次大清查、大整治,堅決杜絕一切游離于戰斗力標準之外的虛耗,堅決清理對作戰體系沒有貢獻率的累贅,堅決壓掉建設項目中的非軍事功能,堅決擠掉練兵備戰中走過場的“水分”,堅決拋掉影響備戰打仗精力的包袱,切實以抓訓施訓促訓質量的不斷提高,助推我軍履行新時代使命任務能力的大幅躍升。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