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文化是聯合作戰的動力引擎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岳鳴飛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2-01 16:07

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軍委聯指總指揮習近平帶領軍委一班人視察軍委聯合作戰指揮中心。

習主席指出︰“一項沒有文化支撐的事業難以持續長久。”

任何文化都不是憑空產生的,而是一定社會歷史現實的反映。馬克思主義認為,人類只要進行實踐活動,都有進行該活動特定的精神意識、思想觀念、道德規範和行為方式,也就產生了相應的文化和文化現象。聯合文化作為一種特殊的社會文化現象,是人們在長期的戰爭準備和戰爭實踐中形成的產物,是人類戰爭歷史的積澱物。可以說,聯合文化在軍事實踐中積澱而成,又反過來指導軍事實踐不斷向前發展。

一支軍隊的主流文化,凝聚著這支軍隊對戰爭與和平的歷史認知、現實感受和未來前瞻,積澱著這支軍隊最為深層的精神追求和行為準則,是推動軍隊建設改革的動力引擎,也是提高凝聚力、戰斗力、創造力的重要支撐。培育聯合文化,是當前我軍先進軍事文化建設的一個新課題,更是我軍構建聯合作戰體系、提升基于信息系統體系作戰能力的一個實踐推手。此次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不僅是體制編制的調整重組和組織形態的系統重塑,更是聯合文化的體系重構和轉型重生。

人類作戰方式變革的本質是哲學的變革,而哲學變革的背後,則是一場軍事文化的大變革。在社會學領域,一個新概念的提出,往往意味著一個新的研究視角和研究領域的誕生。信息化戰爭的體系對抗,將社會各領域、軍地各系統乃至作戰諸軍兵種的“深度交融、高度聯合”推向了時代的風口浪尖。

軍事聯合文化走向台前,是一體化聯合作戰在軍隊文化塑造上的必然映射。在“無網不聯”的信息化戰場上,官兵如果缺乏了聯合文化的凝鑄作用,沒有養成自主協同、自覺配合、交鏈互動的聯合文化精神,武器裝備再先進,也難以構建起真正意義上的體系作戰能力。聯合文化作為一種在聯合作戰中發揮引導力和凝聚力的職業文化,既是組成軍事文化的核心要素,也是實現聯合作戰的內在精魂。

上世紀20年代初,美軍從歷史上一系列戰爭中看到了實戰對聯合作戰的客觀需求和技術發展為各軍種聯合提供可能的實際,開始研究和著手解決聯合作戰的有關問題。隨著聯合作戰在戰場的成功運用和備受重視,“聯合價值”“聯合觀念”“聯合文化”等概念提法,在戰爭準備與戰爭實踐的進程中被不斷重構、提升和拓展。戰爭形態的演變必然導致軍事文化形態的演進,雖然聯合文化的概念由美軍率先提出,但聯合文化的內涵卻是由人類社會在戰爭實踐中所共同詮釋的。

早在三國時期,水陸協同就已成為軍隊作戰的重要制勝法寶。火燒赤壁、淝水之戰等經典戰例,上演了一出出精彩的古代步車協同、步騎協同、水陸協同作戰的活劇。我軍是以陸軍為主體發展起來的人民軍隊,還比較缺乏信息化條件下聯合作戰實踐經驗,但聯合、合成的觀念早已深入人心。

革命戰爭年代,國民黨軍隊內部派系林立,每臨戰事常常是消極自保、敷衍塞責,甚至互相傾軋、見死不救。反觀我軍,則是高度團結、密切協作,官兵們在戰斗中亦形成了一條不成文的紀律︰槍聲就是命令、火光就是戰場,“哪里有槍聲,部隊就沖向哪里”。這種打破建制、自主協同、高度自覺的戰斗意識和向心攻擊力,為我軍聯合文化的培育預置了養料富足的精神沃土。上世紀50年代,隨著我軍由單一軍種向諸軍種合成軍隊的轉變,加之抗美援朝戰爭的陸空協同作戰和一江山島三軍聯合登陸作戰的初步實踐,使我軍聯合文化的產生有了最扎實的實踐基礎。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