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研|張俊偉︰提升發展質量助力現代化進程

來源︰中國經濟時報微信公眾號作者︰張俊偉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2-13 21:11

高質量發展既需要有高效的市場機制,也離不開調節有度的政府干預,在實踐中不斷探索政府與市場、政府與社會相結合的邊界和方式,探索政府有效運作的機制和途徑,不斷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

高質量發展目標導向

消除“二元經濟狀態”、城鄉差別、地區差別顯著縮小。跨越“中等收入陷阱”,成為穩定的高收入國家。

全民共享發展成果,體現社會公平正義。

發展的可持續性顯著增強。

高質量發展階段經濟運行特點

產品和服務質量持續升級。

經濟結構逐步優化、發展均衡性顯著提高。

環境保護力度加大,人與自然關系更加和諧。

政策注重中長期效果,發展更加穩健。

追求實現“市場機制”和“政府調節”合力的最大化。逐步實現增長動力轉換。

■張俊偉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1月30日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三次集體學習時強調,國家強,經濟體系必須強。而建立現代化經濟體系,必須提升發展質量。黨的十九大作出“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重要論斷,這是因為社會主要矛盾在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時期發生了重要變化。

邁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內在邏輯

在過去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國處于低收入或下中等收入國家行列,經濟發展相對落後,“二元經濟”結構特征明顯。社會主要矛盾是人民不斷增長的物質文化生活需要同落後的社會生產之間的矛盾,解決問題的基本思路也是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通過加快發展、生產更多的產品和服務來滿足人民的物質文化生活需要,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

伴隨著經濟的持續高速增長,我國的基本國情也逐步發生了重大變化。具體如︰雖然我國仍是發展中國家,但已有約220種主要工業產品(如鋼鐵、水泥、建材等)產量遙遙領先于其他國家,穩居世界首位;在溫飽問題得到解決之後,我國居民出行和居住條件顯著改善,“汽車社會”已經來臨;反映我國居民富裕程度的恩格爾系數(即食品支出佔個人消費支出總額的比重)2016年為30.1%(其中城鎮居民家庭為29.3%,農村居民家庭為32.3%),整體處于由相對富裕向富裕水平過渡的水平。隨著收入水平的提高,社會公眾對美好生活的需要日益廣泛,“不僅對物質文化生活提出了更高要求,而且在民主、法治、公平、正義、安全、環境等方面的要求日益增長”。在此背景下,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問題日益突出。社會主要矛盾已不再是“有”與“無”之間的矛盾,而是“好不好”“在什麼層次上擁有”的矛盾,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發展之間的矛盾。要解決上述矛盾,就必須在繼續推動發展的基礎上,著力解決好發展不平衡、不協調、不可持續的問題,以“更好滿足人民在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等方面日益增長的需要,更好推動人的全面發展、社會全面進步”。也就是說,我們不僅要有發展,更要有高質量的發展。

從經濟學的角度分析,我國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根本原因是︰隨著工業化、城市化進程的推進,我國農村剩余勞動力轉移基本殆盡,“人口紅利”逐步消失。在勞動人口既定甚至逐年下降的背景下推動經濟增長,就只能在提高勞動生產率上下功夫。而要提高勞動生產率,繼續追加投資、提高人均資本佔有量固然重要,提高資源利用效率、提高全要素生產率更是不可或缺。更何況,過去40年持續高速增長已經為我國積累下巨額社會財富(如生產經營性用地、廠房、機器、基礎設施、人力資本等),這也為通過提高資源利用效率來實現經濟增長提供了現實可能性。因此,當前和今後一段時期我國經濟發展的主旋律,是實現從投資驅動型經濟增長轉向消費拉動型經濟增長、從粗放式經濟增長轉向集約式經濟增長、從外延式經濟增長轉向內涵式經濟增長。上述過程換個角度進行考察,恰恰就是不斷提高經濟發展質量的過程。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