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力不姓“私”,公私兩個口袋要分清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魯聞戀責任編輯︰董
2018-02-24 09:44

“一心可以喪邦,一心可以興邦,只在公私之間爾。”公與私之間,決定興邦與喪邦,其利害關系,非同一般。它如同天平之兩端,此消則彼長︰“私”大則“邦”弱,“公”大則“邦”興。今天,如何對待公與私,也絕不是一樁小事,而是衡量人品官德好壞的一個重要標志。對于共產黨人而言,更是檢視黨性強弱、覺悟高低的一面鏡子。榮辱成敗,亦多在公私之間。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公私兩個口袋要分清”

■魯聞戀

老紅軍黃開群,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說的一句話知道的人應該不少,這就是︰“公私兩個口袋要分清。”

黃開群在戰爭中負傷右眼失明後,被調整負責後勤工作。老伴郝書琴經常對人講︰“老黃這輩子干革命分為兩截,一截拿槍桿子,一截拎錢串子。”並不無幽默地說︰“俺家老黃盡管只有一只眼,可對待公與私從來不睜只眼閉只眼。”黃開群過生日時,一位老部下送了副對聯︰“一只眼楮看得真看得準一目了然,兩個口袋分得清分得明兩袖清風。”橫批是︰“一清二白”。老兩口看了很高興。

“兩個口袋”的比喻,形象生動,富有哲理。

當年,教育家陶行知,還特意在衣服上縫了兩個口袋,一個口袋放公款,一個口袋放私款。有一次他去募捐,裝在私款口袋里的錢被偷了,而裝在公款口袋里的錢安然無恙。他沒有用一分公家的錢,硬是從十幾里外步行回到學校。幾十年之後,我們看到這段軼事,仍可想望其風采。

公與私,是自有私產以來人們都要面對的問題和考驗。圍繞這兩個字,演繹出許多佳話,也暴露過很多丑聞。對于公私分明的人,哪怕是讀一封家書,也要滅掉公家的蠟燭;而對于以公謀私的人來說,私的就是私的,公的也是私的。沒有什麼公家的東西,是不能拿來私用的。

“一心可以喪邦,一心可以興邦,只在公私之間爾。”公與私之間,決定興邦與喪邦,其利害關系,非同一般。它如同天平之兩端,此消則彼長︰“私”大則“邦”弱,“公”大則“邦”興。今天,如何對待公與私,也絕不是一樁小事,而是衡量人品官德好壞的一個重要標志。對于共產黨人而言,更是檢視黨性強弱、覺悟高低的一面鏡子。榮辱成敗,亦多在公私之間。

延安時期,張聞天陪同客人參觀,吃飯時上了土雞、海帶炖肉等菜肴。席間,張聞天僅吃了兩碗小米飯,菜一筷子都沒動。有人不解,張聞天回答︰“菜肴是讓客人吃的,不能揩公家的油。”

繆敏是方志敏的妻子。她不幸被捕入獄後,同志們極力營救。作為丈夫的方志敏,手上正拿著為革命籌集的公款。但他力排眾人花錢營救之意,哪怕妻子也是為了革命。“佔公家便宜的事兒一點兒都不能做!”這就是共產黨人面對公私的抉擇。

“我要為眾人,營私以為羞。”當今,少數黨員干部忘記自己的身份,忘記權力的屬性,公私不分,公權私用,假公濟私,以權謀私,不存為公為民之心,只作為私為利之想。試想,這樣的人,權力怎麼敢交給他?嘴上說“一心為公”,誰又能相信?

就像黃開群說的,“有個別干部躲得過敵人的子彈,卻躲不過‘糖衣炮彈’”。公與私之分,即廉與貪之界。看看那些落馬者,哪一個不是敗在“私”字上,哪一個不是從公私不分開始,進而以權謀私,走上犯罪道路的。有的剛開始日用家常用公款,慢慢發展到衣食住行靠公家,最後竟至直接把公家的東西往家里拿,把公家的錢往腰包里裝,走上一條不歸路。事實證明,不棄私心,必廢公事;不祛貪欲,必栽跟頭。

公私一念間,榮辱兩重天。貪一分公款,就降低一分威信;破一次規矩,就留下一個污點;謀一次私利,就失去一片人心。因此,習主席諄諄告誡︰領導干部要分清公私兩個字,砥礪品德操守,清清白白做人、干干淨淨做事。

治公事必先去私心,私心不去,不能為公。“見小利,不能立大功;存私心,不能謀公事。”理官事不營私家,營私家則官事不成;在公門則不言貨利,言貨利則公門不正。守得住“公”,則無善不舉,無功不成。就像朱熹所說的︰“官無大小,凡事只是一個公字。若公時,做得來也精彩。便若官小,人也望風畏服。若不公,便是宰相,做來做去,也只得個沒下梢。”

共產黨人的權力姓“公”不姓“私”。嚴格區分公與私的界限,這是每個黨員干部所必須的。《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第一條要求就是︰“堅持公私分明,先公後私,克己奉公。”寧公而貧、不私而富,才能仰不愧天、俯不愧地,無愧于一個合格的共產黨人。

(作者單位︰武警部隊後勤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