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命運共同體︰對傳統地緣政治的超越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李明富責任編輯︰喬夢
2018-03-29 11:48

人類命運共同體︰對傳統地緣政治的超越

■國防科技大學國際問題研究中心 李明富

習近平主席在十九大報告中指出,堅持和平發展道路,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中國共產黨始終把為人類作出新的更大的貢獻作為自己的使命。中國將高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旗幟,恪守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的外交政策宗旨,堅定不移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發展同各國的友好合作,推動建設相互尊重、公平正義、合作共贏的新型國際關系。

縱觀全球發展大勢,站在人類發展角度,為解決國際發展難題,貢獻中國智慧力量,習主席為世界給出了中國答案,提供了中國方案——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在過去的一百年間,地緣政治從理論到實踐都經歷了“繁榮期”。從世界“一戰”到“二戰”,從美蘇冷戰到現代戰爭,從“小國沖突”到“大國博弈”,從地區形勢到全球秩序,地緣政治思想與理論經歷了不同階段的發展變化,出現了“海權論”“陸權論”“制空權”等地緣政治思想和理論。這些思想和理論的發展與變化對世界產生了重要影響,也往往決定了一個國家的對外政策和參與全球治理的世界觀。人類命運共同體,不同于以往的地緣政治理念與全球治理方案,充分體現了當代中國與世界互動過程中的博大胸襟、責任擔當與人文關懷,是對傳統地緣政治思想與理論的超越,為解決全球與地區發展及國際關系發展中所面臨的問題提供了新的思路。

圖片來源于網絡

從視角上的超越

地緣政治學是時代的產物,是從空間或地理的視角出發的國際關系研究。在地緣政治學的幾個發展階段中,從早期的帝國霸權爭奪到美蘇冷戰,其理論視角很少從全人類的角度進行考量。現代地緣政治學的創立者拉采爾、麥金德、契倫和馬漢等人的思想和理論視角,都局限于強烈的民族主義和國家擴張主義。

拉采爾將國家看成置于土壤中的有機體,其生命來自人類與土地的聯系,邊疆則是國家的“皮膚”或邊緣器官。這種“有機體”理論符合當時德國將自身視為資本主義“國家巨人”的觀念,國家擴張就像“有機體”的增長,這一理論視角建立在封閉空間和極權主義統治概念的基礎之上。

作為地緣政治鼻祖,麥金德預見了維多利亞時代的結束,認為歐亞大陸的內部區域是世界政治的“樞紐”區域,並提出“誰統治了東歐就統治了心髒地帶;誰統治了心髒地帶就統治了世界島;誰統治了世界島就統治了世界”。麥金德將世界看成是一個封閉的體系,從這一視角出發強調均勢概念,影響了後來地緣政治思想的發展,甚至成為西方遏制戰略及冷戰時期美國遏制政策的基礎。

馬漢地緣政治思想的視角,實際上也是以歐亞大陸為中心的。他認為,沖突的關鍵地帶處在北緯30度到40度之間的地方,也就是俄國陸權與英國海權相遇的地帶。馬漢的觀點促進了美國孤立主義的結束和“大洋戰略”的形成。

還有其他一些地緣政治思想與理論,比如,卡爾•豪斯浩弗的生存空間理論,斯皮克曼的“邊緣地帶”理論,喬治•雷納提出觀點認為北極地區作為世界樞紐性移動的戰場,是心髒地帶的關鍵因而也是控制世界的關鍵。亞歷山大•德•謝偉爾斯基的“飛行員的全球觀”,認為那些北美洲和蘇聯空中統治區域相重合的地方是“決定區域”,換句話說,控制空中,就等于控制了全球。美國的“冷戰謀士們”更是奉地緣政治學為對抗蘇聯與國際共產主義的國家政策的基礎,包括喬治•凱南的“遏制理論”、威廉•布利特的“多米諾理論”、基辛格的“大局觀”等戰略概念都被引入地緣政治學。

從被扭曲成偽科學而遭到批判到各種地緣政治思想“百家爭鳴”,各國的戰略家都在積極謀劃全球與區域地緣戰略,制定地緣政策,被國家領導層所采納與實施,但往往都沒有突破傳統地緣政治視角的束縛。人類命運共同體則超越了傳統視角,以全人類為出發點和落腳點。習主席指出,世界正處于大發展大變革大調整時期,和平與發展仍然是時代主題。同時,世界面臨的不穩定性不確定性突出,人類面臨許多共同挑戰。沒有哪個國家能夠獨自應對人類面臨的各種挑戰,也沒有哪個國家能夠退回到自我封閉的孤島。放眼全球,立足世界,大國擔當與人類情懷並重,將世界視為一個整體,人類命運共同體超越了種族、文化、國家與意識形態的界限,為思考人類未來提供了全新的視角。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