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是軍人的勛章,“和平病”卻是一支軍隊的慢性毒瘤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祝傳生責任編輯︰董
2018-04-08 10:32

和平是軍人的勛章,“和平病”卻是一支軍隊的慢性毒瘤。它像溫水煮青蛙一樣麻痹著軍人的神經,能使一支曾經摧枯拉朽的軍隊變得武備廢弛,能讓一柄寒光四射的利劍變得�跡斑斑。請關注《解放軍報》的評論文章——

警惕“以怠為敗”的“和平病”

■祝傳生

和平是軍人的勛章,“和平病”卻是一支軍隊的慢性毒瘤。它像溫水煮青蛙一樣麻痹著軍人的神經,能使一支曾經摧枯拉朽的軍隊變得武備廢弛,能讓一柄寒光四射的利劍變得�跡斑斑。

“三軍以戒為固,以怠為敗。”相對和平的環境,對世界上任何一支軍隊都是一種嚴峻的考驗。清朝八旗兵,也曾驍勇善戰、所向披靡,“攻則爭先,戰則奮勇,威如雷霆,勢如風發”。然而,在長期的歌舞升平中,軍中將領刀劍入庫,耽于安樂,“飽食終日、彈箏擊築、衣銳策肥”,把練習騎射征戰之事置于腦後。乾隆皇帝最後一次南巡至杭州,觀看軍隊騎射表演,結果是“射箭,箭虛發;馳馬,人墮地”。乾隆不勝感嘆︰“升平日久,八旗子弟如鷹居籠,日飽肉,不能奮擊。”

和平積習不除,備戰打仗無望。思想的馬放南山,有時比現實中的刀槍入庫更可怕。然而,不可否認,時至今日,仍有個別指揮員習慣于當“和平官”、帶“和平兵”,心思不在戰場,工作不在狀態;有的整天為事務主義、文牘主義所累,把心思和精力用在表面文章和文山會海上;還有的危不施訓、險不練兵,嘴里喊的是“首戰用我,用我必勝”,心里想的卻是“仗打不起來、打起來也輪不上我”。

蘇聯衛國戰爭時期的作戰部部長什捷緬科大將說過一句話︰“戰爭到來,首先要淘汰一批和平時期的將軍。”各級指揮員應下決心對和平積習來一次大起底、大掃除,堅決杜絕一切游離于戰斗力標準之外的虛耗,堅決清理對作戰體系沒有貢獻率的累贅,堅決壓減建設項目中的非軍事功能,堅決擠掉練兵備戰中走過場的水分,堅決拋掉影響備戰打仗能力的包袱,切實把戰斗力標準在部隊立起來、落下去。

存亡之道,命在于將。面對國家安全環境的深刻變化,面對強國強軍的時代要求,領導干部能不能指揮打仗、決勝疆場,關鍵在于是不是有效解決習主席多次點到的“兩個差距很大”“兩個能力不夠”“五個不會”等問題。各級指揮員應自覺來一場大學習,集中精力研究軍事、研究戰爭、研究打仗,提高戰略素養、聯合素養、指揮素養、科技素養,帶頭在重大軍事斗爭實踐和軍事演訓活動中磨礪自己,把本領練過硬。要用世界的眼光、對手的眼光、未來的眼光審視自己,真正站在軍事前沿、技術前沿,不斷突破自我、超越自我,在思維理念和能力素質上來一場自我革命,在否定之否定中實現鳳凰涅--。要常思國家安全威脅之患、常懷打仗準備不足之憂、常想肩負統兵責任之重,真正擔當起黨和人民賦予的新時代使命任務。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