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算法“黑箱” ︰讓你上癮的背後是什麼?

來源︰網絡傳播雜志作者︰李康樂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8-04-19 00:00

凱文•斯拉文在TED演講中說,算法“提煉自這個世界,來源于這個世界”,而現在則“開始塑造這個世界”。在算法“塑造世界”的時代,值得我們思考的是︰該如何突破功利主義瓶頸,賦予科技以正向的價值?

1

算法沒有價值觀嗎?

算法最大的優勢是能夠根據用戶的“數字自我”而實現智能化、精準化推薦。從某種意義上說,算法是人們在信息的汪洋大海中快速找到自己所需的“捷徑”。人們信任算法,是基于其“客觀性”。谷歌公司堅信“我們的用戶信任我們的客觀性”。谷歌的人機算法模式,試圖強調“技術理性”,即“沒有人為因素干預的客觀性”。但是純粹的客觀性真的存在嗎?

算法的背後是人,算法作為人類智慧的產物,無疑是需要承載一定價值的。算法的來源涉及諸多因素,人類的需求、利益和社會環境、現有技術等都會對算法產生影響,算法設計者的認知能力、知識水平、設計意圖、價值觀念同樣也會影響算法。“代碼即法律”(code is law),美國學者勞倫斯•萊斯格認為,“盡管代碼可以實現去管制化,但代碼本身不是固定的,而是可以被商業、政治等非技術力量操控和改變的,人們在網絡上的行為認知是受到管制的,只不過這種管制是通過更改代碼而實現的”。

每個公司的算法不盡相同,而這背後體現的都是他們的目的和價值觀。我們認為自己擁有很大的權利去選擇信息,但實際上所有的選項都是算法給出的既定選項,算法在某種程度上決定了我們可以看見什麼、我們以為什麼是真實。在佔領華爾街運動高漲的時期,Facebook並沒有在顯著位置予以推薦,那些將Facebook作為主要信息來源的人很可能因此認為這件事情並沒有那麼重要。社會學家威廉•托馬斯與多蘿西•托馬斯說過︰“如果人們把某種情境定義為真實的,這種情境就會造成真實的影響。”

雖然聚合類新聞資訊客戶端本身並不從事內容生產,依靠的是渠道優勢換取媒體和自媒體內容供應,但是,所有的推送內容其實都會承載一定的價值觀。社會科學研究中所謂的“價值無涉”,並不是沒有價值,而是指對不同價值內容予以同樣的尊重,以及給予不符合你的價值觀的信息以修正你價值觀的權利。因此,認為算法沒有價值觀的觀點本身就值得商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