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式”訓練︰訓練的欠賬要用鮮血和生命償還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劉海濤責任編輯︰董
2018-06-04 10:04

近幾年,各任務部隊瞄準現實需要,向訓練極限發起沖擊,力度之大、標準之高、要求之嚴前所罕見,不僅安全沒出大問題,官兵的打贏底氣也更足了。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訓練真上去了,安全就不會有大問題

——任務部隊和平積弊減少的啟示ゞ

■劉海濤

據一線任務部隊官兵反映,過去訓練小心翼翼,有點風險的課目能不訓就不訓,現在只要任務需要,該怎麼訓就怎麼訓。實際情況是,訓練真上去了,安全也沒出大問題。

毋庸諱言,安全問題至今仍像一道“緊箍咒”,讓一些單位在訓練上縮手縮腳、畏首畏尾。有的組織重大演習,不放心的裝備不帶,不放心的人員不上;有的組織武裝泅渡,從來不挑風大浪高的時候,全都選在風平浪靜的水域;更有甚者,有的組織手榴彈實投訓練為防止出現“意外”,要求老兵為新兵擰開彈蓋,勾出拉火環,搞“保姆式”全程陪護。

諸如此類的做法,無非是為了防事故、保安全。然而,越消極保安全,往往越不安全。正如鄧小平同志一針見血指出的︰“不苦練不僅不能提高本領,還會出事故。”被動地“保”、消極地“防”,換來的充其量是表面的、暫時的“不出事”。一遇陌生環境、意外情況,事故概率只會提升不會下降;真等上了戰場,訓練的“欠賬”更是要用鮮血和生命來償還。

其實,不怕出事,未必就會出事,反而可能出彩。馬寶川47歲時接觸傘降,訓練僅一個半月之後,就完成軍旅生涯的高空“第一跳”;戴明盟不畏超負荷、大密度、高難度的科研試飛,練成中國“飛鯊”第一人;武仲良從人武部到特種部隊當政委,學會潛水、狙擊等多種特戰技能。他們不怕險、不畏難,不僅沒出什麼事,反而在不斷超越自我的過程中,書寫下一個個傳奇。

近幾年,各任務部隊瞄準現實需要,向訓練極限發起沖擊,力度之大、標準之高、要求之嚴前所罕見,不僅安全沒出大問題,官兵的打贏底氣也更足了。前出第一島鏈飛越宮古海峽時,“神威大隊”轟-6K戰機受到外國軍機干擾阻撓,飛行員為什麼能夠從容應對、正確處置、勇往直前?關鍵就在于他們平時訓練始終瞄準戰場,敢于挑戰裝備極限、生理極限、心理極限。可見,險中求勝、危中求安的能力提高了,離打贏就越來越近,離危險就越來越遠。

也有些人的“不敢”,是因為“不懂”“不會”。有的單位盼新裝備盼紅了眼,來了新裝備又玩不轉,生怕弄壞了、搞砸了;有的認為新裝備嬌貴,平常拉出來遛遛可以,極端條件下訓練卻放不開手腳。如果避生就熟、怕這怕那,新裝備的意義如何體現?不懂就抓緊弄懂,不會就學習研究,才能發掘新質戰斗力的潛能,讓部隊作戰能力實現真正躍升。

應當看到,我軍的訓練內容和標準體系逐步完善,對訓練安全的規定也更加科學完備。新一代《軍事訓練條例(試行)》規定︰“不得違背規律盲目蠻干,不得以安全為由簡化訓練內容、降低難度強度,不得隨意提高風險等級、擅自終止或者取消險難課目訓練,不得以犧牲戰斗力為代價消極保安全。”這“四個不得”,為部隊大膽訓練、科學訓練、安全訓練提供了制度保障,有利于部隊加強實戰化軍事訓練,提高備戰打仗能力。各級只要堅持正確的“安全標準”,按綱施訓、依法治訓、科學組訓,就一定能實現安全率與戰斗力的共贏。

有的帶兵人反映,不是不想放開手腳訓練,而是擔心“年初出事,一年白干;年尾出事,白干一年”。針對這一現象,領導機關應當把導向樹正,解決好訓練與安全、政績與事故的關系,不能以事故定乾坤,搞一丑遮百俊。如此,基層官兵才能放下懸在心頭的“安全之劍”,擼起袖子抓主責、甩開膀子謀主業,不斷推進實戰化訓練向“深水區”挺進。

(作者單位︰第79集團軍某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