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強軍|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鄧一非責任編輯︰董
2018-06-15 10:51

習主席站在時代發展和戰略全局的高度,明確提出“努力構建能夠打贏信息化戰爭、有效履行使命任務的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指明了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建設鞏固國防和強大軍隊的重要目標任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深入推進改革強軍,必須加快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為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建設世界一流軍隊奠定堅實基礎。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深層次全方位的改革重塑,實質上是一場使人民軍隊結構一新、面貌一新的深刻自我革命

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

■鄧一非

先進軍事力量是國家安全的戰略盾牌。習主席站在時代發展和戰略全局的高度,明確提出“努力構建能夠打贏信息化戰爭、有效履行使命任務的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指明了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建設鞏固國防和強大軍隊的重要目標任務。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深入推進改革強軍,必須加快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為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建設世界一流軍隊奠定堅實基礎。

設計和塑造軍隊未來的重大戰略抉擇

習主席強調指出,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是為了設計和塑造軍隊未來。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是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的“重頭戲”,著眼全面提高我軍打贏信息化戰爭、有效履行使命任務的能力,對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進行科學設計和時代重塑,推進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提供堅強力量保證。

適應國家由大向強發展新需求。當今世界正面臨前所未有之大變局,我國進入由大向強發展的關鍵階段,在綜合國力和核心競爭力顯著增強的同時,國家安全的內涵外延、時空領域、內外因素都發生了深刻變化,安全需求的綜合性、全域性、外向性特征更加突出。進而,軍事安全與其他安全領域的關聯性、互動性增強,對發揮軍事手段維護國家安全的作用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是適應新時代國家安全戰略需求、貫徹總體國家安全觀的必然要求,是確保我軍擔當起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重任的緊迫需要。

適應戰爭形態加速演變新趨勢。軍事力量是遏制和打贏戰爭的利器,軍事力量體系必然圍繞戰爭形態演變來塑造。當前,世界新軍事革命迅猛發展,戰爭形態加速向信息化戰爭、智能化戰爭演變,呈現出信息主導、體系支撐、精兵作戰、聯合制勝、戰術行動、戰略保障的突出特點。軍隊編成結構與之相適應,精干化、一體化、小型化、模塊化、智能化等特征越來越突出。在這場軍事變革中,世界各主要國家紛紛調整軍隊組織形態,美軍推動“二次轉型”,俄軍深入推進“新面貌”改革。能否抓住戰爭形態深刻演變的歷史機遇,充分運用現代科技特別是信息技術這一變革杠桿,實現軍事力量體系的重構升級,直接關系到能否在戰略競爭和未來戰爭中贏得主動。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順應信息化戰爭加快發展的大勢,是搶抓機遇、乘勢而上、順勢而為的重大戰略舉措,是破解我軍“兩個差距很大”“兩個能力不足”突出矛盾和問題的關鍵抓手。

適應軍隊使命任務拓展新要求。建設什麼樣的軍事力量體系,怎樣建設和運用軍事力量體系,說到底是由軍隊使命任務所決定的。進入新時代,緊緊圍繞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從鞏固中國共產黨領導和我國社會主義制度到捍衛國家主權、統一、領土完整,從維護我國海外利益到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人民軍隊提供戰略支撐和力量保證的價值作用更加凸顯,擔負的使命任務更加艱巨繁重,必須通過軍事力量體系的時代重塑“把軍隊搞得更加強大”。使命呼喚擔當,使命引領未來。軍隊使命任務拓展的新要求,就是軍事力量體系建設和運用的新定位新動力。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必須把國防和軍隊建設置于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全局中來運籌謀劃,使國防和軍隊現代化與國家現代化進程相一致,是我軍擔負起黨和人民賦予的新時代使命任務的重要保障。

重塑我軍力量體系的整體性革命性變革

貫徹習主席全面實施改革強軍戰略的部署要求,推進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改革,破解影響制約戰斗力生成和提高的結構性矛盾,開啟了重塑我軍力量體系的整體性、革命性變革。

致力優化軍隊規模結構和力量編成。堅持減少數量、提高質量,在裁減軍隊員額30萬基礎上,調整改善軍種比例,優化軍種力量結構,打造精干高效的現代化常備軍。明確各軍種和戰略支援部隊、武警部隊的職能定位和建設目標。陸軍按照機動作戰、立體攻防的戰略要求,構建具有立體突擊、快速反應、遠程機動能力的力量體系;海軍按照近海防御、遠海護衛的戰略要求,構建合成、多能、高效的海上作戰力量體系;空軍按照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戰略要求,構建適應信息化作戰需要的空天防御力量體系;火箭軍按照核常兼備、全域懾戰的戰略要求,構建能夠有效實施中遠程精確打擊的力量體系;戰略支援部隊堅持體系融合、軍民融合,構建適應聯合作戰需要的新型作戰力量體系;武警部隊按照多能一體、有效維穩的戰略要求,完善以執勤處突和反恐維穩為主體的力量體系。在深化改革中,相繼成立陸軍領導機構、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大幅精簡機關和非戰斗機構人員,突破了長期實行的總部體制、大軍區體制、大陸軍體制,建立了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新格局,邁出了構建中國特色軍事力量體系的歷史性步伐。

聚力打造精銳作戰力量。堅持體系建設、一體運用,調整力量結構布局,優化兵力規模構成,打造以精銳作戰力量為主體的聯合作戰力量體系。適應戰爭準備基點轉變加強體系設計,根據不同方向安全需求和作戰任務改革部隊編成,形成精兵作戰、聯合制勝的新優勢。加快推進指揮信息系統集成改造和升級換代,把各種作戰力量、作戰單元、作戰要素融合起來,提高精確感知、精確指揮、精確打擊、精確評估、精確保障能力,鍛造實施精確作戰、制勝未來戰場的“拳頭”部隊。著眼應對多種安全威脅和遂行多樣化任務,實現要素模塊化、功能集成化、平台一體化,提高作戰編組和運用的靈活性,打造具備多種能力和廣泛作戰適應性的部隊。在深化改革中,減“脂肪”、壯“骨骼”、強“內功”,必將推動我軍由數量規模型向質量效能型、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轉變,部隊編成向充實、合成、多能、靈活方向發展,全面提高一體化聯合作戰能力。

著力發展新型作戰力量。堅持需求牽引、創新驅動,把加快新型作戰力量和手段建設作為突破口,大幅提高我軍新質戰斗力。高標準高起點推進新型作戰力量建設加速發展、一體發展,加大騰籠換鳥力度,以對作戰體系的貢獻率為標準優化部隊編成,不斷拓展新質作戰能力的增長點。加大軍事科技關鍵領域特別是核心技術、前沿技術的攻關創新力度,以新技術為支撐、新裝備為依托、新能力為標志,打造具有關鍵制衡作用的新型作戰力量,提高運用非對稱作戰方式的能力,提高有效懾敵制敵的戰略能力。在深化改革中,把握現代戰斗力生成模式和發展趨勢,立足時代前沿,對接未來戰場,讓新型作戰力量發展步入快車道,將為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注入新動能。

堅持不懈打好改革強軍攻堅戰

深層次全方位的改革重塑,實質上是一場使人民軍隊結構一新、面貌一新的深刻自我革命。

加大體系建設力度。按照體系建設思想謀篇布局,把握體系定位,放在實現中國夢強軍夢的大目標下,放在國際軍事競爭和深化軍事斗爭準備的大背景下,放在全面推進國防和軍隊現代化的大格局中,形成謀劃和推進軍事力量體系建設的高勢位;堅持體系設計,統籌各方面各領域建設,統籌各戰區、各軍兵種建設,統籌作戰力量、支援保障力量建設,把軍事力量體系同聯合作戰指揮、新型軍事管理、新型軍事訓練、國防科技創新等體系的構建統一起來,形成推進軍事力量體系整體提升的強大合力;強化體系融合,扭住網絡信息體系這個核心支撐,運用現代信息技術手段把各種作戰力量融合成為一個整體,增強全系統全流程領導鏈、指揮鏈、管理鏈、保障鏈的融合度,把成體系推進軍事力量體系建設的剛性要求落到實處。

加大以戰領建力度。堅持把向打仗聚焦貫穿到構建現代軍事力量體系的全過程和各環節。強化作戰需求牽引,鮮明立起需求牽引規劃、規劃主導資源配置的原則,探索構建具有我軍特色的作戰需求生成機制和軍事力量編成機制,確保軍事力量體系符合實戰要求。融入推進轉型建設,加快釋放向信息化轉型的巨大潛能,讓以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為特征的信息化軍事變革,成為優化部隊編成結構和作戰功能的新動力,成為提升軍事力量體系作戰效能的加速器。突出實戰能力建設,向形成基于信息系統的體系作戰能力聚焦用力,注重以聯合作戰能力為重心、以新質作戰能力為突破、以各種作戰目標任務能力為基礎,提高各種作戰力量對體系作戰能力建設的貢獻率。

加大精準攻堅力度。自覺把精準原則貫徹到高標準完成各項改革任務中。抓精準發力,摸準破解結構性矛盾的關節點,找準解決“聯不起來”“能力不足”“人才短板”等深層次問題的思路和對策,增強改革的系統性、針對性、協同性,通過重點突破帶動整體推進。抓精準落地,壓實責任,周密組織,強化執行,形成上下聯動、前後銜接、有序推進的態勢,加強改革過程監督和效果評估,確保各項改革舉措落實、落細、落穩,以持續深化改革的扎實成效,奮力實現構建中國特色現代軍事力量體系的目標。

(作者單位︰國防大學聯合作戰學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