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于進行戰爭設計,是一流軍隊的題中應有之義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袁 藝責任編輯︰董
2018-06-21 17:19

現代戰爭設計,既要設計今天的戰爭,又要設計明天的戰爭和後天的戰爭。 以我為主的戰爭設計,不是一廂情願的戰爭設計,而是在搞透對手、自己、環境基礎上的戰爭設計。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發表的評論文章——

戰爭設計︰極目未來戰爭地平線

■袁 藝

要點提示

●現代戰爭設計,既要設計今天的戰爭,又要設計明天的戰爭和後天的戰爭。

●以我為主的戰爭設計,不是一廂情願的戰爭設計,而是在搞透對手、自己、環境基礎上的戰爭設計。

一流的軍隊設計戰爭,反過來講,善于進行戰爭設計是一流軍隊的應有之義。戰爭設計,顧名思義,是對未來戰爭作戰環境、作戰力量、作戰方法等進行預先謀劃和前瞻設計,主要回答未來打什麼仗、與誰打、在哪打、怎麼打、怎麼準備等一系列問題。戰爭設計通常依據國家安全戰略和軍事戰略,預判未來戰爭形態演變趨勢和軍事威脅,以常態化的戰爭設計機制、規範化的戰爭設計流程、系統化的戰爭設計工具和工程化的戰爭設計管理,最終形成戰爭構想、作戰概念、作戰條令、作戰方案、軍事需求報告等系列產品。

緊跟時代,把握現代戰爭設計特點

有戰爭就有戰爭設計,戰爭設計並非好戰,而是基于國家安全需求、著眼應對安全威脅而進行的戰略運籌。從歷史上看,正義戰爭與非正義戰爭,戰爭設計效果截然相反,日本《明治遺訓》、德國《德皇雄圖秘著》盡管對未來侵略戰爭作了精心設計,描繪了野心家侵吞世界的企圖規劃,但最終以可恥失敗收局。《論持久戰》是對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的設計,與後來實際戰爭進程幾乎絲毫不差,反映了毛澤東軍事思維高超的洞察力穿透力。進入信息時代,戰爭形態持續演變,現代戰爭設計呈現出新的特點。

戰爭設計主動性增強。以往戰爭設計,尤其是實力較弱國家軍隊的戰爭設計,被動應對當前威脅的多,主動謀劃未來長遠戰爭的少。現代戰爭設計,既注重應對當前緊迫威脅,也注重瞄準未來戰爭下好先手棋,以爭取中長期軍事斗爭準備的主動。

戰爭設計專業性更強。現代戰爭設計不再是某個戰略家軍事家、某一參謀團隊的奇思妙想,而是一項常態化的專項工作,戰略部門、參謀機關、軍事智庫共同參與,有專門的組織、專業的團隊具體實施。戰爭設計產品,是群體智慧的結晶,是系統工程的產物。

戰爭設計迭代速度加快。未來戰爭面貌日新月異,國際局勢風雲變幻,各種不確定性因素的增多,使得預測未來戰爭難度加大。現代戰爭設計注重迭代開發,戰爭構想、作戰概念、作戰預案、作戰條令等滾動修訂周期大大縮短,以適應情況的快速變化。

戰爭設計更加細致具體。以往戰爭設計通常比較概略,宏觀戰略層面設計多,微觀戰術層面設計少。現代戰爭設計,貫穿戰略戰役戰術,直達作戰體系的執行末端,形成了層次分明、內容銜接的系列化產品,體系性、完整性和可操作性明顯增強。

找準坐標,廓清戰爭設計時間維度

戰爭設計是軍事學與未來學相結合的軍事預實踐。從理論上講,戰爭設計的時間跨度,是從下一刻開始延展至可預測的未來。現代戰爭設計,既要設計今天的戰爭,又要設計明天的戰爭和後天的戰爭。其時間維度由近及遠,大致可分為近期、中期、遠期三個時段。

5年內的近期戰爭設計,主要是針對現實軍事威脅和具體作戰對手,制定並適時滾動修訂各戰略方向作戰方案,應對隨時可能發生的戰爭,確保隨時可以開戰。通常是依據現有條件打仗,有什麼樣的武器就設計什麼樣的戰爭。擬制作戰方案是戰爭設計最重要最核心的工作,是歷史的“一次性閃光燈”,使用一次就展現一場戰爭的結局,留給歷史的或是輝煌或是災難。5到15年的中期戰爭設計,主要是通過預判國際戰略格局演變,找出潛在軍事威脅和作戰對手,結合可能擁有的武器裝備,針對性地創新作戰概念和提出戰爭構想,並做相應的戰爭準備。15到30年的遠期戰爭設計,主要是預測未來戰略發展趨勢、戰爭形態演變和軍事技術發展遠景,提出未來作戰概念,目的是依據未來打什麼仗,針對性地發展軍事技術和武器裝備。

不同時段的戰爭設計,需求牽引重點不同。近期戰爭設計在時間上與軍隊建設發展五年規劃契合,應根據預先設計,提出軍事斗爭準備應優先滿足的緊迫需求,在短期內集中引導建設資源投向投量向這些急需項目聚焦。中遠期戰爭設計,則主要是判明威脅找準對手,提出軍事需求,牽引國防科技和武器裝備發展,為軍隊轉型提供方向指引。由此,在不同時段戰爭設計的需求牽引下,產生不同的軍隊轉型目標部隊。如英軍通常區分時段分別設計未來30年的概念部隊、未來10到20年的未來部隊、未來5到10年的重點發展部隊,並提出未來5年內的現實部隊能力需求。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