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駐訓如何訓出“野味”?條件越艱苦越能磨練本領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朱文強 --鎮溢責任編輯︰董
2018-06-22 15:21

只有不怕苦累,一心在戰、全力務訓,才能用好野外駐訓這段實戰化練兵的黃金期,更好地錘煉戰斗作風,提高部隊技戰術水平。

眼下,野外駐訓正如火如荼開展。如何提高駐訓的質量效益,是部隊都在思考的問題。駐訓不是“住訓”,首先必須摒棄怕苦累、圖舒適的想法。

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文章——

條件越艱苦,越能練筋骨

——野外駐訓如何訓出“野味”

■朱文強 --鎮溢

只有不怕苦累,一心在戰、全力務訓,才能用好野外駐訓這段實戰化練兵的黃金期,更好地錘煉戰斗作風,提高部隊技戰術水平。

眼下,野外駐訓正如火如荼開展。如何提高駐訓的質量效益,是部隊都在思考的問題。駐訓不是“住訓”,首先必須摒棄怕苦累、圖舒適的想法。

與營區和基地化訓練相比,野外駐訓不僅吃、住、穿等保障方式不一樣,訓練的環境、內容、方法也不同。把部隊拉到荒原密林,絕非簡單的場地轉換,更不是體驗野外生活,而是為了更好地貼近戰場環境練兵。炎熱饑渴、單調寂寞、蚊蟲叮咬……幾個月的時間里,全天候地鉚在陣地上,官兵的身心必定會經受一番艱苦的考驗。風雨侵衣骨更硬。只有不怕苦累,一心在戰、全力務訓,才能用好野外駐訓這段實戰化練兵的黃金期,更好地錘煉戰斗作風,提高部隊技戰術水平。

筆者在某部駐訓場看到這樣一幕︰百余頂帳篷散落在山坳、灌木叢中,呈戰斗隊形布設,所有車輛精心偽裝後停靠在易于隱蔽、方便進出的位置,官兵的軍需供給、裝備檢修也按照戰時要求保障。過去有一段時期,駐訓場卻並非這般模樣︰少數單位花很大精力裝扮營區,撿碎石子鋪路、插彩旗掛橫幅,任務車輛集中停放、橫豎一條線,更有甚者在帳篷里鋪地板革,野外駐訓“野戰味”不足、“生活味”倒很濃。大抓實戰化練兵,給野外駐訓帶來的變化,是深刻的、可喜的。

野外駐訓,還有沒有圖舒適的現象?訓練間隙,某旅政委來到一個班里,他掂了掂戰士的軍用水壺。其中,有的裝了小半壺可樂,有的竟然是空的,宿營地的一個角落,則堆了幾箱碳酸飲料。20多年前,這位政委是一名炮兵戰士。他說︰“那時野外駐訓條件比現在差很多,我們整宿整宿地挖坑道,有時幾天也洗不上一個澡,即便洗也是一塊肥皂‘打遍天下’。現在一些戰士的洗漱袋,沐浴露、護發素、潤膚膏、防曬霜一應俱全。”這些物品該不該帶、能不能用這里不下結論,但有一個問題必須考慮︰打起仗來我們是否能這樣?

古人說,“逸豫可以亡身”,講的就是貪圖安逸危害很大。戚繼光練兵,非常注重錘煉部隊吃苦精神。他說︰“凡人之血氣,用則堅,怠則脆。勞其筋骨,餓其體膚……是謂練心之力也。”野外駐訓緊貼戰場環境,實戰化是基本要求。究竟何為“化”?毛澤東同志曾有過深刻闡釋︰“徹頭徹尾徹里徹外之謂也。”這就要求,打仗不容有的舒適,一丁點都不能帶到駐訓場。片面追求舒適安逸,意味著逃避戰場、躲避錘煉。如此練兵,不僅會助長華而不實的訓風,還會貽誤戰斗力建設;不僅培養不出虎狼之氣,更鍛造不出打贏未來戰爭的勇士。

干部能吃苦,戰士不怕苦。一支部隊吃苦精神強不強,很大程度取決于各級干部。領導干部既是野外駐訓的組織者,也是戰斗作風的示範者。領導干部帶頭鍛造勝戰能力,帶頭錘煉戰斗作風,帶頭摔打磨練自己,戰士們就會跟著做。如果總想著“改善改善條件”,像居家過日子一般,又怎能要求戰士吃苦耐勞呢?

隨著時代發展,物質條件大大改善了。然而,對肩負打贏使命的軍人而言,別人享受的,我們不必羨慕;平日里有的,練兵場未必能有。沒有哪個戰場會像溫室那般舒適。野外駐訓是戰爭的“預實踐”,條件越艱苦,越能練筋骨。部隊只有從和平思維中走出來,置身殘酷、艱苦的練兵環境中,按條令大綱施訓,堅持仗怎麼打兵就怎麼練,扎扎實實錘煉戰斗意志、戰斗素養,才能更好地適應戰場,練就過硬本領、增強打贏信心。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