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態社會與生態危機︰當代資本主義無法走出的困境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車玉玲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08-04 09:42

靜態社會與生態危機︰當代資本主義無法走出的困境

作者︰車玉玲(蘇州大學哲學系教授)

“擴張”一直是資本主義社會最強烈的沖動。從最初的侵略與殖民,到今天借助于金融資本、網絡技術、虛擬社會、空間生產等方式,資本主義社會以資本為核心的發展模式與價值觀念對世界產生廣泛影響。由于擴張的廣度與深度如此徹底,其物質生產取得了巨大成就,以至于給人們一種錯覺,即現行的以資本為核心的發展模式是別無選擇的唯一正確道路。然而,西方左翼學者一直保持著對資本主義的批判性態度,進入21世紀以後,對于資本主義的批判性反思有了新的發展,尤其是國際金融危機的爆發,使他們對資本主義制度本身的批判更為強烈。西方左翼學者認為,不同于以往的周期性和局部性危機,這場危機反映了當代資本主義的“系統性危機”和“結構性危機”︰在經濟上,表現為資本主義社會這個成熟經濟體的“停滯”,發達資本主義國家陷入金融化陷阱,即為了維持金融社會的運作,國家作為最後的貸款人需要不斷地注資,其結果是虛擬經濟不斷膨脹、實體經濟發展緩慢,金融泡沫不斷升級,最後遭遇無法解決的危機。在政治上,表現為民主價值理念不斷被稀釋,以至于成為被精英階層操縱的幌子。在文化上,表現為消費至上成為主流價值觀,商品作為衡量一切的準則,消解了人自身與世界的多樣性及豐富性,人成為順從的“單向度存在”。在人與自然關系上,表現為人對待自然的工具化態度,造成了生態環境的急劇惡化,等等。

對于產生上述這些危機的當代資本主義運行機制,西方左翼學者從多個角度展開深入剖析。無論他們各自的觀點多麼迥然不同,都在試圖探討一個共同的問題,即“21世紀的資本主義向何處去”。在他們看來,現代性所蘊含的進步力量在當代已經消耗殆盡,為了避免更加可怕的後果出現,應該改變現行的發展模式與價值觀念,建構一種新的文明形態與非資本形態的理想社會制度。

對此,西方左翼學者認為,擺在當代資本主義面前的只有兩條道路︰毀滅或重生。只有制度的改變才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建立一個非資本主義的社會主義體制,成為必要的選擇。可以說,以往的資本主義危機還是在經濟領域中,並可以在經濟領域內得到暫時解決,但是當代資本主義危機則是全面的展開。回顧以往直至20世紀晚期資本主義發展過程中遭遇的多次大蕭條,資本通過加緊在全球的擴張與政策調整能夠暫時走出困境。然而,進入21世紀之後,以往的那些解決方案已經變得捉襟見肘。這主要是因為如下的兩個方面成為當代資本主義發展無法突破的瓶頸。其一,靜態社會的來臨是當代資本主義制度性困境的重要根源。西方左翼學者使用“靜態社會”來描述當代資本主義社會,其含義是指昔日充滿活力、進步向上的社會體制已經演變成了一個竭力避免衰退的社會。社會各個階層與收入固態化,社會的上升渠道日益狹窄、社會成員收入“遺傳化”的趨勢加重。我們知道,經濟增長是資本主義社會的主要命脈。然而,進入21世紀以來,經濟增長的速度明顯減慢,而且增長的主要來源已經不是生產性投資,而是金融資本及其衍生品。其背後的真相是資本收益率遠遠高于勞動收益,這是造成資本主義社會階層固化與貧富兩極分化越發嚴重的主要根源。這種泡沫性的經濟增長成為維持制度穩定的主要手段之一,制度和金融泡沫之間形成了畸形的依賴關系。因此,國家越是調控就越意味著兩者之間的捆綁越加緊密,從而將帶來更為危險的後果。其二,資源危機與生態災難成為當代資本主義無限增長的根本障礙。西方左翼學者從政治生態學的角度指出,在當代,自然資源的有限性已經無法承載資本主義無限發展的欲求。簡言之,在一個有限的世界中進行無限的增長,這是一個不可能實現的悖論。顯然,上述所說的兩個根本性困境,是當代資本主義不同于資本主義歷史上任何一個發展階段的新特點。

西方左翼學者認為,形成一種不同于工業文明的新的文明形態,是歷史發展的趨勢。對于新的文明形態,馬克思已經給出了明確的答案。馬克思指出,資本主義作為人類歷史的一個階段,它的存在只是為了最高的文明形態創造條件,它終究只是一個過程,而不是最終目標。因此,馬克思把共產主義之前的歷史都稱為“史前史”,“大體說來,亞細亞的、古代的、封建的和現代的資產階級的生產方式可以看作是經濟的社會形態演進的幾個時代。……人類社會的史前時期就以資產階級的社會形態而告終”。自20世紀中期開始,對于新文明形態的設想不僅僅是一種預言式的推測,而是進入了具體的探討議程。西方左翼學者認為,新文明形態建構的前提性條件是必須改變與瓦解對“增長”的理解。在資本主義的觀念里,增長只是在經濟範圍內被理解的,完全以“利潤”為最終目標。正如美國學者貝拉米•福斯特所說的那樣,只要能在市場上流通,我們就認為是增長。相反,那些無法在市場上流通的東西,比如那些瀕危物種就被認為是沒有價值的,因為它們不能帶來利潤,所以沒有意義。即便是石油泄露,由于在清理過程中會產生市場效益,也可以被認為增長。顯然,這是一種非常畸形的價值觀。現行的資本主義制度正是在這種增長觀念基礎上建立和發展起來的,正如人無法揪著自己的頭發跳出地球,資本主義也無法依靠自身之力徹底走出靜態社會與生態危機的困境。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