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把“戰”研透的“練”都要打問號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高強責任編輯︰董
2018-08-13 10:12

對手的底細你搞清楚了幾分?自己人員和裝備的脾性摸得透不透?……戰爭千古無同局。要想在未來戰場上不辱使命,就需要大興作戰問題研究之風,貼近作戰任務、作戰對手、作戰環境,集中精力研究軍事、研究戰爭、研究打仗。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沒有把“戰”研透的“練”都要打問號

——破解實戰化訓練難題大家談ヾ

■高強

對手的底細你搞清楚了幾分?自己人員和裝備的脾性摸得透不透?……仲夏時節,某部的訓練難題破解推進會在一連串的問號中拉開帷幕。集訓組織者在動員會上說,這些問號拉不直,很可能把兵練虛練偏了,甚至練廢了。

“凡興兵伐敵,所戰之地,必預知之。”知,懂也。懂,察也。戰爭是最大的未知變量,對任務、我情、敵情、時間、地形等研究得越深、越全、越透,練兵才能越真、越實、越準。歷史上,那些建功疆場的卓越將帥,無不把研戰作為自己練兵的“先答題”和“必答題”。高盧之戰中,凱撒指揮的軍隊之所以所向披靡,源于戰前他把對手摸了個門清;被毛澤東同志譽為“最會打仗”的粟裕大將,“最大的愛好是看地圖,最大的追求是尚武,最向往的地方是戰場”,這才“盡打神仙仗”。戰史啟示我們︰研戰才能實訓,研戰方能勝戰。

然而,個別部隊研戰的工作還做得不夠好。有的對戰爭準備缺乏應有的重視和科學嚴肅的態度,“中心”沒有放在“心中”,研得少;有的言戰多而研戰少,把研戰成果當成了裝點書櫥的飾品,研得空;還有的盡管也研戰,但鋪天蓋地、大而化之,研得粗。

軍不思戰,國之大患。研不研戰,研得如何,決定訓練水平高低,影響未來戰爭勝負。李自成的部隊在打入北京後醉太平,將帥滿腦子都是“多佔財寶多納妾”,全然不針對關外敵人進行針對性訓練,結果兵敗如山倒;甲午海戰前,清軍不僅不察敵情,主戰派還斥責研究日軍的將領“學鬼蜮伎倆,有傷國體”,結果給中華民族留下了椎心蝕骨的“世紀之殤”。不備不虞,不可以師。假如心思不用在打仗上,精力不用在研戰上,“當那一天來臨”,怎能有勝戰的本領?哪來打贏的底氣?

當前,我國正處在由大到強發展的關鍵階段,面臨的安全形勢嚴峻復雜。“狼來了”的殘酷現實,迫切要求我們做好隨時打硬仗的準備。倘若空喊“狼來了”而沒有過硬的本領,就會付出沉重的代價,甚至遭遇重蹈歷史覆轍的危險。尤其要看到,“脖子以下”改革完成後,部隊“瘦身”了但還沒完成“壯骨”。當面之敵是誰,對手是什麼情況?新的使命課題如何迅速有效展開?人員變了,裝備換了,怎樣才能聯得通、融得好?這些問題,都需要通過研戰來解決,都需要通過實訓來將編制優勢轉化為制勝優勢。

“不明于計數而欲舉大事,猶無舟楫而欲經于水,險也”。對手搞不清,訓練空對空。研戰,把對手摸清是關鍵。不把和誰“戰”弄明白,訓練何談針對性、實戰化?研透對手才能訓練對路,解開未知數打仗才有底數。驅散“戰爭迷霧”,摸清“山那頭”的情況,把對手摸透、吃透,方能“先敵了解、先敵發現、先敵機動、先敵打擊”,快速反應、出奇制勝。

德國哲學家尼采有這樣一句名言︰“生命中最難的事不是沒有人懂你,而是你不懂你自己。”在一些部隊,“知彼”的重要性大家都知,“知己”卻常常被忽視。比如某部在演習前為了尋找一名懂得電磁頻譜分析的人,到兄弟單位“眾里尋他千百度”,結果本單位這樣的人才卻“養在深閨人未識”。清醒認識自己,客觀估量自己,不讓身邊官兵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不讓手頭裝備始終是“新裝備”,才能在訓練中“如身之使臂,臂之使指”,在戰時以自己的方式擊敗敵人。

常打問號是一種清醒,會打問號是一種智慧,解開問號是一種能力。戰爭千古無同局。要想在未來戰場上不辱使命,就需要大興作戰問題研究之風,貼近作戰任務、作戰對手、作戰環境,集中精力研究軍事、研究戰爭、研究打仗,如此方能在一心一意的研戰中、一絲不苟的實訓中,把問號拉直。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