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認識當前的中美貿易摩擦

來源︰人民日報作者︰隆國強責任編輯︰于雅倩
2018-08-29 09:25

理性認識當前的中美貿易摩擦(人民要論)

中美經貿關系一直是中美兩個大國關系的“壓艙石”和“穩定器”。但是今年以來,美國采取單邊主義措施,挑起貿易戰,導致中美之間貿易摩擦和爭端不斷升級。今年3月,美國炮制出所謂301調查報告。7月6日,美國不顧多方面反對,對中國340億美元輸美產品加征25%關稅。8月23日,美國對另外160億美元中國輸美產品加征關稅。中國政府為維護正當權益,及時采取了相應的反制措施。美國單方面挑起貿易戰,不僅嚴重威脅中美雙邊經貿關系,而且對世界經濟也有負面影響。如何認識當前的中美貿易摩擦?如何應對美國挑起貿易戰的行為?這些問題引起社會各界關注。

中美經貿合則兩利、斗則俱傷

1979年中美建交以來,雙邊關系全面發展,經貿合作快速推進,已經形成了優勢互補、利益交融、互利互惠的貿易格局。中美經貿關系本質上是互利共贏的,共同利益遠大于分歧,合則兩利,斗則俱傷。中美經貿關系穩定與否,不僅事關中美雙方利益,也事關世界發展。

中美經貿合作具有全面性。首先,中美互為重要的貨物貿易伙伴。美國是中國最大貨物出口市場和第六大進口國,對美出口佔我國總出口的19%。2017年中美雙邊貨物貿易額達到5837億美元,是1979年兩國建交時的233倍。中國是美國出口增長最快的市場。據聯合國統計,2017年美國對華貨物出口1299億美元,比2001年增長了557%,遠高于美國對全球112%的出口增幅。美國出口的62%的大豆、25%的飛機、17%的汽車、15%的集成電路和14%的棉花,都銷到了中國市場。其次,服務貿易在雙邊經貿合作中的地位日益上升。據美方統計,中美雙邊服務貿易額從2007年的249.4億美元增至2017年的750.5億美元。其中美對華服務出口額從131.4億美元增至576.3億美元,增長了3.4倍。美國是中國第二大服務貿易伙伴,中國是美國第二大服務出口市場。再次,中美之間投資規模巨大。截至2017年底,美國對華直接投資累計超過830億美元,在華美資企業約為6.8萬家。中國對美投資存量約為670億美元。另外,中國大量投資于美國金融資產,持有超過1萬億美元的美國國債,是持有美國國債最多的國家。

中美經貿合作具有互惠性。中美經貿合作的互惠性體現在多個方面。首先,雙邊經貿合作為雙方企業提供了巨大的市場機會。雙方企業通過出口或投資,分享了對方的市場機會。中國在中美貨物貿易領域有2700多億美元順差。而美國在中美服務貿易領域有大額順差,2016年美對華服務貿易順差約為550億美元。還有不少美資企業通過對華投資而非出口方式進入中國市場。按照美國經濟分析局的統計,2015年美資企業在華銷售額為4814億美元,比中資企業在美256億美元的銷售額高出4558億美元。因此,從利用對方市場機會的角度看,雙方受益大體平衡。其次,雙邊經貿合作為兩國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據美中貿易委員會估算,2015年對華出口和雙向投資支持了美國260萬個就業崗位。另據有關研究,自華進口貨物在美下游產業鏈創造約400萬個就業崗位。由于中國勞動生產率遠低于美國,對美經貿合作創造的就業崗位更多,據有關研究估算,對美貨物出口為中國創造了大約1750萬個就業崗位。考慮到兩國人口總量差距,雙方在就業崗位方面的受惠程度基本相當。再次,中美雙邊經貿合作助推兩國產業結構升級,並為兩國消費者提供了性價比更高的商品與服務,增加了消費者福利。

美方把中美貨物貿易失衡歸因于“中方的不公平做法”,據此認為美國在雙邊經貿合作中“吃虧了”。這是片面的認識。美國儲蓄率過低、政府財政赤字過高,是導致其整體貿易出現逆差的宏觀經濟原因。換言之,美國整體貿易逆差是由其內部經濟結構問題造成的,無論其貿易伙伴中有沒有中國,其整體貿易都必然是逆差。目前的中美雙邊貨物貿易失衡,是雙方比較優勢與國際分工地位的反映。還有一個不可忽視的原因是,美國長期對華高科技產品出口實行限制政策,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美國產品在中國市場的競爭力︰美國產品在中國高技術產品進口市場的比重已從2001年的16.7%下降到2016年的8.2%,在中國高達2270億美元的芯片進口中,美國產品僅佔4%。再加上美方統計方法存在一定問題,導致其明顯高估了雙邊貨物貿易失衡程度。實際上,中國並未刻意追求貿易順差,近年來經常項目國際收支基本平衡。

中美經貿合作具有互補性。中美兩國分別是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和發達國家,兩國的資源稟賦、發展階段、產業結構和國際分工地位不同。盡管雙邊經貿關系中競爭性在上升,但以互補性為主的基本格局並沒有改變。從產業競爭力看,美國服務業競爭力強,在雙邊服務貿易領域有大額順差。中國作為制造業大國,在貨物貿易領域有大額順差。從技術水平上看,美國企業在高技術產業上具有強大競爭力。如果美國政府取消或減少對華高技術出口限制,美國高技術產品在中國市場的份額可能會迅速擴大。中國對美出口產品仍以勞動密集型產品為主,盡管近年來中國出口結構不斷升級,海關統計中“高新技術產品”出口佔比約為1/3,但大多數這類產品在中國的增值主要集中在勞動密集環節。從資源稟賦看,美國地大物博,中國為美國農產品和天然氣等能源產品提供了巨大的市場空間。

美國發動貿易戰的真正原因

中美經貿合作內容廣,利益交融深,難免會出現各種各樣的經貿摩擦,但以往的這類摩擦並沒有影響中美經貿合作大局。近年來,雙方在經貿合作中有各自的關切,中方關切美方履行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議定書第十五條義務(在對華反傾銷調查中全面停止使用“替代國”做法)、對華高技術出口限制、濫用貿易救濟措施和歧視中國企業對美投資等問題。美方關切貨物貿易逆差、知識產權保護、產能過剩、產業政策等問題。過去,兩國通過談判磋商,回應對方關切,解決經貿摩擦,推動雙邊經貿合作向前發展。然而這一次,美方拋棄雙方達成的合作協定,出爾反爾,采取單邊主義措施,悍然發動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貿易戰,並威脅繼續擴大加稅範圍與幅度。貿易戰沒有贏家,對雙方的出口、就業都會帶來沖擊,也會增加雙方企業和消費者的生產生活成本,還會沖擊全球生產價值鏈正常運行,對多邊貿易體系帶來深遠的負面影響。那麼,美方明知要付出如此代價,為何還要發動貿易戰?美方發動貿易戰的原因是復雜而深刻的,概括而言有以下三點︰

利益敲詐。通過貿易戰或發動貿易戰的威脅,迫使貿易伙伴開放市場、讓渡經濟利益,是美國的慣用伎倆,以往曾經對多個國家使用過。盡管美國從中美雙邊合作中取得了巨大經濟利益,但美國政界一些人卻以零和博弈觀點看待雙邊經貿合作,把國內收入差距擴大等內部問題歸咎于“中國搶奪了就業機會”,把由于儲蓄率過低等內部結構性問題導致的貿易逆差歸咎于中國的政策,認為美方“吃虧了”。近年來,美國從倡導“自由貿易”轉向保護主義,無視世界貿易組織針對發展中國家的授權原則,曲解“對等開放”,無理地要求各國在每個具體產品的關稅水平和每個行業的投資準入都應與美國完全一樣,把廣大發展中國家置于非常不利的貿易地位。在解決中美經貿問題方面,美國更是無視中國表現出的極大誠意,背棄雙方達成的共識,單方面發起貿易戰,其直接動機就是企圖迫使中國在貿易投資上進一步對美擴大市場準入,增加購買美國產品,從而使美國獲取更多經濟利益,同時對外轉移美國國內矛盾。

戰略遏制。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成為西方世界的主導國。冷戰結束後,美國以遙遙領先他國的科技、經濟、軍事、金融實力成為世界唯一超級大國。為了維護其世界霸權地位,美國一直防範任何可能的追趕國家。當年的蘇聯、日本都曾遭到美國多措並舉的遏制。隨著中國經濟快速發展和綜合國力上升,美國對華認知與情緒全面轉向,重新定義了中美關系。2018年版美國國防戰略報告提出,“國家間的戰略競爭現在是美國國家安全的首要問題”,把中國定義為美國長期的“戰略競爭對手”。這一報告還提出,經濟安全是國家安全的基礎,就是國家安全。2018年8月13日,美國總統簽署了《2019財年國防授權法案》,其中包含兩個重要法案︰《出口管制改革法案》和《外國投資風險審查現代化法案》,進一步加強了高技術出口限制和防範外國企業通過投資獲取技術。因此,貿易戰不僅是美國獲取更多經濟利益的手段,也是美國遏制中國的重要手段。美國加征關稅的500億美元中國出口產品,主要針對的是《中國制造2025》中包含的高科技領域,反映了美國遏制中國技術追趕的意圖。

模式打壓。美國從維護其全球霸權的角度出發,對中國發展模式橫加指責。美國污蔑中國發展模式是“國家資本主義”,無端指責中國對外商投資企業存在強制性技術轉讓要求、中國支持企業“走出去”是獲取先進技術的政府行為、中國政府支持網絡盜取美國商業機密與知識產權,肆意批評中國實行產業政策。其實,美國從建國以來,一直在實質上實行產業政策。美國首任財政部長漢密爾頓提出了促進制造業發展計劃,是幼稚產業保護政策的始作俑者。近年來,美國政府仍然出台了大量產業政策,如《重振美國制造業框架》(2009)、《先進制造業國家戰略計劃》(2012)、《國家制造業創新網絡(NNMI)項目戰略計劃》(2016)等等。在自己推行產業政策的同時,卻對別國正常的產業政策橫加指責,這體現了美國的霸道心理。在國際經濟領域,美國把國內法置于國際法之上,不是通過世界貿易組織的爭端解決機制而是用單邊主義措施處理中美經貿分歧,公然違反世界貿易組織規則加征關稅。美國有意阻撓世界貿易組織上訴機構新法官的任命,影響世界貿易組織的正常運轉。美國無視中國信守入世承諾、遵守多邊經貿體系規則和倡導推動貿易投資自由化便利化的努力,卻稱中國是國際規則的“修正主義”,挑戰了美國主導的國際經貿體系。為此,美國在發動貿易戰時施展出輿論戰、關稅戰、科技戰等組合拳,究其動機,就是要通過輿論戰把中國發展模式污名化,通過關稅戰、科技戰等逼迫中國改變原有發展模式。

不難看出,美方發動貿易戰的動機是多元的,理由是不正當的,行為是不符合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的,影響是惡劣而深遠的。

妥善應對中美貿易摩擦

妥善應對中美貿易摩擦,事關我國改革發展穩定大局。我們要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強領導下,保持戰略定力和戰略耐力,全國上下團結一致、--力同心,進一步增強中華民族凝聚力,化壓力為動力,充分發揮我國的制度優勢、產業優勢、市場優勢,堅決維護國家利益,努力維護國家發展的國際環境,堅定不移推進改革開放,推動我國綜合國力再上新台階。

從維護國家發展環境的大局出發,應對好中美貿易摩擦。隨著美國將中國定義為“戰略競爭對手”,中美關系將發生深刻調整。作為兩個大國,中美合作與競爭是常態,合作並不意味著沒有矛盾,競爭也不意味著全面開戰。我們既要丟掉幻想,堅定應戰;又要保持理性,努力維護大局穩定。要充分認識中美貿易摩擦的復雜性,堅持“有理、有利、有節”,堅持“不願打、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的原則立場。中方堅持不打第一槍,但針對美方單方面挑起貿易戰的行動,必然要采取對等反制措施,並將美方單邊主義行為訴諸世界貿易組織爭端解決機制。不如此,不足以捍衛國家尊嚴和人民利益,不足以捍衛自由貿易原則和多邊貿易體制,不足以捍衛世界各國的共同利益。同時,只要美方放棄挑起貿易戰的錯誤立場和行動,堅持平等相待和信守諾言,中方願意通過平等談判回應彼此關切,挖掘雙邊經貿合作潛力,建立雙邊經貿合作機制性安排,推動雙邊經貿合作穩定發展。

綜合施策,妥善應對短期沖擊。中美貿易摩擦對我國宏觀經濟的不利影響有限可控。據多家機構研究,美對我輸美500億美元產品加征25%關稅,將影響我國GDP增長率0.1個百分點左右。但不利影響可能會通過預期改變向多個領域擴散。因此,要高度重視,綜合施策,妥善應對。一是做好出口受阻企業的救助工作,幫助企業轉向內銷或向其他國家市場出口,加強下崗工人的救助、培訓與轉崗工作。二是采取有效措施鼓勵企業調整進口結構,增加從替代國進口,保證國內市場穩定供應,防止個別商品價格大幅上漲。三是做好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工作,保持宏觀經濟穩定增長和金融市場穩定,防範化解重大風險。

保持戰略定力,做好自己的事情。應對美國挑起貿易戰的行為,關鍵是不受對方干擾,保持戰略定力,避免犯顛覆性錯誤。蘇聯在冷戰中被拖入軍備競賽,日本在貿易戰中出現泡沫經濟,殷鑒不遠,教訓深刻。我們必須吸取其他國家的教訓,保持戰略定力,緊緊圍繞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目標,做好自己的事情。一是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一心一意謀發展,不斷提升我國綜合國力,不斷改善人民生活。二是堅定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改革方向,加快推進全面深化改革,不斷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三是全力增強創新能力。牢牢把握新技術革命的戰略機遇,加速技術追趕,加強前沿技術研發,用新技術提升傳統產業,大力發展新興產業,加快實現高質量發展。四是不斷擴大對外開放。對接高標準國際經貿規則,構建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打造全面開放新格局,提升產業國際競爭力和國際分工地位,建設貿易強國。大力倡導自由貿易,維護多邊貿易體制權威性。積極推進自由貿易區戰略,推進“一帶一路”建設。履行與自身實力和發展階段相適應的大國責任,秉持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為建設一個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作出新貢獻。

(作者為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