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的理論”在新時代的高揚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白剛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10-08 15:47

人民群眾是我們黨的力量源泉,人民立場是中國共產黨的根本政治立場。深入領會和牢牢堅守以人民為中心的根本立場,對于準確把握和全面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凝聚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磅礡力量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本版刊發的3篇文章,從歷史和現實的角度,探討了以人民為中心的理論淵源和價值追求,以及如何把以人民為中心貫徹到治國理政全部活動之中。

堅持以人民為中心是新時代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基本方略之一,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內容。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學習馬克思,就要學習和實踐馬克思主義關于堅守人民立場的思想。”作為“時代精神的精華”和“文明的活的靈魂”的馬克思主義,本質上就是馬克思所說的“自己的時代、自己的人民的產物”,它是“人民的最美好、最珍貴、最隱蔽的精髓”的匯集和凝結。馬克思把自己時代和人民的現實關切,升華和凝結為理論主題和畢生追求。可以說,堅守人民立場、以人民為中心就是馬克思主義的初心和靈魂。

“人民的幸福”是馬克思主義的出發點

習近平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指出︰“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他號召全黨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不斷促進人的全面發展、全體人民共同富裕”,“把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作為奮斗目標,依靠人民創造歷史偉業”。這些重要論述,是立足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的歷史方位,對馬克思主義人民觀的繼承和發展。

追求人的幸福是自古希臘以來思想家們的永恆主題,馬克思繼承了這一主題。但古希臘思想家所追求的幸福,主要是“個人的幸福”,如伊壁鳩魯就認為,幸福是肉體無痛苦和靈魂無紛擾。真正把“人民的幸福”作為出發點和追求目標的,正是馬克思。在高中畢業作文《青年在選擇職業時的考慮》中,馬克思立下了為人類的幸福而工作的志向,並強調要把“人類的幸福”與“自身的完美”結合起來︰“人們只有為同時代人的完美、為他們的幸福而工作,才能使自己過得也完美。”在寫作博士論文時,馬克思自稱願做為人類帶來幸福而犧牲自己的“人間的普羅米修斯”。可見,實現“人民的幸福”是馬克思的初心所在。在其光輝而偉大的一生中,馬克思甚至不惜犧牲自己的健康、家庭和幸福去踐行這一初心。

馬克思主張,幸福就是把人的世界和人的關系還給人自己,實現人的自由全面發展。大學畢業後,剛走上社會在《萊茵報》工作的馬克思,就因關心農民的疾苦和幸福而“第一次遇到要對所謂物質利益發表意見的難事”。為了解決使自己“苦惱的疑問”,馬克思寫作了《黑格爾法哲學批判》。在這部著作的導言中,馬克思明確提出自己的哲學不再是抽象的思辨,而是為歷史和人民服務的新哲學——廢除“人民的虛幻幸福”,追求“人民的現實幸福”。在隨後的《1844年經濟學哲學手稿》中,馬克思深刻認識到人處在異化勞動——“非神聖形象”的統治之中,而在異化勞動中,人“不是肯定自己,而是否定自己,不是感到幸福,而是感到不幸,不是自由地發揮自己的體力和智力,而是使自己的肉體受折磨,精神受摧殘”。也就是說,在異化勞動之中,人徹底失去了自己的自由和幸福。為此,馬克思在《共產黨宣言》中特別強調︰全世界無產者必須聯合起來,建立以“每個人的自由發展是一切人的自由發展的條件”的“自由人的聯合體”,才能變“資本的獨立性和個性”為“活動著的個人的獨立性和個性”,才能真正實現人的現實的幸福。在此意義上,只有作為“自由人的聯合體”的共產主義,才能“不僅可能保證一切社會成員有富足的和一天比一天充裕的物質生活,而且還可能保證他們的體力和智力獲得充分的自由的發展和運用”。也就是說,“人以一種全面的方式,作為一個完整的人佔有自己全面的本質”,最終獲得真正的自由解放和現實的幸福。由此可見,自馬克思主義創立伊始,就將“人民的幸福”作為其理論的出發點。伴隨馬克思主義及其中國化的發展歷程,這種對人民立場的堅守,始終是其不變的初心和靈魂。

“人民性”是馬克思主義最鮮明的品格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人民性是馬克思主義最鮮明的品格。”在《共產主義原理》中,恩格斯強調共產主義是“關于無產階級解放的條件的學說”,鮮明地表明了馬克思主義的無產階級立場。歷史上的其他思想家,特別是作為資產階級及其夸夸其談的代言人的古典政治經濟學家和古典哲學家,都是站在統治階級的立場,為統治階級代言,他們崇拜抽象的人而忽視了現實的人。唯有馬克思站在人民的立場,反對和批判資產階級及其生產方式,為廣大人民代言。在此意義上,恩格斯強調︰對“抽象的人”的崇拜,必須由“關于現實的人及其歷史發展的科學”來代替。

馬克思之所以堅守人民立場,是因為他第一次認識到不是神而是人民才是歷史的創造者︰人民既是歷史的劇作者,也是歷史的劇中人。在馬克思看來,“歷史”並不是把人當作達到自己目的的工具來利用的某種特殊的人格,歷史不過是追求著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動而已。這其實也正是馬克思指出的人作為歷史主體的“歷史辯證法”︰“人,作為歷史的經常的前提,也是人類歷史的經常的產物和結果,而人只有作為自己本身的產物和結果才成為前提。”正是立足于人民立場的歷史辯證法,馬克思在《1857—1858年經濟學手稿》中深刻抓住和揭示了“個人現在受抽象統治”的實質,並指出了破除“抽象”對人的統治而走向自由解放的三大階段︰人的依附性階段、以物的依賴性為基礎的人的獨立性階段、個人全面發展的自由個性階段。馬克思認為唯有破除“抽象”對人的統治,才能實現人從“依附性”到“獨立性”再到“自由個性”的發展。而“抽象”只不過是那些統治個人的物質關系的理論表現。在馬克思這里,統治個人的“物質關系”就是具有“幽靈般現實性”的“資本”。馬克思在傾其一生的偉大著作《資本論》中,所揭示的就是物與物背後所掩蓋的人與人之間的關系。所以,正是“人”而不是“資本”才是貫穿《資本論》的一條“紅線”。馬克思正是站在人民的立場而不是資產階級的立場,對“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以及和它相適應的生產關系和交換關系”展開了最無情的批判,才把資本的獨立性和個性還給了人自己。也因此,馬克思才稱《資本論》實現了“工人階級政治經濟學”對“資產階級政治經濟學”的偉大勝利。在此意義上,阿爾都塞認為存在著從青年馬克思的人道主義到成熟馬克思的科學主義的“斷裂”,是難以服人的。阿爾都塞根本上忽視了馬克思主義最鮮明的人民性立場和品格。

可以說,馬克思主義之為馬克思主義,根本上就在于它具有人民性品格和堅守人民性立場。人民性不僅是馬克思主義與非馬克思主義的分水嶺,也是馬克思主義與那些所謂的“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的分水嶺。以此,習近平總書記明確強調,“馬克思主義是人民的理論”,“馬克思主義之所以具有跨越國度、跨越時代的影響力,就是因為它植根人民之中,指明了依靠人民推動歷史前進的人間正道”。

“讓人民獲得解放”是馬克思主義的根本價值訴求

習近平總書記深刻指出︰“馬克思主義博大精深,歸根到底就是一句話,為人類求解放。”他強調︰“馬克思主義第一次站在人民的立場探求人類自由解放的道路,以科學的理論為最終建立一個沒有壓迫、沒有剝削、人人平等、人人自由的理想社會指明了方向。”正是在這個意義上,馬克思主義的誕生“猶如壯麗的日出,照亮了人類探索歷史規律和尋求自身解放的道路”。

恩格斯認為,馬克思“首先是一個革命家”,“他畢生的真正使命,就是以這種或那種方式參加推翻資本主義社會及其所建立的國家設施的事業,參加現代無產階級的解放事業,正是他第一次使現代無產階級意識到自身的地位和需要,意識到自身解放的條件”。所以說,從“人間的普羅米修斯”到“無產階級的革命斗士”,馬克思畢生的使命和追求就是“讓人民獲得解放”。

在馬克思去世後,恩格斯曾蓋棺定論,馬克思的一生有“兩大發現”︰唯物史觀——發現了人類歷史發展的一般規律;剩余價值——發現了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發展的特殊規律。而這兩大規律,正是人民獲得自由解放必不可少的兩大理論基石。正是在這兩大基石的基礎上,馬克思開闢了一條通過消滅資本主義私有制而獲得人之自由個性解放的新道路︰“資本的壟斷成了與這種壟斷一起並在這種壟斷之下繁盛起來的生產方式的桎梏。生產資料的集中和勞動的社會化,達到了同它們的資本主義外殼不能相容的地步。這個外殼就要炸毀了。資本主義私有制的喪鐘就要響了。剝奪者就要被剝奪了。”因此,馬克思強調要充分發揮“資本的文明面”去發展社會生產力,為“一個更高級的、以每一個個人的全面而自由的發展為基本原則的社會形式建立現實的基礎”。馬克思認為,“培養社會的人的一切屬性,並且把他作為具有盡可能豐富的屬性和聯系的人,因而具有盡可能廣泛需要的人”——作為具有“高度文明的人”生產出來,正是以資本增殖和擴張為基礎的世界歷史發展的一個必然結果。對此恩格斯指出,由于兩大發現,人的自由解放之路在馬克思這里豁然開朗了,而先前無論資產階級經濟學家或者社會主義批評家所做的一切研究都只是在黑暗中摸索。在此意義上,恩格斯認為《資本論》是“工人階級的聖經”,“自從世界上有資本家和工人以來,沒有一本書像我們面前這本書那樣,對于工人具有如此重要的意義”。可以說,《資本論》就是馬克思射向資產階級的“最厲害的炮彈”和無產階級獲得自由解放的“助產婆”和“指路明燈”。馬克思追求無產階級的解放道路之所以不同于以往的哲學家和經濟學家,是因為馬克思“在批判舊世界中發現新世界”,他把“求解放的理想”和“為自由的斗爭”內在結合起來了。

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讓人民獲得解放是馬克思畢生的追求。我們要始終把人民立場作為根本立場,把為人民謀幸福作為根本使命,堅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宗旨,貫徹群眾路線,尊重人民主體地位和首創精神,始終保持同人民群眾的血肉聯系,凝聚起眾志成城的磅礡力量,團結帶領人民共同創造歷史偉業。”這是中國共產黨人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自覺擔當,也是對馬克思主義的初心和靈魂的矢志堅守。

作者︰白剛(吉林大學哲學基礎理論研究中心暨哲學社會學院教授,教育部長江學者〔青年學者〕)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