辯證看待居民存款增速減緩

來源︰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作者︰潘 責任編輯︰楊帆
2018-10-12 10:56

摘要︰對居民儲蓄存款增速下降問題,需要辯證地觀察和分析。無論是各項存款余額還是居民儲蓄存款余額,下降的都是增速而不是絕對額,都是在維持較高增速之後的一種回落。下一步需保證居民儲蓄率大致穩定,並在防範風險的前提下發揮好金融對改善民生和發展經濟的促進作用

中國人民銀行近日公布的金融統計數據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數據顯示,截至8月末,我國金融機構各項存款余額同比增長8.3%。此前39年間,這個速度從未低于9%。居民儲蓄存款增速下滑更加嚴重,已從10年前的18%下降到7%左右。于是,有人開始分析中國人為什麼不愛存錢了,國人的錢都去哪兒了。更有經濟學家擔心,居民儲蓄率下降明顯,有可能加大整個社會償債壓力和金融風險。

筆者認為,對居民儲蓄存款增速下降問題,需要辯證地觀察和分析。

首先,無論是各項存款余額還是居民儲蓄存款余額,下降的都是增速而不是絕對額。單就增速而言,無論是8.3%還是7%,其實都是一個不算低的速度。而且,無論是創造新低還是降幅過大,其實都是在維持較高增速之後的一種回落。這是因為此前增長速度較快,以致基數擴大也較快。在本世紀初,我國居民儲蓄存款余額達到7萬億元,現在已相當于那時的近10倍。如同GDP等其他經濟指標一樣,隨著存款基數的擴大,每增長一個百分點的絕對值和難度也不斷擴大,增速回落實屬規律使然。

其次,當下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已回落至7%以下,盡管民眾未必會把全部新增收入存入銀行,但數字顯示,新增收入增速與儲蓄增速也大致保持了相同幅度的回落,且後者的增速還略高一些。

盡管目前,還不必擔心所謂儲蓄率的“明顯下降”,但對居民收入中儲蓄以外部分的去向還是值得作一下分析的。鑒于今年CPI增速明顯高于過去一段時間,對中低收入群體而言,增加的收入中肯定有一部分要用于應對基本消費品價格上漲。鑒于目前CPI中不包括房價,在調控形勢下,多數城市商品房價格仍保持一定增幅,三四線城市漲幅更高,房價或租房因素會在很大程度上對沖居民收入增加的部分。

2017年底,我國人民幣住戶貸款余額40.5萬億元,其中中長期貸款29.1萬億元,中長期中的消費貸款為24.7萬億元,分別佔當年GDP總額82.7萬億元的50%、35.2%和29.9%;比上年分別提高6.8個、4.5個和3.9個百分點,絕對水平和提升幅度都超過以往。數據也顯示,在我國居民人民幣住戶貸款中,有近四分之三屬于中長期貸款,而且其中又有約五分之四屬于中長期消費貸款,其中絕大部分是住房貸款。居民貸款主要集中在房貸上,一是加劇了償債壓力和金融風險;二是使居民難以在其他領域貸款消費,繼而放緩了消費升級進程。

不久前,中央出台了《關于完善促進消費體制機制 進一步激發居民消費潛力的若干意見》。落實好這一文件精神,除了應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培育和發展新的經濟增長點和消費熱點,還要堅持樓市調控不動搖,大力發展住房租賃市場,平抑租房價格,使房價整體水平理性回落,減輕民眾的房貸壓力,並使之可以向其他消費領域適度轉移。同時,應深入調研醫改、租房、教育、交通領域情勢變化對民眾生活的實際影響;健全完善價格變化快速反應機制,完善產供銷銜接,把氣候、災害帶來的不利影響控制在最低程度。這樣才能保證居民儲蓄率大致穩定,並在防範風險的前提下發揮好金融對改善民生和發展經濟的促進作用。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