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消除貧困抵御極端思想和恐怖主義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作者︰武文揚責任編輯︰馮開華
2018-10-15 11:33

以消除貧困抵御極端思想和恐怖主義

武文揚

貧困是導致極端思想和恐怖主義滋生和蔓延的重要因素,極易被人利用制造和激化矛盾,危害社會穩定。消除貧困,不僅可以改善群眾物質生活,促進精神文明建設,也可有效抵御極端思想和恐怖主義的傳播。

當代恐怖主義及其犯罪的原因和背景十分復雜,貧困作為其中的重要因素,通常會與民族、宗教、文化和社會等問題一並,直接或間接地導致恐怖主義的產生和蔓延。《防止暴力極端主義行動計劃》及多份聯合國大會文件指出,貧困和失業容易導致暴力極端主義的出現,同時使暴力極端組織成為有吸引力的收入來源。有關貧困與犯罪及恐怖主義關系的研究也顯示,貧困不僅影響個人和群體的經濟收入,還會影響其整體生活環境、教育程度、人際交往、發展軌跡和選擇,使其更容易接觸和采納暴力極端的思想和行為。此外,貧困還經常被恐怖組織作為傳播極端思想、騙取支持與同情的理由,以此蠱惑和煽動有一定經濟實力和教育背景的人為其提供資源。因此,消除貧困將有助于從多方面預防和打擊極端思想和恐怖主義。面對嚴峻復雜的恐怖主義態勢,多國政要、國際組織領導人呼吁通過消除貧困抵御仇恨和暴力犯罪,從根源上杜絕恐怖主義。

打贏脫貧攻堅戰,遏制極端思想滲透。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就脫貧攻堅作出一系列重大部署和安排,通過前所未有的力度使大規模貧困人口的生活得到顯著改善,在脫貧領域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與此同時,我國的脫貧攻堅任務仍然十分艱巨,尤其是深度貧困地區的脫貧。《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打贏脫貧攻堅戰三年行動的指導意見》指出,部分民族地區和邊疆地區仍處于貧困發生率高、貧困程度深的狀態,面臨基礎條件薄弱、發展嚴重滯後、公共服務不足等脫貧困境和挑戰。這些邊疆民族地區的發展關系到國家的安全、邊疆的穩定和民族的團結,是抵御極端思想和恐怖主義的關鍵與前沿。打好打贏脫貧攻堅戰,改善民族地區和邊疆地區群眾的生產生活條件與發展環境,可防止別有用心的極端勢力借貧困之題制造矛盾,散播極端思想,將暴力恐怖犯罪 “正義化”。

縮小貧富差距,共享發展成果。個人、群體以及地域間的貧富差距和發展水平差異,極易被恐怖主義渲染和利用。有學者指出,當某少數群體處于貧困,或其經濟處于不利地位時,恐怖組織會竭盡所能地煽動和利用不滿情緒,將不滿引向激進化和暴力行為。因此,為貧困人口提供多方面保障,並提高貧困地區和貧困人口的自我發展能力,可以有效縮小貧困地區,特別是民族地區、邊疆地區與其他地區的經濟差距,促進平衡、協調的發展。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全面實現小康,少數民族一個都不能少,一個都不能掉隊,要創新工作思路,加大扶持力度,精準發力,確保各族群眾如期實現全面小康。堅持精準扶貧精準脫貧的基本方略,正是通過因人施策,因地制宜的方式,高效精準地識別和落實對貧困地區和群眾的幫扶,使其能共享發展成果,在不遠的將來與全國一道進入全面小康社會。

提高物質基礎,豐富精神生活。精神文明離不開物質基礎,提高物質基礎有助于提升道德素養,推動文化繁榮,豐富人們的精神生活。恐怖主義之所以能在一些貧困閉塞的地區蔓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受極端思想侵蝕的人受教育程度有限,文化素質較低,缺乏對宗教、歷史和文化等相關知識的了解和學習,未能將民族風俗、正常宗教活動與宗教極端思想和活動相區分。消除貧困在提高物質基礎的同時,也將為貧困人口提供更多接受教育、獲取知識和信息的途徑,使其能正確認識和理解宗教和少數民族文化,有能力和機會參與更加豐富多樣的精神文化生活。物質基礎與精神文明相互促進,才能確保在經濟發展與物質生活提高的同時,消除精神貧困,傳承和發揚優秀傳統文化,增強民族認同、文化認同、國家認同,抵御極端思想。

直面全球性挑戰,彰顯中國智慧。世界各國領導人在聯合國峰會上通過的《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寫到,一切形式和表現的貧困,包括極端貧困,以及不斷升級的暴力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都是人類面臨的全球性挑戰。面對這些挑戰,中國迎難而上,充分發揮政治優勢和制度優勢,構築了全社會扶貧的強大合力,建立了中國特色的脫貧攻堅制度體系。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貧困人口減少近7000萬,為國際減貧事業和反恐斗爭發揮了表率。中國特色扶貧之路及其所帶來的成就,彰顯了我國對建設一個遠離貧困、共同繁榮的世界所做出的積極貢獻,也展現了中國通過消除貧困促進社會和諧穩定,國家長治久安的智慧。面對依然嚴峻且不斷變化的全球反恐形勢,中國實施整體脫貧和共同富裕的重大戰略,將為人類抵御極端思想和恐怖主義,積累有益經驗。

(作者為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