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鏡鑒︰中外軍隊的興盛與衰敗之謎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樓海強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10-25 23:36

歷史鏡鑒︰中外軍隊的興盛與衰敗之謎

習主席指出,歷史上不少軍隊在和平環境下耽于安樂、麻痹渙散,結果被和平打敗,被自己打敗。回溯歷史長河,展望古今中外,戰爭與和平始終是貫穿其間的兩條主線。從唯物辯證法角度來看,戰爭並非“絕對的壞事”,和平也不是只有好的一面。正如美國學者愛•麥•伯恩斯所說,戰爭是“世界上僅有的衛生術、高貴的英雄主義浴場”,和平將使一個民族“沉睡于懶惰的利己主義和沉迷于口腹饕餮的歡樂”。環顧跌宕起伏的世界軍事史,和平積弊往往是一支軍隊從“其興也勃焉”轉向“其亡也忽焉”的罪魁禍首。

一、可怕之瘴,毀掉多少雄師勁旅

古今中外軍隊似乎都自帶“系統漏洞”,誰也不具備對和平病毒的天然免疫力。

在染上“和平病”這個問題上,最富戲劇性的就是中國古代宋軍、遼軍、西夏軍、金軍、蒙古軍的“前赴後繼”。宋朝疆域初步確定之後,統治集團汲取中唐以來地方割據的教訓,以文馭武,自我閹割了中華民族的尚武精神,文恬武嬉之風日盛一日。與遼、夏交戰時,宋軍再也沒有當年“一條桿棒等身齊,打四百座軍州都姓趙”的霸氣,前線將領必須嚴格根據皇帝戰前頒布的陣圖指揮作戰,結果屢屢失利;西夏初期“以兵馬為先務”,與周邊交戰幾無敗績,然而等到國境安寧,統治集團“崇儒尚文”,兵政日弛,最終煙消雲散;遼國號“契丹”,意為“鑌鐵”,也經不起太平日子的消蝕。在與宋國和平互市的一百多年里,遼軍迅速從草原雄鷹變成瘟雞,以致于公元1114年,遼帝親率七十萬大軍東征,卻被寥寥兩萬女真士兵殺得尸橫遍野;女真族生來尚武勇猛,定國號為“金”,寓意要比“鑌鐵”更長久。但自走出白山黑水之後,女真人還是步了遼夏後塵。當蒙古鐵蹄一來,金軍便落花流水。蒙古軍隊雖不肯漢化,卻也抵不住“和平病”的浸染,入主中原不到百年就被趕回大漠。

多少“前車之覆”都換不來“後車之鑒”。擺脫和平積弊與和平環境之間宿命般的糾纏,絕非易事。許多軍隊剛品嘗到和平的滋味,鼓角錚鳴猶在耳邊回響,“和平病”就開始醞釀,只需短短十多年或者數十年的發酵,曾經的英雄氣概便消磨殆盡,魔幻般的蛻變。

拿破侖三世時期的法國軍隊在贏得1859年意大利戰爭後,全歐洲都堅信法軍是不可戰勝的。但這種“迷信”卻被自己打破。恩格斯說︰“1870年的法軍已不是1859年的法軍了。盜用公款、營私舞弊和普遍的假公濟私形成第二帝國制度的主要基礎的這一切也已侵蝕了軍隊。”普法戰爭爆發時,法軍“營地無法設立,因為沒有人知帳幕在哪里;鐵路運轉時間表根本沒有擬定;有些單位沒有火炮,有些單位沒有運輸工具,有些沒有救護設備;倉庫中是空虛的,要塞中缺乏補給。”戰爭最終結局是,拿破倉三世和所屬39名將軍、10萬士兵成了俘虜,法國的歐洲霸權地位被德國取代。

清朝統治者先後打造的八旗、綠營、湘軍、淮軍、新軍,都曾頭頂清軍主力的光環,怎奈誰也沒有堅持多久。分析他們由盛轉衰的周期,大致有一個相同的時長︰30年。八旗軍1644年入關後,便出現追求享樂的傾向,到1673年平定三藩之亂時,戰斗力已嚴重衰退。清朝中期以前的歷次戰爭,綠營兵都起著重要作用,到了1796年川楚教亂時,這支曾經的精銳已無力對付白蓮教。湘軍、淮軍在19世紀五六十年代時,一度能征善戰,但到19世紀末已腐朽不堪。甲午戰敗後,新軍登上歷史舞台,不過,這支昔日以“十八斬”聞名天下的部隊,也很快陷入軍紀渙散、四分五裂的境地。

由此可見,“和平病”的侵襲,哪是什麼“溫水煮青蛙”,簡直是墜崖式的沉淪!也有一些軍隊看似沒有墮落得那麼快,或是因為防治措施起到效果,延滯了發病的進程,或是因為實戰檢驗來得晚了些,“敗絮其中”被一時掩蓋了起來。

陷入和平積弊泥潭不能自拔的軍隊,往往出現整體性的糜爛,從人員到裝備,從靈魂到肌體,從上層到基層,方方面面的問題會越來越嚴重,再強大的軍隊也終將元氣耗盡、救無可救。當戰爭降臨,惟剩一條死路。

當然,起死回生的機會還是有的;只不過須及早糾治,惡化到一定程度就成了絕癥。明朝軍隊從宣宗時期開始浸染“和平病”,四境太平,兵卒一生不見打仗,軍備逐漸廢馳。張居正的富國強兵之策,給國家和軍隊打了一針強心劑,但萬歷年間對張居正的清算,使剛有起色的明軍又繼續敗壞下去。以萬歷十五年罷官在家的戚繼光淒愴死去為標志,這個帝國失去了重整軍備的最好良機。到了崇禎皇帝,無論怎麼勵精圖治,已無力回天。清史學家孟森評論︰“思宗(崇禎帝)而在萬歷之前,非亡國之君;在天啟之後,則必亡而已矣!”

物必自腐而後蟲腐之,軍必自毀而後敵毀之。罹患“和平病”的軍隊,看似亡于戰場、亡于敵手,實則是自身種種沉痾積弊演化的結局。正像木乃伊接觸到空氣立即解體一樣,戰爭給已經失去生命力的軍隊作出了最後判決。過得了和平關,才過得了戰爭關。都說和平是對軍人的最高褒獎,殊不知和平也是對軍人的最大考驗。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