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軍人成為全社會尊崇的職業!推進軍人榮譽體系建設具有重要意義

來源︰軍隊黨的生活作者︰王明哲責任編輯︰楊一楠
2018-11-22 11:38

軍人榮譽與軍人的斗志士氣緊密相連,與軍隊的興衰勝敗休戚相關,也是事關社會價值導向的重要標志。習總書記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提出“推進軍人榮譽體系建設”“讓軍人成為全社會尊崇的職業”,體現了黨中央、中央軍委聚焦實現新時代國防和軍隊建設目標的戰略部署以及對軍隊軍人的親切關懷。

充分理解加強軍人榮譽體系建設的重要意義

加強軍人榮譽體系建設是完成新時代我軍使命任務的重要保障。在美國西點軍校校訓“責任、榮譽、國家”中,“榮譽”是連接“責任”和“國家”的橋梁與紐帶,折射出軍人榮譽來自為國家盡責任的理念。從價值論的角度看,軍人榮譽來自社會對軍人行為的德行和貢獻所給予的價值評判和價值認可,反映了軍人個體與群體的價值。軍人的最高價值就在于出色完成使命任務,軍人的榮譽源于軍隊的職責與使命,崇尚榮譽就是召喚軍人履職盡責、獻身使命。從倫理學的角度看,榮譽能使軍人產生向往光榮、憎惡羞恥的道德情感,從而激發他們的使命感和進取心。古今中外的軍隊無不把英勇頑強、不怕犧牲作為無上光榮的事情加以倡導,把貪生怕死、臨陣脫逃看做是一名軍人的最大恥辱。在軍人榮譽的背後,是對國家利益、民族尊嚴的歷史擔承,沒有任何一種榮譽能像軍人榮譽一樣同國家興衰、民族存亡、人民安危息息相關。當前,我國比歷史上任何時期都更接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目標,我軍作為實現中國夢的重要戰略支撐,肩負著“四個維護”的歷史使命,這是新時代人民軍隊的榮譽所在,是新時代革命軍人守護榮譽、創造榮譽的追求所在。因此,捍衛軍人榮譽,就是確保軍隊有效履行職能使命,就是捍衛國家和民族的尊嚴。

國防和軍隊建設進入新時代,軍人榮譽必須與新時代軍人使命任務緊密相連。從戰斗力生成的發展趨勢看,對軍人能力素質的要求經歷了從“角力”到“角技”到“角智”三個階段的演變。在冷兵器時代,榮譽被授予那些力大無比、舞槍弄棒的優秀“體能型”軍人;在熱兵器時代,榮譽被授予能夠熟練操槍弄炮、會開車駕機的“技能型”軍人;新時代是信息化時代,軍人榮譽應被賦予新的時代內涵,榮譽應當授予那些為打贏信息化現代戰爭作出杰出貢獻的人、特別是“智能型”骨干人才。完善軍人榮譽體系就是與現代戰爭形態相適應、賦予軍人榮譽新的時代價值。

加強軍人榮譽體系建設是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的時代要求。回顧世界軍事史,榮譽感起著黏合劑的作用,把一支支軍隊凝結在一起,書寫出戰爭史冊上的壯麗篇章。1740年,普魯士腓特烈大帝在出征西里西亞前的動員中,通篇都在激勵士兵為榮譽而戰。他的對手、法國杰出軍事戰略家拿破侖更是精心培育士兵的榮譽感,以榮譽凝聚軍心。他的名言“只要有足夠的勛章,我就能征服整個世界”已經成為經典。我軍也在不斷探索創立和發展軍人榮譽體系,尤其是1955年,我軍開始正式實行義務兵役制、薪金制、軍銜制並頒發勛章獎章,軍人榮譽逐漸以制度形式得到固化,逐漸從低級走向高級、從零散走向正規、從落後走向現代,激勵我軍官兵在捍衛國家的安全和獨立、鞏固人民民主專政、保衛社會主義建設的征程中努力奮斗、不斷作出新的貢獻。由此可見,只有不斷提高軍人的榮譽感、獲得感,使他們在全社會範圍內受到廣泛尊崇,才能聚天下英才于軍隊,才能使軍人明榮知恥、不怕犧牲,才能為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提供堅強人才支撐。

加強軍人榮譽體系建設是傳承紅色基因的歷史呼喚。古往今來,軍人榮譽作為軍人貢獻的標志和印記,一直為人們所銘記和稱頌,任何一支軍隊自身傳統的延續都離不開榮譽的激勵。回顧中國軍事歷史,“岳家軍”在積貧積弱的宋朝迫使強大的金軍發出“撼山易,撼岳家軍難”的慨嘆,“戚家軍”在海防並不佔優勢的明朝把凶狠殘暴的倭寇打得抱頭鼠竄。這些以姓氏命名的軍隊之所以有如此戰績,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軍隊中凝聚著一種強大的精神力量,也就是這支軍隊傳承的深沉的榮譽感。同樣,人民軍隊歷史上那些凝結著赫赫戰功的“永不磨滅的番號”,賦予了部隊精神與力量的積澱,賡續了薪火相傳的優良傳統,使我軍不斷從勝利走向新的勝利,創造了軍史上一項又一項榮譽。

習主席在視察原南京軍區機關時,要求部隊把紅色資源利用好、把紅色傳統發揚好、把紅色基因傳承好,教育官兵學傳統、愛傳統、講傳統,始終保持老紅軍本色。中華民族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經歷了多少坎坷,創造了多少奇跡,要讓後代牢記,我們要不忘初心,永遠不可迷失了方向和道路。傳承紅色基因,就要把人民軍隊創造的輝煌和榮譽立起來、傳下去。心理學認為,態度主要由認知、情感和行為三個要素構成,而情感在其中起到了舉足輕重的作用,它不但決定了行為的方向,還影響到認知的形成。傳承榮譽的過程本身就是不斷觸動和激發官兵情感認同的過程。實踐證明,凡是發揚優良傳統、崇尚紅色榮譽的部隊,各項建設往往都能走在前列。我軍在革命戰爭時期的軍事實踐在世界範圍內獨樹一幟,其中所包含的大無畏的犧牲精神、革命英雄主義精神是革命前輩留給我們的瑰寶,這些榮譽是革命前輩留在部隊里的遺傳基因,只有薪火相傳、發揚光大,才能永葆人民軍隊的性質宗旨和本色。近年來,無論在軍事斗爭準備中還是在非戰爭軍事行動的前線,我們到處都能看到“鐵軍”“老虎團”“塔山英雄團”“紅一連”等這些英雄部隊的旗幟,這些偉大的歷史榮譽就是激勵廣大官兵奮勇前進的強大精神動力。

加強軍人榮譽體系建設是塑造愛軍尚武國防精神的現實需要。從價值論的角度分析,社會價值導向是國家和社會為了實現社會治理的根本目標而提倡的社會總體價值指向,對社會各成員的價值取向產生引導和制約作用,使社會在價值多元的情況下形成對社會主導價值體系的認同。實現黨在新時代的強軍目標,必須在全社會塑造尊崇軍人、擁護國防的良好氛圍。世界軍事強國無不重視培育崇尚英雄、關愛軍人的社會價值導向。近年來,俄羅斯在勝利日閱兵完畢後增加了“不朽的軍團”游行活動,民眾手舉參加過衛國戰爭的親人照片與幸存的老兵一起游行,表達對老兵的敬意,這項活動極大激發了普通群眾的愛軍熱情。

軍人為國家和社會提供安全保障,理應獲得崇高的社會地位和相應的榮譽獎勵。瑞士軍事理論家約米尼曾說過,“如果政府不采取措施培養人們的尚武精神,那麼它為建設軍隊所采取的一切最好的措施也都將是徒勞的”。長久的和平環境使軍隊和軍人的價值趨于隱性,社會文化中敬畏戰爭、崇敬軍人的國防精神出現淡化,軍人榮譽屢遭忽視甚至輕視。但一個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沒有英雄,更不能沒有崇拜英雄的社會文化。推進軍人榮譽體系建設是培育全民國防心理、形成健康價值導向的重要舉措。

準確把握推進軍人榮譽體系建設的時代要求

經過幾十年的探索實踐,我軍業已形成了一套特色鮮明、實在管用的榮譽制度。國防和軍隊建設進入新時代,軍隊組織結構、力量體系重塑和軍隊職能使命拓展對軍人榮譽體系建設提出了新的體系設計要求。

軍人榮譽和國家榮譽應相統一。軍人榮譽體系建設建立在軍人職業特殊性的基礎上,但這並不意味著軍人榮譽區別于或高于其他形式的國家榮譽,我軍的軍人榮譽體系是國家榮譽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恩格斯說過,“每個社會集團都有它自己的榮辱觀”,榮譽是帶有鮮明的階級性、政治性的。我軍作為黨絕對領導下的人民軍隊、作為無產階級革命軍隊和社會主義國家的軍隊,所崇尚的榮譽是以黨、國家和人民的利益為最高標準的榮譽,堅持黨性、民族性和人民性的統一,真正實現了黨、國家、軍隊和軍人榮譽的有機統一。在我國和人民軍隊中,榮譽只能屬于並且永遠屬于那些忠誠于黨、熱愛人民、報效國家、獻身使命的革命軍人,必須把推進軍人榮譽體系建設納入國家榮譽體系建設總體布局通盤考慮。

精神榮譽和物質榮譽應相統一。當前,軍人的收入保障、社會地位與經濟社會發展存在不平衡的問題,靈活多樣、分類設置、科學合理的待遇保障和物質激勵,無疑能有效激發軍人干事創業的動力,提高他們的社會地位和職業榮譽感。但同時,按照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榮譽屬于人類高級需求,但它並不是在低層次剛性需求滿足之後才顯現主導作用,歷史上無數軍人在自己的基本生存和生活需求得不到滿足的條件下,依然為了榮譽奮不顧身、前赴後繼。軍人“向死而生”的價值追求決定了軍人榮譽是佔據軍人內心主導地位的高層次需求。美國二戰中那些名將,大多是在戰前的和平環境中不受地方高收入的引誘,不為自己職務升遷的緩慢而見異思遷的人,而是在理念的支撐下長期默默按照優秀職業軍人的要求塑造自己。這充分說明,一支軍隊單純依靠物質激勵是走不了多遠的,軍隊發展壯大的重要支柱在于精神榮譽之“魂”。尤其是隨著國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高,個人價值實現需求正在逐漸取代溫飽需求上升為人的第一需求。推進軍人榮譽體系建設就是要在適度、合理保障軍人物質需求的基礎上,著力建設其精神高地。

榮譽載體和政策制度應相統一。載體是榮譽的外在表現,制度是榮譽的內在支撐,二者缺一不可。榮譽是軍人永恆的價值追求,而榮譽載體能為這種情感提供養料。自歐洲古羅馬軍團開始,西方國家逐步探索用實物獎賞戰事有功人員的辦法,至今已形成了成熟的體系。設計具有中國軍隊文化認同、涵蓋全面到位、軍地協調通用、具有權威性公信力的榮譽載體形式,形成包括勛章徽章、榮譽稱號、表彰獎勵、場館基地、物資獎勵等在內的綜合系統,有利于直接激勵軍人實現自我認同和社會認同,提高軍事職業吸引力和軍人社會地位,有利于激勵官兵見賢思齊、追求卓越,有效鼓舞軍心士氣,也有利于推動全社會形成尊崇軍人、尊愛英雄的良好風尚。政策制度具有根本性、全局性、長期性和穩定性,是軍人榮譽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和堅強保障。我軍榮譽培育的關鍵環節,就是從政策制度入手破除發揚榮譽的矛盾障礙。要適應我軍政策制度改革,建立健全讓軍人成為全社會尊崇職業的配套政策制度,完善軍人在全社會的撫恤優待制度和軍人軍屬權益保護制度,完善我軍平戰有別、專業有別的功勛榮譽制度體系,完善特色鮮明、接軌國際、世界一流的中國軍人榮譽制度,彰顯軍人的職業榮譽、激發軍人的光榮感使命感。

軍人要以實際行動回報黨、國家和人民賦予的榮譽地位

黨的十九大向全社會明確了軍人群體的地位作用。軍人榮譽體系建設寄托著人民的期望和厚愛,承載著黨中央、中央軍委對軍人的親切關懷。全軍廣大官兵一定不能辜負黨和人民的關懷與期望,按照黨的十九大的要求和黨中央、中央軍委的部署,毫不動搖地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堅決听從黨中央、中央軍委和習主席指揮,始終聚焦備戰打仗,全面提高自身素質,鍛造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的精兵勁旅,永葆人民軍隊的性質宗旨和本色。

要扎實錘煉過硬本領。軍人榮譽體系建設意味著全社會對軍人貢獻與功績的敬重和向往。社會和人民對軍人的希望很大程度上表現為期待軍人在保衛祖國、建設祖國的崗位上恪盡職守、建立功勛,期待自己遇到困難時解放軍能給予有力的幫助。對軍人而言,分量最重的軍功章便是人民的禮遇、群眾的尊崇。因此,軍人應當加倍勤學苦練、努力學習高科技知識,掌握應有的技術和本領,以時不我待、只爭朝夕的趕超意識,緊緊追蹤世界新軍事變革進程,鑽研新戰法、攻克新技術、掌握新裝備、研究新理論,不斷提高軍事素質、科技素質、政治素質,努力做“四有”新時代革命軍人。要緊緊圍繞建設信息化軍隊、打贏信息化戰爭的目標要求,堅持從實戰需要出發,樹立真打實備思想,真正掌握信息化條件下治軍建軍和領兵打仗的特點和規律。

要努力塑造良好形象。兵法曰︰“居則有禮,動則有威,進不可當。”“軍容孰整”不僅被軍事學家列為決定勝負的重要因素之一,也是人民心目中這支軍隊是否值得尊崇的標志。“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不屈不撓、艱苦奮斗、勇往直前是古代衛國將士的樣子,那麼新時代軍人的樣子就是習主席強調的“有靈魂、有本事、有血性、有品德”。一是講求實,不唯書不唯上不唯我,也不拘泥于過去的經驗,只唯實,讓“軍方發布”成為社會權威聲音;二是講法紀,嚴格按法規、按原則、按政策、按制度、按程序辦事,自覺用剛性的規範指導和約束行為;三是講文明,做社會道德先鋒、學習模範,做嚴守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明白人”,做令行禁止不逾矩的老實人,做自覺抵制各種誘惑和歪風邪氣的正派人,用堅韌、禮貌、謙虛、友善的行為作風彰顯大國軍隊的良好形象。

要積極引領社會風向。在社會生活中,高尚的道德品質具有正向價值引領和引導作用。對同一個價值主體來說,道德性越強,其正向價值就越大。古往今來,一支有素質的軍隊,其成員始終是社會道德的楷模,言行舉止必須嚴格符合條令條例規範,道德品行要成為大眾的標桿榜樣、民族精神的脊梁。解放戰爭時期,我軍進入上海城後寧願露宿街頭也不進入民宅的良好形象,贏得了人民群眾的信任和世界人民的贊譽,這不僅使文明成為新中國的一大價值取向,也為以後軍人享有很高的社會地位和人民群眾的信任擁戴打下了堅實基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軍隊要繼續走在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建設前列,發揮“四有”新時代革命軍人的引領、先導作用。

(作者單位︰軍事科學院軍隊政治工作創新發展研究中心;《軍隊黨的生活》•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