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中國制造”的品質革命

來源︰《求是》作者︰黃群慧責任編輯︰楊帆
2018-11-22 16:05

中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高質量發展的微觀基礎是更高質量的產品和服務,推動高質量發展對中國制造的品質提出了更高要求。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對中國制造轉型升級作出重要論述,強調中國要從制造業大國邁向制造業強國。我們必須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和黨中央的部署行動起來,推進中國制造的品質革命。

一、有必要來一場中國制造的品質革命

經過改革開放40年的快速工業化,我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一制造大國。但與不斷升級的世界消費市場需求相比,與主要工業發達國家的制造水平相比,與推動高質量發展的時代需要相比,我國制造業在很多方面還存在較大差距,推動制造業加快實現質量效益提高、來一場中國制造品質革命的要求十分迫切。

滿足消費升級的需要。隨著世界工業化進程的深入,消費型社會日益成熟,人類社會對于生活品質和產品質量的要求越來越高。有學者預言,如果說20世紀是生產率的時代,那麼21世紀是質量的時代。當前,隨著我國經濟進入高質量發展階段,人民群眾對高質量產品和服務的需求日益旺盛,我國制造業亟須在提供高質量消費產品方面取得新的進展。制造業作為立國之本、興國之器、強國之基,其質量關系到一國經濟發展質量和經濟競爭力的水平。為了促進產品和服務質量的不斷提升,世界上眾多國家都把提高質量上升為國家戰略。當前,一些世界制造強國正通過技術創新和管理創新,在滿足不斷升級的世界消費市場方面謀取先機。我國要在激烈的國際市場競爭中取得優勢,提高中國制造的質量和品質極為關鍵。

建設制造強國的需要。就我國制造業的發展情況看,雖然我國已是全球第一制造大國,但制造業大而不強的問題十分突出。比如,我國的制造產品大部分能夠滿足功能性常規參數的要求,但在功能檔次、可靠性、質量穩定性和使用效率等方面都有待提高。我國高端優質制造品牌還很缺乏,在全球知名品牌咨詢公司國際品牌(Interbrand)發布的2017年度“全球最具價值100大品牌”排行榜中,中國制造業產品品牌僅佔2席。就發達工業國的歷史經驗看,它們大都有通過一場質量革命來實現制造質量歷史性飛躍的經歷,比如德國從19世紀80年代開始著力塑造“德國制造”,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掀起“質量救國”熱潮。因此,對于中國制造業而言,亟待通過一場品質革命,實現中國制造產品質量的根本性提升,塑造一批高端品牌,從而實現中國制造業從大到強的轉變。

推動高質量發展的需要。推進中國制造的品質革命,其意義不僅在于促進制造業自身從大到強的轉變,還在于這是推進經濟高質量發展和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必然要求。高質量發展的最終目的,就是要通過提供更高質量的產品和服務,以更好地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制造業作為實體經濟的主體,其質量高低對于人民美好生活需要的滿足程度影響最為直接,能否提高中國制造的供給質量,直接決定了中國經濟質量優勢能否形成,決定了中國經濟能否實現從高速增長轉向高質量發展。就建設現代化經濟體系而言,通過推進中國制造的品質革命,可以大幅提高高端制造產業的供給數量,從而大大提高實體經濟供給體系的質量,有效化解供給側結構失衡矛盾,促進現代化經濟體系的建設。

二、重點解決兩方面問題

當前,影響中國制造品質的因素主要來自兩個方面,一方面是基礎能力不足,另一方面是發展環境有待改善。

基礎能力方面的不足。影響中國制造品質提升的基礎能力主要包括國家層面的質量基礎設施支撐能力,產業層面的產業共性基礎能力,以及企業層面的技術創新能力和管理創新能力。

國家層面的質量基礎設施主要包括計量、標準、認證和檢驗檢測四項活動,它們旨在保證社會經濟活動有依據、有保證、可測量、可信任。總體而言,這些年我國國家質量基礎設施支撐能力在不斷提升,但相比發達工業國的水平還存在差距。比如,中國主導制定的國際標準才剛剛接近1%,我國被承認的校準測量能力只相當于美國能力的53%,這在很大程度上制約了我國制造業質量水平的提升。

產業層面的共性基礎能力就是所謂的“工業四基”(關鍵基礎原材料、核心基礎零部件、先進基礎工藝、產業技術基礎)的提供能力。“工業四基”一直以來都是制約我國制造業發展和質量提升的瓶頸。我國關鍵基礎材料和核心基礎零部件對外依存度比較大,其中50%的機械核心基礎零部件依靠進口,一些關鍵工作母機、高端醫療設備、高端精密儀器及其核心元器件也主要依靠進口,很多先進基礎工藝和產業技術基礎我們還不具備。

企業層面的技術創新能力和管理創新能力是企業產品和服務質量提升的關鍵動力和直接決定因素。目前來看,我國已有一批先進制造企業具備了較強的技術創新能力和管理創新能力,一些行業甚至達到世界領先水平,但總體上還是相對落後。從原國家質檢總局發布的2015年制造業質量競爭力指數看,在構成制造業質量競爭力的6項三級指標中,研發與技改能力和質量管理水平兩項得分是最低的。這表明,技術創新能力和管理創新能力仍是我國制造業發展的短板所在。

發展環境方面的障礙。制約中國制造品質提升的環境因素十分復雜,比如工匠精神缺失、政策導向有偏差、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尚未形成,等等。

從社會文化方面看,雖然歷史上我國一直不缺少對工匠精神的推崇,但近些年來傳承和發揚工匠精神的環境建設和制度基礎有所削弱,房地產、金融領域對制造業人才的虹吸效應顯著,制造業內部對營銷技巧的重視遠高于對制造環節生產工藝改善和質量提升的重視,制造環節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變得日益稀缺。

從政府政策導向看,長期以來在低成本快速工業化發展思路驅動下,一些地方政府更多關注經濟增長、財政收入、大企業數量等能夠快速顯示政績的規模指標,缺少制度設計來鼓勵生產高質量的產品,必須在政府政策導向上有新的思路。

從市場環境看,統一開放、公平競爭的現代市場經濟體系還需進一步發展和完善,市場中產品“優不勝、劣不汰”“優質不優價”以及“劣幣驅逐良幣”的問題還比較突出。近些年以電子商務為代表的新興商業迅速發展,客觀上也帶來了一些新的監管不到位的問題。

三、各方協同發力推動中國制造品質革命

推動中國制造的品質革命,需要用系統性思維從社會經濟的各個方面著手。這就要求以大質量觀為指導,建立涵蓋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等多領域,企業主導、政府服務、各種社會組織共同參與的全面推進的質量管理體系。

協同推進企業技術創新、管理創新與制度創新。技術是品質領先的保證,領先的品牌企業都是堅持通過加大技術投入、培育技術能力、積極推進技術創新來追求技術領先戰略的。但僅僅技術創新是不夠的,要突破中國制造的瓶頸——“工業四基”問題,必須使技術創新與管理創新、制度創新協同推進,通過管理創新形成全流程、全企業、全社會的卓越質量管理體系,通過制度創新不斷建立和完善有效的激勵約束機制,以奠定全社會共同努力、各方面激勵相容的持續改善中國制造品質的制度基礎。

協同推進企業家精神培育與弘揚工匠精神。持續創新、不畏風險是企業家精神的核心內涵,精益求精、專心致志是工匠精神的基本要義。推動中國制造品質革命,一方面需要培育和發揚持續創新的企業家精神,以企業家精神促進制造企業戰略轉型,進而推動制造業從中低端向中高端轉型,提升整體制造業品質;另一方面需要培育和弘揚精益求精、追求卓越的工匠精神,通過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不斷改善制造企業的工藝和技術,進而持續提升制造產品的質量和信譽,二者缺一不可。

協同推進社會文化環境改善與經濟激勵機制完善。一方面,要逐步改善我國社會文化環境,重視實體經濟的發展,尊重工匠精神,提高全社會的質量意識,改變重視增長數量忽視發展質量的政績觀,積極推進專注品質、精益求精的質量文化建設。另一方面,一種精神或文化的培育,僅靠宣傳教育、社會倡導是不夠的,往往要經歷社會文化環境與經濟法律制度相互作用的復雜漫長過程,需要把改善社會文化環境與完善激勵制度相協同。當務之急是要切實解決“脫實向虛”問題,同時改革完善職業培訓體系、社會保障、薪酬和獎勵等制度,形成有利于現代產業工人精益求精、專注品質的激勵體系。

協同推進國家質量基礎設施建設與企業質量品牌管理體系建設。一方面,要從國家戰略高度重視標準、計量、認證認可和檢驗檢測工作,不斷完善政府質量監督管理體系。圍繞制造業升級的需要,加快制定和實施與國際先進水平接軌的制造業質量、安全、衛生和環保節能標準,進一步提高我國校準測量能力,強化我國認證在國際上的影響力和對貿易規則的主導能力。另一方面,強化企業質量主體地位,支持企業加強品牌建設。積極推進企業健全質量管理體系,加強全面質量管理,充分使用當代信息技術提高質量管理科學化和現代化水平。支持和鼓勵企業努力打造自主品牌,加大品牌國際化步伐,不斷提升品牌價值和效應。培育一批專業的品牌服務機構,持續提高品牌管理的專業化水平。

協同推進質量法制體系和市場體系建設。一方面,加大完善有關產品安全、產品擔保和產品責任等方面的法律,強化運用法律手段解決產品質量方面的突出問題。完善產品責任制度,並在產品質量法等法律規定中予以細化,加重賠償責任,加大對消費者的保護力度,強化精神損害賠償和懲罰性賠償制度。完善我國的產品瑕疵擔保責任規定,保護消費者的合理預期,提振消費信心。另一方面,要進一步完善市場體系,加快建設統一開放、信息透明、競爭有序的市場體系,形成有利于中國制造質量品牌建設的市場機制。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所長)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