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歷史虛無主義所謂“尊重”史料的假面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中國社會科學報作者︰侯西安責任編輯︰楊帆
2018-11-27 14:55

隨著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中西方文化之間、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意識形態之間的矛盾沖突越來越尖銳劇烈。近年來,歷史虛無主義的傳播蔓延更是成為某些西方國家對我國進行文化滲透和制度顛覆的重要方式。它以虛無主義的態度貶低傳統、歪曲歷史,否定歷史發展的內在邏輯,輕率地對待歷史和文化遺產。這種社會思潮在表面上呈現出一種歷史研究的理論色彩,以後現代歷史學等為旗號,而實質上是任意地曲解、割裂、涂抹甚至偽造史料,以精心挑選的歷史細節來割裂歪曲歷史,從而達到借否定歷史來否定現實的目的。從這個意義上講,批判歷史虛無主義對于捍衛我國文化和制度安全意義重大。而在對歷史虛無主義的批判中,揭開其所謂“尊重”史料的假面顯得尤為重要,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有效應對其帶來的各種挑戰。

歷史虛無主義所謂的“尊重”史料

歷史虛無主義對科學歷史觀最尖銳的挑戰,其實是在對歷史的“碎片化”解讀中所深度隱藏的“偽史料”的傳播。這種挑戰之所以尖銳,是因為“偽史料”以頗具蠱惑性的外觀示人,而這一做法的荒謬性不易被發現和批駁。眾所周知,“碎片化”本身是一個不包含歷史評價意味的中性概念,比如對于某個歷史時期的一些新史料的發現和整理等。歷史虛無主義在發現和整理新史料的時候,往往也自我標榜所謂的“價值中立”,試圖把歷史事實不帶主觀色彩地客觀化呈現出來。在這些所謂的“歷史呈現”過程中,直接的偽造歷史還是容易被察覺核實的。

問題的關鍵在于,歷史虛無主義以“碎片化”的方法對史料抽象地、非歷史地進行顯微放大或者刻意遮蔽,就會出現把“螞蟻”變成“大象”,“大象”又會在歷史中消失的情形。例如,中國共產黨為了中國人民的和平解放領導了解放戰爭,然而有些歷史虛無主義者卻蓄意歪曲和丑化這段歷史,他們或將戰爭雙方所采取的軍事策略等同視之,或對戰爭中的死難者不加區分地致以同情或憐憫。再如,一些人出于各種目的,試圖以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或者是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尤其是妄圖以偏概全、以點帶面地否定改革開放40年的輝煌歷程。這種歷史觀的蠱惑人心之處,首先在于其自我標榜的對于歷史事件立場的所謂不偏不倚性;其次從史料的真實性來看,表面上好像抓住了一些現象,似乎沒有造謠、污蔑和虛構歷史,從態度上看好像還是尊重歷史事實的。這種敘述如果只從表象來看,好像尊重歷史事實,貌似客觀公正,大約很難被歸入歷史虛無主義。然而事實真的如此嗎?答案是否定的。

如何評價歷史虛無主義的“尊重”史料

如果僅僅從史料學角度來看,如上的敘述似乎沒有什麼破綻。但是從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的哲學方法論來看,其唯心史觀的歷史虛無主義面目就會暴露無遺。

其一,所謂的“價值中立”實際上是對價值取向的更深層隱藏。我們可以以解放戰爭為例說明這一點。解放戰爭是中國共產黨領導全國各族人民為推翻國民黨反動派專制統治而進行的斗爭,戰爭雙方所采取的戰略戰術在性質上有根本區別,但所謂“價值中立”的偏袒卻是以不偏不倚的面目出現的。

其二,其所陳述的史料完全是“碎片化”的“私人敘述”,這樣的史料從唯物史觀視角看可稱之為“偽史料”,因為這樣的史料既沒有世界歷史的大背景,也沒有以國共兩黨斗爭為主線的中國現代史的真實內容展開,並在這一展開過程中看到這個“碎片”所瓖嵌的真實位置。作為一個掐頭去尾、與其整體失去任何因果聯系的“碎片”,這種所謂的“史料”已經完全喪失了真實“史料”的內涵。正如德國古典哲學集大成者黑格爾所言,割下來的手就失去了它的獨立存在……只有作為有機體的一部分,手才可以獲得它的地位。這樣的“史料”迷惑人的地方就在于,其具有“真實”的外觀。如果不掌握唯物史觀科學方法論,就很難看破其“真實”外觀背後“偽史料”的真相。其實,歷史虛無主義者肆無忌憚地歪曲黨史國史軍史,污蔑人民領袖,抹黑英雄人物,以及在歷史問題上把演義當歷史,把八卦當真實,把惡搞當時尚,這些做派一眼就可以看穿,屬于顯性的“偽史料”。相較之下,具有真實外觀的“碎片”史料則屬于隱性的“偽史料”。它與顯性的“偽史料”異曲同工,由于更具有迷惑性,因而更不易為人們所發現。

其三,其所陳述的史料以偏概全,把支流當主流,把部分當整體。對于歷史虛無主義抹黑黨史國史軍史所依據的一些史料,有時也不太可能一概地認定是“偽史料”。但是這些歷史事件所形成的史料,往往發生在我們黨領導人民進行革命、建設和改革的特定時期。這樣的史料認定似乎也符合科學性的原則,不存在抹黑和污蔑的問題,但這是一種邏輯學上的偷梁換柱和以偏概全。把我們黨在特定歷史條件下所發生的某些失誤無限放大,完全遮蔽和抹殺中國共產黨人為了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而作出的卓越貢獻和巨大成就,以及宵衣旰食、夙夜在公的偉大精神,就會完全遮蔽歷史的主流與整體性。那種妄圖否定改革開放的意見,同樣是用以偏概全、攻其一點不及其余的手法來抹黑改革開放的整個歷史進程,否定改革開放對于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歷史功績。習近平總書記在新進中央委員會的委員、候補委員學習貫徹黨的十八大精神研討班上的講話中指出︰“不能用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也不能用改革開放前的歷史時期否定改革開放後的歷史時期。改革開放前的社會主義實踐探索為改革開放後的社會主義實踐探索積累了條件,改革開放後的社會主義實踐探索是對前一個時期的堅持、改革、發展。對改革開放前的社會主義實踐探索,要堅持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分清主流和支流。”這一重要論斷為我們堅持唯物史觀、揭穿割裂歷史的虛無主義言論提供了重要的方法論指南。

真正科學地重視和尊重史料

我們批判歷史虛無主義以“尊重”史料為名偷天換日地販運“偽史料”之實,但並不是一味地反對對史料的合理尊重、細致挖掘和嚴密考證。其實,對于歷史的合理性評價和對史料的真實性進行嚴密考證,是歷史研究不可或缺的“雙翼”。只是在歷史研究的不同時期,史學界可能對歷史評價與史料考證關注度和側重點有所不同。我們反對歷史虛無主義所謂史料考證和細節關注,是為了揭穿其在價值客觀性外衣深深包裹下的強烈的價值立場。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所指出的,“歷史虛無主義的要害,是從根本上否定馬克思主義指導地位和中國走向社會主義的歷史必然性,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歷史虛無主義無論怎麼對于歷史細節進行考證,事實上終極目標都是歪曲近現代中國革命歷史,抹黑黨的歷史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抹黑改革開放40年的歷史,丑化黨的領袖和人民英雄。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人民立場是中國共產黨的根本政治立場,是馬克思主義政黨區別于其他政黨的顯著標志。”因此,在應對歷史虛無主義不斷變換手法進行挑戰的過程中,我們應當矢志不渝地堅持唯物史觀,在史料考證和評價中堅決反對以所謂的“價值中立”歪曲或丑化歷史,公開申明我們的人民立場。隨著歷史研究的不斷深入,我們既要對黨史國史軍史和改革開放歷史中磅礡輝煌的宏大歷史場景、人民領袖和英雄楷模的偉大事跡有所了解,又要進一步對宏大歷史場景背後的具體歷史情景和細節有所了解,以及對他們作為普通人的日常生活和情感世界有所了解。我們要揭開歷史虛無主義偽史料的“面紗”,就要在理論批判的同時,關注人民領袖和英雄楷模為了國家的主權獨立、人民的自由幸福所付出的巨大犧牲和所作出的重要貢獻的具體、感人的真實史料,生動具體地展現偉大社會變革中廣大人民群眾生存狀況翻天覆地的變化和對中國共產黨的衷心擁護。比如,近日中央軍委批準的全軍掛像英模林俊德,他的模範事跡得到廣泛傳頌,其史料細節也被拍成電視劇《馬蘭謠》為國人所熟知。這樣的史料傳播使人們既看到人民領袖和英雄楷模的偉大之處,更通過史料細節展現他們的真實情感和普通人的一面。這樣的真實史料的挖掘和展現,正是揭穿歷史虛無主義偽史料假面的重要途徑。

(作者系福建師範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