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助大數據推進聯合作戰訓練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聖勇責任編輯︰楊一楠
2018-12-04 07:49

認清未來聯合作戰基于數據決策指揮特點,聚力抓好相關作戰大數據建設,借助數據化推進聯合作戰實戰化訓練,進而為遂行體系作戰打牢基礎,不失為提高實戰水平的重要路徑之一。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借助大數據推進聯合作戰訓練

■張聖勇

引言

當今世界已跨入大數據時代,未來戰爭將具有極為顯著的“大數據之戰”特征,得數據者得優勢,數據在很大程度上決定著戰爭勝敗。認清未來聯合作戰基于數據決策指揮特點,聚力抓好相關作戰大數據建設,借助數據化推進聯合作戰實戰化訓練,進而為遂行體系作戰打牢基礎,不失為提高實戰水平的重要路徑之一。

借助大數據推進聯合作戰訓練是大勢所趨

1980年,著名未來學家阿爾文•托夫勒曾作出預言︰“如果說IBM的主機拉開了信息化革命的大幕,那麼大數據則是第三次浪潮的華彩樂章。”如今,大數據在醫療、教育、商業、體育等領域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同時也極大地促進了世界各國軍隊的轉型發展,成為推動軍事訓練的重要力量之一。

數據化訓練是“數據戰爭”的內在要求。信息化戰爭形態與機械化戰爭形態相比,顯著的區別之一就在于基于系統、面向信息和數據實施作戰指揮與行動,從某種意義上講,信息化戰爭就是“數據戰爭”。作戰勝負,某種程度上是大數據軍事應用能力的比拼。完善的大數據軍事分析系統,能夠全面分析聯合作戰所涉及的安全形勢、武器裝備、人員素質、訓練水平等多類海量數據,從而為聯合作戰提供及時、管用的數據情報,滿足作戰需求。相應地,作為未來戰爭預演的軍事訓練,越多借助數據越能形成訓練效益,為推進聯合作戰訓練、轉變戰斗力生成模式、提高基于信息系統的體系作戰能力提供科學的方法支撐。

借助大數據推進軍事訓練符合戰訓一致原則。戰爭形態決定訓練形態,作戰方式決定訓練方式,用“數據”理念指導軍事訓練,用數據化主導軍事訓練行為,是戰訓一致指導原則的必然要求。大數據的基本原理是通過信息獲取、傳遞、整合、分析、判斷和分發過程,以海量的數據記錄軍事訓練的各個細節,探索隱藏其中的特點規律,提出科學合理的意見建議,為更好地開展軍事訓練工作提供有力支撐。當前,發達國家軍隊聯合作戰訓練轉型,主要是利用先進信息技術推進軍事訓練數據化,實現用敵我雙方真實數據拉近並塑造未來實戰,用打出來、練出來的數據指導軍事訓練創新實踐,基本解決了“像打仗一樣訓練、像訓練一樣打仗”的難題。對于後發國家來說,許多軍事訓練問題和環節要想克服依賴經驗判斷,解決組訓難、對抗難、檢驗難、評估難等問題,就必須重視數據建設,提高用數據分析規律解決難題的能力。

加大聯合作戰備戰與訓練數據建設力度

數據庫建設越全面,聯合作戰備戰和訓練的根基也就越扎實,平戰一體程度也就會越高,越能夠推進聯合作戰訓練實現變革。

建立健全聯合作戰訓練數據庫。統籌軍事數據化建設整體布局,建立健全定位準確、責權統一、功能齊全的數據建設管理機構,統一制定數據建設長期發展規劃,發布數據建設標準,指導協調聯合作戰各領域數據工作。著眼聯合作戰軍事訓練需求,立足部隊信息化建設水平實際,在統一的軟硬件平台標準下,應特別抓好聯合作戰訓練數據庫建設。主要包括未來聯合作戰潛在對手情況數據、地形環境數據、裝備人員數據等,並對平時訓練進行全過程、全要素量化管理,為預案制定、訓練分析等提供大數據支撐。建設訓練資源數據庫,主要用于指導和規範訓練實施,輔助開展作戰訓練研究,為設置訓練環境條件、保障訓練運行提供參照依據。

制定聯合作戰數據發展體系標準。可以預見,隨著軍事實戰活動的不斷深入,聯合作戰數據將呈爆炸性增長。因此,為便于數據采集、存儲,必須建立訓練管理等數據相關標準體系,對海量數據格式進行統一,規範數據報送、管理。制定數據分類與處理標準,統一明確訓練數據標準、訓練數據分類與代碼標準、訓練數據采集標準、訓練數據分級存儲標準等,真正把數據格式統一起來,把數據的采集、流動、存儲等全過程規範起來。制定數據支撐環境建設標準,區分硬件和軟件兩個方面,規範管理操作規程,配備容災備份與保密措施,保證數據建設運行順暢。制定數據交換共享標準,探索建立各專業系統之間數據查詢共享機制,明確數據交換共享的標準格式、標準流程、交換權限等,提高建設使用效益。

基于數據庫建立聯合訓練信息系統。在完善數據庫建設基礎上形成數據使用鏈,實現訓練信息資源雲端化、計劃管理體系化、質量分析數據化等功能。建立聯合作戰仿真系統,包括戰場態勢可視化呈現、作戰想定編程、作戰裝備管理、仿真過程重演等。其中戰場態勢可視化,包括作戰過程中各實體的數量、位置、狀態變化,交戰過程、運行軌跡、性能變化,作戰行動以及傷亡情況等。作戰過程仿真重演,可基于實時數據實現訓練過程的重現和分析等。

注重對聯合作戰數據的挖掘應用

強化數據分析提高聯合作戰訓練的針對性。只有作戰預案針對性強,聯合作戰訓練的針對性才會更強。因此在制定未來聯合作戰預案時,必須基于大數據全面分析態勢,把預案做細做實做全面。借助數據理清未來可能與誰打、在哪打、怎麼打。資料顯示,美軍印太司令部每年通常組織多次各類演習。這些演習往往針對不同情況展開,其前提就是在數據積累與分析基礎上,結合形勢變化產生、更新預案,充實推演內容,完善演練方案。

強化數據應用推進作戰理論創新。軍事理論是作戰和訓練的牽引,軍事訓練反過來又促進軍事理論的豐富發展。實現這種良好互動,既需要分析過往戰爭各方的參戰數據,得出經得起時間檢驗的理論成果;也需要分析現實訓練產生的新的海量數據,提高理論創新的科學性。強調依托數據推進作戰理論創新,也是因為現代戰爭往往是一場戰爭一種理論,理論更新速度快;作戰更加強調精確打擊,避免傷及無辜造成不必要的被動。而數據的重要特征就包括靈巧化、個性化、精確化,能夠滿足作戰理論設計的特殊需求。

運用數據引領深層次訓練發展。2014年為迎戰世界杯,德國隊利用某款訓練評估系統,對球員跑動、傳球、射門等數據進行捕捉和分析,實時呈現球員的運動軌跡、進球率、攻擊範圍等情況,並以此研究訓練規律,優化球隊戰術,最終奪冠。借助大數據解決制約軍事訓練轉型發展的軟肋和短板,必須參考潛在對手兵力編成、武器裝備、戰術思想等數據,建強專業化藍軍部隊,為實戰化練兵提供形神兼備的作戰對手;參照現代典型作戰行動中的兵力部署、作戰樣式、行動方法等數據,構設逼真戰場環境,為部隊提供近似實戰的訓練條件;研制完善指揮對抗、兵棋推演、毀傷效能評估等系統和模型,為部隊模擬訓練、網絡訓練、基地訓練提供平台支撐。

借助數據標準加強訓練評估。訓練是部隊最大量、最經常的中心工作,但要摒棄過去那種“中心不居中”的問題,在加強訓練監察管理的同時,也要善于借助數據化手段實施評估。以大數據標準化區分真訓假訓,聯合訓還是形式化、表面化、走過場,使聯合訓練真正回歸實戰化的本來要義。可考慮建立基于部隊演習、武器裝備效能實驗等數據的能力評估數據庫,並為評估作戰能力、檢驗戰法訓法、開發仿真系統、論證裝備需求等提供支撐。借助數據分析,遵循訓練基本規律,合理進行單一要素訓練和多要素綜合訓練,分隊自行訓練和部隊聯合訓練,營區內訓練和野外訓練,就近訓練和作戰任務地域適應性訓練,堅持聯合作戰訓練實戰化常態化不動搖,以練就官兵的鋼筋鐵骨,實現由訓練場直接走向戰場的跨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