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謀位子又推擔子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黃錦明責任編輯︰楊一楠
2018-12-05 08:19

在軍隊,無論什麼崗位,都是出征打仗的戰位,都系著國家安危、戰爭勝負。肩膀過得硬,不怕挑擔子,組織就有可能給位子。千方百計謀位子,又想方設法推擔子,這是政治不強、黨性不純的表現,不但損毀形象,還會誤了備戰打仗的事業。請關注今日《解放軍報》的報道——

不能謀位子又推擔子

■黃錦明

許世友任南京軍區司令員時,一個干部跟他講︰“我的身體很好,到哪里都能干一二十年。”許世友說︰“你去加強第一線好不好?”那位干部回答︰“哎呀!這個我可不干啊!”要位子不要擔子,難怪許世友說“真替他難為情”。

平心而論,一個人實現理想抱負,需要崗位作平台。但崗位畢竟不是虛設的位子,更不是迎合個人需求的工具。崗位,首先意味著責任、擔子,它是因事而設的,而非因人而設的。在軍隊,無論什麼崗位,都是出征打仗的戰位,都系著國家安危、戰爭勝負。肩膀過得硬,不怕挑擔子,組織就有可能給位子。千方百計謀位子,又想方設法推擔子,這是政治不強、黨性不純的表現,不但損毀形象,還會誤了備戰打仗的事業。

真正的軍人,總是視使命高于天、視責任重于山。在彈雨橫飛的戰場上,為什麼指揮員能站在最前頭,揮著駁殼槍高喊“跟我沖”?我軍首次授銜時,為什麼戰功赫赫的許光達接連3次提交降銜申請,要求“授我上將銜,另授功勛卓著者以大將”?進軍西藏路途艱險、環境惡劣,為什麼黨代表李狄三毫不畏懼,敢于“向黨要一副擔子挑在身上”?就是因為他們心里裝的是使命和任務,而不是做官與安逸。實踐證明,只有心里裝著使命、裝著責任,軍人才能鐵肩擔當、建功立業。

這幾年,部隊抓改革落實、抓練兵備戰任務重壓力大。特別是軍隊精簡員額、調整編制後,不少單位位子少了,發展的天花板降低了。可即便如此,絕大多數干部依然加班加點、干勁不減,他們奔著問題去、奔著矛盾去、奔著瓶頸去,把工作干得有聲有色。但也要看到,少數同志或整日擔心失去位子,或苦心琢磨找個“好板凳”,至于肩上的擔子,他們想得少了。精力偏移、心思游移,對本職工作敷衍應付,對急活累活推三阻四。這種狀態,非但各項任務難以高質量完成,還會滋長不正風氣。

任務越繁重,越需要能挑重擔的人。當下,無論是加快新質戰斗力生成,還是打造具備廣泛作戰適應性的部隊;無論是夯實聯合作戰指揮基礎,還是強化體系內磨合協同……這些重擔,無不檢驗著我們的能力、考驗著我們的肩膀。只有拿出絕對忠誠的態度、務實高效的作風、極端負責的精神,才能實現部隊戰斗力質的提升。如果有困難而不為、有風險而躲避,考慮個人前途多、考慮軍隊前程少,就會遲滯發展甚至錯失機遇。

近段時間,掃雷兵杜富國的英雄事跡傳遍了大江南北。“誰多排一顆雷,承受的危險就會多一分。”杜富國熟知這個道理,卻常常喊出“讓我來”。他先後1000余次出入生死雷場,拆除2400余枚爆炸物,這是一份何等優異的成績單!強軍興軍的征途上,難免會遇上總要有人受的“寂寞”、總得有人扛的“炸藥包”、總需有人接的“燙手山芋”,這是事業的考卷,也是黨性的試金石。人人都敢于喊出“讓我來”,勇于向組織提出“請把最艱巨的任務交給我”,我們的事業就有了蓬勃朝氣和強大動力。

孫中山先生有言︰“以吾人數十年必死之生命,立國家億萬年不死之根基,其價值之重可知。”黨看干部就是看肩膀,看能不能負重,能不能“超負荷”。各級干部都應當思職責、勇擔當,增強“等不得、坐不住”的緊迫感,鼓起“敢于闖、勇于干”的精氣神,用實干苦干的行動帶領部隊攻堅克難。各級組織要立起“有為才有位”的鮮明導向,既為那些敢于擔當、踏實做事、不謀私利的干部撐腰鼓勁,又堅決讓那些要位子不要擔子的人徹底“失望”。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