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汗水和青春種好“隻果樹”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陳江南責任編輯︰楊一楠
2018-12-07 07:16

俗話說,種莊稼最好的肥料就是農夫揮灑出的汗水。如果沒有錢學森等老一輩科學家辛勤汗水的澆灌,哪里會有今天碩果累累的“隻果樹”,又哪里會有中國航天的參天大樹,更不會有今天葳蕤生長的“東風森林”。事實證明,汗水浸潤過的土地才會誕生驚人的奇跡。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評論文章——

 

用汗水和青春種好“隻果樹”

■陳江南

1955年,錢學森歸國時,他的院長杜布里奇先生對他說︰“你可以選擇離開,也可以選擇留下來,完成學業。我勸你最好留下來,因為中國根本沒有航空科技,一個如此優秀的科學家回到了農耕社會,能做些什麼?”錢學森回答道︰“在我的祖國,我做什麼都可以,如果種隻果樹是我報效祖國唯一的方法的話,我可以去種隻果樹。”

轉眼間,到了1966年,在酒泉發射基地,數千人齊心協力,將一根綁在發射架上的“柱子”豎立起來,這根“柱子”就是中國科學家們10多年來的智慧結晶——東風3號核導彈!錢學森抬頭仰望這枚巨大的核導彈,自言自語道︰“杜布里奇先生啊!這就是我種的隻果樹!”錢學森種植的“隻果樹”,就是國家的王牌底牌、軍隊的“殺手 ”武器、人民安全的“保護傘”。

俗話說,種莊稼最好的肥料就是農夫揮灑出的汗水。如果沒有錢學森等老一輩科學家辛勤汗水的澆灌,哪里會有今天碩果累累的“隻果樹”,又哪里會有中國航天的參天大樹,更不會有今天葳蕤生長的“東風森林”。事實證明,汗水浸潤過的土地才會誕生驚人的奇跡。

對國家的愛是最原始、最強勁的驅動力。“振興中華,乃我輩之責”的戰略科學家黃大年,辦公室常年凌晨兩三點仍然燈火通明,帶領團隊填補國內多項技術空白,不幸積勞成疾,累倒在自己的工作崗位上。“獻身國防科技事業杰出科學家”林俊德,年過七旬依然戰斗在科研試驗第一線,在生命最後的時間里,把病房當作戰場、與死神爭分奪秒,為科技興軍奮斗到生命最後一刻。倘若沒有這種強烈的愛國心、報國情,怎能在艱苦的環境中日復一日透支著自己的生命?怎能忍受探索未知世界的挫折和失敗?正是這種赤子之情、科研篤愛,讓很多科學家甘願付出汗水、心血乃至生命,創造出關鍵核心技術,鍛造出大國重器。

搞科學研究需要技巧,更需要下苦功夫。馬克思曾經寫道︰“在科學上沒有平坦的大道,只有不畏勞苦沿著陡峭山路攀登的人,才有希望達到光輝的頂點。”苦難造就輝煌。攀登科學技術的高峰,需要無數個日日夜夜和殫精竭慮的探索。從老一輩科學家錢學森,到“時代楷模”黃大年,再到“八一勛章”獲得者馬偉明等,一代代科學家埋頭苦干、不懈奮斗、忘我拼搏,縮小著我們與世界頂尖科技的差距,為強國強軍事業提供了技術支撐和智力支持。

科學研究成于一時,卻離不開長期堅守、久久為功。有中國“核司令”之稱的程開甲,一生默默無聞,甘願隱姓埋名40年,用羅布泊爆發的“聲聲驚雷”為我國築牢了國防盾牌。還有陳能寬,為了祖國的“兩彈一星”,25年隱姓埋名;黃旭華,為了祖國的核潛艇,30年隱居大洋荒島……“誰終將聲震人間,必長久深自緘默;誰終將點燃閃電,必長久如雲漂泊。”科學家的寂寞和堅守,猶如火山噴發前的寂靜,一旦爆發出來就是驚天的力量。

任何成功的果實都需要汗水來澆灌,科學技術的進步離不開無私的奉獻、無畏的突破。“我的事業在中國,我的成就在中國,我的歸宿在中國。”一批又一批科學家正是秉承著這一信念,前赴後繼、接力奮斗,為祖國的騰飛插上了科技翅膀。今天的軍隊科技工作者,是強國強軍的新一代,更要主動接過科技創新的接力棒,以關鍵共性技術、前沿引領技術、現代工程技術、顛覆性技術創新為突破口,敢于走前人沒走過的路,攻克一個個技術難關,克服一個個挑戰考驗,切實提高關鍵核心技術創新能力。如此,才能在強軍征途中取得一個又一個重大成果,把發展主動權牢牢掌握在自己手里,為新時代強軍事業作出新的更大貢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