實事求是是改革方法論的精髓

來源︰北京日報作者︰陶文昭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8-12-17 15:29

波瀾壯闊的中國改革,前無古人的嶄新探索,輝煌成就中蘊含科學的方法。中國改革中的漸進與激進、全面與重點、頂層設計與基層首創等,工作方法豐富多彩。中國改革中的辯證思維、實事求是,思想方法至簡至深。這些科學方法是中國共產黨在改革實踐中的偉大創造。

■漸進與激進︰“深”和“遠”是中國改革的特征。四十年總體上我們的改革不是慢的

速度最抓眼球,討論中國改革方法,漸進與激進總是議論最多和最激烈的。

中國改革的總基調是漸進的。漸進意味著一步步來,不是畢其功于一役、一口吃個胖子。中國的改革任務是一段一段地完成的︰1984年之前主要是農村改革,1984年之後轉向城市改革,1992年之後明確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世紀之交前後是國企改革和社會建設改革等,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之後則進入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新階段,這些改革前後相繼、逐步推進。漸進意味著慢慢轉變,不是突然九十度乃至一百八十度轉彎。中國經濟體制改革最為典型︰從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到“計劃經濟為主,市場經濟為輔”,再到“社會主義有計劃的商品經濟”,進而最終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改革目標。經濟體制改革總的累積轉變很大、是具有革命性的,而每一個環節的轉變又是自然的、水到渠成的。有關政府和市場關系的認識也是這樣︰黨的十五大提出“使市場在國家宏觀調控下對資源配置起基礎性作用”,黨的十六大提出“在更大程度上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黨的十七大提出“從制度上更好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黨的十八大提出“更大程度更廣範圍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逐漸調整、水到渠成。

中國走漸進改革之路,一是基于改革的基本性質。激進與漸進作為改革的手段,總是受制于改革的目標。中國改革是社會主義制度的自我完善和自我發展,無論中國改革在體制上變化有多大,但在根本制度上是始終不變的。這就從終極意義上決定改革只能是漸進的。二是基于改革的發展要求。中國是一個相對落後的發展中大國,起點低,底子薄,尤其是改革之初,面臨極為迫切的任務是解決人民的溫飽問題。發展是硬道理,改革是為了更好的發展。因此,中國不能將發展停下來進行改革,更不能因為改革而使發展倒退。中國改革是在“不停車檢修”的情況下展開的,這對穩定有很高的要求。必須把改革的力度、發展的速度和社會可承受的程度協調起來。很顯然,速度過快、轉變過大的改革,不容易控制。而漸進改革比較從容,改革的目標和策略可以適時地得到評估檢驗和修正調整,這有助于減少不確定性和不可控制性,對社會沖擊較小,有利于社會的基本穩定。

然而,中國改革也有激進的因素。第一,中國改革是深刻的。鄧小平對改革的深刻性有個重要的論斷,即改革是“中國的第二次革命”。比如中國改革從計劃經濟轉變為市場經濟,這在理論上是石破天驚的,在實踐上是前無古人的。沒有什麼樣的經濟體制改革,比這更為深刻的了。中國改革中對什麼是社會主義、怎樣建設社會主義有了全新的認識,也是極大的變革。第二,中國改革是永續的。我們常強調改革只有進行時,沒有完成時,必須一代又一代人接力干下去。強調越是環境復雜,越是要以更堅定的信心、更有力的措施把改革不斷推向深入。中國這樣堅定的改革決心,這樣徹底的改革態度,是世所罕見的,不能不說也是“激進的”。中國漸進而長期的改革,宛如一場改革的馬拉松,靜水而流深,寧靜以致遠,“深”和“遠”是中國改革的特征。40年來算總賬,總體上我們的改革不是慢的,尤其是我們改革的效果是好的。第三,中國改革中也有快進。改革的速度有快有慢,不可能是勻速的,也不都是慢的。中國改革之初推進農村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幾乎一兩年就在整個中國全面推開,這甚至比當初的合作化和人民公社都快得多。我們提出改革舉措當然要慎重,要反復研究、反復論證,但也不能因此就謹小慎微、裹足不前。改革不可能都是四平八穩、沒有任何風險。只要經過了充分論證和評估,只要是符合實際、必須做的,該干的還是要大膽干。實踐中,我們的改革很多時候在討論、在探索,是漸進的甚至是平靜的,而在重大改革舉措出台之時,短期內大力推進、快速突破,又有激進之勢。

■全面與重點︰改革的一點和多點突破,由點及面,漸次展開,最終指向並形成全面改革

如果說動態上看速度,那麼靜態上就看結構。全面與重點又是改革方法關注的一個焦點。

中國改革是全面的。縱觀四十年來的中國社會,各個方面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些全方位的變化,既是全面改革的結果,也是改革全面性的體現。中國改革的全面性,是社會自身的統一性決定的。社會是各方面相互緊密聯系的有機體,牽一發而動全身。從結構角度,僅僅改革社會的一個方面,而其他方面保持不動,這在理論上講不通,在實踐上更做不到。就深度和廣度關系而言,沒有廣度,就很難有深度,深度最終建立在廣度之上, 深刻的改革必然是全面的改革。中國在20世紀80年代初就深知改革的關聯性,指出不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經濟體制改革也深化不下去,甚至既有的改革成果也難以鞏固。我們在改革開放中逐漸明確現代化建設“五位一體”的總布局,就是對社會全面性的深刻的自覺認知。黨的十八大以來,全面協調是黨中央治國理政的最鮮明特征之一。改革是一個系統工程,是一場深刻而全面的社會變革,每一項改革都會對其他改革產生重要影響,每一項改革又都需要其他改革協同配合。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提出全面深化改革,對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生態文明建設和黨的建設等各方面改革進行了戰略部署。這使得改革的全面性進入了新的階段。

然而,中國改革的全面中有重點。如同所有工作一樣,改革不可能平均用力,不能眉毛胡子一把抓。各方面不能齊頭並進,總是要分個輕重緩急的。全面的改革總是從局部突破開始,突破口在哪?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我們中國共產黨人干革命、搞建設、抓改革,從來都是為了解決中國的現實問題。”改革是由問題倒逼而產生,又在不斷解決問題中深化。問題是改革的突破口,哪個領域有問題,就在哪個領域進行改革;哪個領域問題嚴重,就在哪個領域重拳出擊。從必要性來說,改革總是從那些矛盾比較集中的地方,急需要改、不改不行的地方開始。從可能性來說,改革最可能從那些阻力小的、比較容易改的地方開始。改革究竟從哪里開始,多是在那些必要性和可能性交集的地方。改革的重點,就是圍繞解決好人民群眾反映強烈的問題,回應人民群眾呼聲和期待。中國改革最初是從農村開始,因為農村是最需要改革的地方,沒有什麼比解決最為基本的吃飯問題更緊迫;因為農村是阻力或震動最小的地方,農村某種意義上屬于“邊緣地帶”,可能造成的震動最小、最可控制。

中國改革的大勢是更加趨向全面。改革的一點和多點突破,由點及面,漸次展開,最終指向並形成全面改革。中國改革的進程展示了這樣的邏輯︰地域的試點,在取得經驗之後向全國展開;對象的選點,從某一個局部率先突破然後向全領域展開;領域的拓展,從經濟領域全面擴展到政治、社會、文化、生態、黨的建設、國防軍隊等。

■頂層設計與基層首創︰樹立改革全局觀,頂層設計要立足全局,基層探索要發揮好試點對全局性改革的示範、突破、帶動作用

改革由誰來推動,頂層設計與基層首創又是一個近年來愈來愈受關注的焦點問題。

中國改革一直有頂層設計。不如此,鄧小平何以被稱為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提出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命題,奠定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基礎,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奮斗目標、戰略步驟,提出了判斷改革的基本標準,對包括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等重大的改革作出了明確的回答。正是這些指引了改革的方向、確立了改革的原則。中國改革是自覺的而不是自發的,是主動的而不是被動的,這些都是頂層設計的重要特征。進入新時代,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更是強調要加強頂層設計,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指導思想、目標任務、重大原則,描繪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新藍圖、新願景、新目標,匯集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新思想、新論斷、新舉措,布局了全面深化改革的戰略重點、優先順序、主攻方向、工作機制、推進方式和時間表、路線圖。不僅如此,中央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領導機構,負責改革總體設計、統籌協調、整體推進、督促落實。

改革之所以需要頂層設計,是社會主義性質的必然,是中國國情的必然,是改革深化的必然。就制度而言,與歷史上其他制度不同,社會主義制度不是一種自發的制度,而是遵循規律的有目的建構的制度。換言之,社會主義制度本身就是一種帶有很強頂層設計特色的制度,這種制度下的改革自然帶上制度的稟賦和印記。就國情而言,中國是個大而復雜的發展中國家,必須通過頂層設計以縱覽全局、協調各方,統籌謀劃改革的各個方面、各個層次、各個要素,推動各項改革相互促進、良性互動、協同配合。這與中國歷史文化強調中央集中統一領導是一致的。就經驗而言,在中國長期改革的過程中,我們的認識越來越多,對規律的把握越來越深刻,也能夠對改革進行更好的頂層設計。還要看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黨中央集中統一領導,也是我們強有力頂層設計的保證。總而言之,我們需要頂層設計,也能夠頂層設計。

然而,中國改革非常重視基層首創。人民群眾是歷史的創造者,這是馬克思主義的基本原理。人民群眾是改革的主人,這是40年來中國改革的生動實踐。改革以人民為中心,改革為了人民,改革依靠人民,改革成果為人民共享,這些都是改革中耳熟能詳的。改革是億萬人民自己的事業,必須堅持尊重人民首創精神。改革在認識和實踐上的每一次突破和發展,改革中每一個新生事物的產生和發展,改革開放每一個方面經驗的創造和積累,無不來自億萬人民的實踐和智慧。人民首創、基層首創是中國改革的重要特點,在改革初期更是發揮了突出的作用。農村改革、鄉鎮企業都是基層創造,在卓有成效後加以認可、總結和推廣的。新時代改革還要激活基層經驗,對基層率先突破、取得經驗的,要及時拿到面上來研究論證,條件成熟的要及時推廣。強調基層首創也是符合國情的,中國各地方、各領域千差萬別,有效的改革只能從具體實際出發,必須借助于深處改革第一線的干部群眾的創造精神。廣大基層發揚敢闖敢試、敢為人先的改革精神,立足自身優勢,為全局改革創造更多經驗。

中國改革是頂層設計與基層首創的統一。一方面,中國改革早期的一大特色是“摸著石頭過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是一項前無古人的事業,既不可能在馬克思主義經典本本上找到現成答案,也沒有任何現成的實踐經驗可以照搬照抄,必須靠敢闖敢試。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摸著石頭過河,是富有中國特色、符合中國國情的改革方法。摸著石頭過河就是摸規律,從實踐中獲得真知。摸著石頭過河和加強頂層設計是辯證統一的,推進局部的階段性改革開放要在加強頂層設計的前提下進行,加強頂層設計要在推進局部的階段性改革開放的基礎上來謀劃。”另一方面,中國改革越來越強調頂層設計。隨著改革的復雜化和系統化,我們更需要頂層設計。隨著改革經驗的積累和認識的升華,我們更有能力進行頂層設計。當然,這並不意味著忽視基層探索,更不是舍棄基層探索。改革重在落實,也難在落實。任何理論和設計要發揮作用,最終都是要通過基層的實踐來達成的,否則哪怕是最完美的方案也只是空中樓閣。新時代要牢固樹立改革全局觀,頂層設計要立足全局,基層探索要觀照全局,大膽探索,積極作為,發揮好試點對全局性改革的示範、突破、帶動作用。

■辯證法與實事求是︰中國改革最根本的方法,就是不拘泥于具體的方法,從實際出發使用方法,以實踐後果檢驗方法

中國改革充滿了辯證法。我們要從紛繁復雜的事物表象中把準改革脈搏,把握改革的內在規律,特別是要把握改革的重大關系,處理好解放思想和實事求是的關系、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的關系、頂層設計和摸著石頭過河的關系、膽子要大和步子要穩的關系、改革發展穩定的關系等。一方面,辯證地結合。漸進與激進、全面與重點、頂層設計與基層首創,看起來似乎是相互矛盾的、甚至是相互對立的,如果用形而上學的思維,就只能是非此即彼。我們運用辯證法,將它們有機結合起來,靈活運用,取長補短。我們在改革中辯證地把握好新與舊、破與立、廢與建、動與靜、快與慢的均衡和力度,處理好戰略和戰術、政策和策略、節奏和分寸、手段和技巧等關系。我們綜合地靈活地運用各種方法,才形成此起彼伏、綿延不斷、高潮迭起、波瀾壯闊的改革畫卷。另一個方面,辯證地分析。對具體的改革方法,要看到其兩面性。既要看到某一方法的有效性,也要看到其局限性。從辯證法看來,世界上沒有什麼十全十美的方法,更沒有一成不變的方法。改革既不可能一蹴而就,也不可能一勞永逸,改革的方法也是這樣。我們改革的具體方法,是不斷選擇和不斷調整的。中國改革從來就沒有一成不變的套路,有利于發展生產力、有利于改善人民生活、有利于提高綜合國力的方法,我們都可以試、都可以干。毋寧說,中國改革最根本的方法,就是不拘泥于具體的方法,從實際出發使用方法,以實踐後果檢驗方法。

中國改革最根本的是從實事求是出發。實事求是是中國共產黨人世界觀、方法論的基石。鄧小平在總結改革經驗時指出︰“實事求是是馬克思主義的精髓。要提倡這個,不要提倡本本。我們改革開放的成功,不是靠本本,而是靠實踐,靠實事求是。”習近平總書記在新時代一再強調︰“實事求是,是馬克思主義的根本觀點,是中國共產黨人認識世界、改造世界的根本要求,是我們黨的基本思想方法、工作方法、領導方法。”改革最根本的是立足于我國長期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最大實際,堅持發展仍是解決我國所有問題的關鍵這個重大戰略判斷,以經濟建設為中心,發揮經濟體制改革牽引作用,推動生產關系同生產力、上層建築同經濟基礎相適應,推動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改革辯證法的運用,最重要的是把握好“度”。什麼時候和什麼地方強調漸進或激進、全面或重點、頂層設計或基層首創,對這些強調到什麼樣的程度,都要從實際出發。比如,速度是快一點,還是慢一點,最重要的是符合實際。能快則快,當慢則慢。不從實際出發,抽象地談論快慢,抽象地褒貶漸進或激進,都是有問題的。又如,處理全面和重點關系,必須在把情況搞清楚的基礎上,統籌兼顧、綜合平衡,突出重點、帶動全局。有的時候要抓大放小、以大兼小,有的時候又要以小帶大、小中見大。離開了實事求是,各種方法的選擇就有主觀性、隨意性,這樣的所謂辯證法就是不科學的甚至是詭辯的。只有立足于實事求是,才能拿捏好“度”,將科學與藝術統一起來。因此,堅持實事求是、一切從實際出發,是馬克思主義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的基本出發點。實事求是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精髓,也是改革方法論的精髓。

中國共產黨以馬克思主義為指導,堅持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堅持從唯物辯證法出發推進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有了中國共產黨的長期執政,才有我們漸進而堅韌的、長期而接力的改革,很難想象多黨輪流執政、訴諸短期行為、前後相互拆台的國家能進行這樣的改革。有了中國共產黨堅強的領導和崇高的威望,才有我們在關鍵時候能斷然推進,而不是議而不決、決而不行。有了中國共產黨的全面領導,從根本上保證我們改革全面推進,並且也能一段時期集中力量進行一個方面的攻關,而不是互相牽制、顧此失彼。有了中國共產黨的民主集中制制度,改革才既能集中集體智慧進行頂層設計,又能發動全社會力量進行具體探索,而不是一統就死,一放就亂,等等。當然,中國共產黨也是在改革進程不斷經受鍛煉和考驗而愈加成熟的,在運用改革的方法上也是不斷完善而達到駕輕就熟的境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我們要掌握辯證唯物主義和歷史唯物主義的方法論,以改革開放的眼光看待改革開放,充分認識新形勢下改革開放的時代性、體系性、全局性問題,在更高起點、更高層次、更高目標上推進改革開放。

(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授、21世紀中國馬克思主義研究協同創新中心主任)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