夯實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基礎

來源︰人民網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9-02-21 17:13

2月19日,元宵節,廣大農民迎來新的“三農”政策大禮包——2019年中央一號文件正式發布,這是進入新世紀以來第16個關注“三農”的中央一號文件。

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有哪些突出亮點?如何對標鄉村振興的硬任務,補上“三農”發展短板?鄉村產業發展和改革將有哪些側重點?權威專家對此進行了解讀。

全面完成“三農”領域各項硬任務

今明兩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關鍵時期,是打贏脫貧攻堅戰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歷史交匯期。

圍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總目標,中央提出了一系列到2020年必須完成的農村改革發展目標任務,比如打贏脫貧攻堅戰、完成農村人居環境整治三年行動任務、實現農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等。

對此,中央一號文件指出“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總方針,以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為總抓手,對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三農’工作必須完成的硬任務”的總要求。

“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緊緊圍繞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總目標來進行部署,圍繞實施鄉村振興戰略來謀篇布局,圍繞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抓落實,確保中央部署的各項任務不折不扣落地見效。”農業農村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宋洪遠說。

“只有把硬任務完成好,才能切實增強農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保證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目標的成色和含金量。”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農村經濟研究部部長葉興慶說。

打贏脫貧攻堅戰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底線任務,也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優先任務。“今年的一號文件對脫貧攻堅做出全面部署,明確提出不折不扣完成脫貧攻堅任務、主攻深度貧困地區、著力解決突出問題、鞏固和擴大脫貧攻堅成果的具體要求,並提出了多項具體舉措,例如堅持扶貧與扶志扶智相結合,加強貧困地區職業教育和技能培訓,加強開發式扶貧與保障性扶貧統籌銜接,著力解決‘一兜了之’和部分貧困人口等靠要問題,增強貧困群眾內生動力和自我發展能力等。”宋洪遠說。

農村人居環境整治是鄉村振興的重要內容和一場硬仗。“中央一號文件提出,深入學習推廣浙江‘千村示範、萬村整治’工程經驗,全面推開以農村垃圾污水治理、廁所革命和村容村貌提升為重點的農村人居環境整治,確保到2020年實現農村人居環境階段性明顯改善,同時提出農村人居環境整治工作要同農村經濟發展水平相適應、同當地文化和風土人情相協調,注重實效,防止做表面文章,具有很強的指導意義。”中國人民大學農業農村發展學院教授孔祥智指出。

此外,中央一號文件還提出實施村莊基礎設施建設工程、提升農村公共服務水平、加強農村污染治理和生態環境保護等措施,這對于加快補齊農村人居環境和公共服務短板意義重大。

把“優先發展”扛在肩上、抓在手上

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實施鄉村振興戰略,是黨中央著眼“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導向和農業農村短腿短板的問題導向作出的戰略安排。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要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要求。對于農業農村優先發展,2018年的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在干部配備上優先考慮,在要素配置上優先滿足,在資金投入上優先保障,在公共服務上優先安排的具體部署。此次中央一號文件則明確提出,各級黨委和政府必須把落實‘四個優先’的要求作為做好‘三農’工作的頭等大事,扛在肩上、抓在手上,同政績考核聯系到一起。這就進一步壓實了責任,確保做到動真格、見實效、能考核。”宋洪遠說。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的任務在農村,最突出的短板在農村。與往年不同,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圍繞今明兩年要完成的硬任務來謀劃‘三農’工作,列出任務清單,強化政策舉措,集中力量補短板、強弱項,確保各項任務如期完成。”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農村發展研究所研究員張曉山指出,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從夯實農業基礎、扎實推進鄉村建設、發展壯大鄉村產業等八個方面做出明確部署,體現了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的根本原則,實現確保穩住“三農”、守住這個戰略後院、發揮好壓艙石和穩定器作用的目標。

孔祥智認為,堅持農業農村優先發展,要在干部配備上優先考慮,把優秀干部充實到“三農”戰線,把精銳力量充實到基層一線,打造一支能打硬仗、敢打硬仗的“三農”干部隊伍;要在要素配置上優先滿足,引導和支持土地、人才、資金、技術、科技等各類發展要素向農業農村流動;要堅持把農業農村作為財政優先保障領域和金融優先服務領域,加大公共財政傾斜力度,確保投入力度不斷增強、總量不斷增加;要加快補齊農村基礎設施短板,推進城鄉基本公共服務標準統一、制度並軌,實現從形式上的普惠向實質上的公平轉變。

用改革激發農村發展活力

今年是推進新一輪農村改革的開局之年,如何全面深化農村改革,激發鄉村發展活力?如何深化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對此,中央一號文件從鞏固和完善農村基本經營制度、深化農村土地制度改革、深入推進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完善農業支持保護制度幾方面對農村改革進行部署。

“今年的中央一號文件對于農村土地制度改革有較大篇幅著墨,不僅對農村承包地確權登記頒證和明確第二輪土地承包到期後延包的具體辦法提出具體要求,還明確了農村建設用地、宅基地的改革方向,提出‘全面推開農村土地征收制度改革和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入市改革,加快建立城鄉統一的建設用地市場’‘允許在縣域內開展全域鄉村閑置校舍、廠房、廢棄地等整治,盤活建設用地重點用于支持鄉村新產業新業態和返鄉下鄉創業’等具體措施,對激活農村發展活力具有深遠意義。”宋洪遠說。

“要完善農業支持保護制度,適應世貿組織規則和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要求,統籌兼顧市場化改革取向和保護農民利益的關系,強化高質量綠色發展導向,按照增加總量、優化存量、提高效能的原則,進一步完善農業支持保護政策。”葉興慶說。

專家認為,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圍繞“鞏固、增強、提升、暢通”八字方針下足繡花功夫,把深化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篇文章往深里做、往細里做。

“要繼續抓好去庫存、降成本、補短板,把握好玉米去庫存節奏,加大稻谷去庫存力度,合理調整糧經飼結構,加快補齊農業基礎設施、生態環境、質量品牌等短板。要提升農業質量效益,加快突破農業關鍵核心技術,用現代技術、信息和管理改造農業,立足鄉村獨有的資源、生態和文化優勢,因地制宜發展鄉村特色產業,促進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不斷完善鄉村產業體系。要暢通農業產加銷各個環節,疏通城鄉要素雙向流動機制,實現城鄉資源要素優化配置,提升資源配置效率。”孔祥智表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