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婦女發展道路的特質

來源︰光明日報作者︰馬焱責任編輯︰丁楊
2019-03-08 18:16

【項目論壇】

作者︰馬焱(國家社科基金專項課題“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婦女發展道路研究”子課題負責人、全國婦聯婦女研究所研究員)

今年是“三八”國際勞動婦女節設立109周年。一百多年來,全世界婦女為謀求自身解放和發展探索出不同的道路模式,取得了各自成就。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中國婦女走出了一條不同于西方資本主義國家所謂“獨立”的女權主義發展道路,也不同于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婦女發展道路,而是深深植根于中國的歷史與現實,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婦女解放和發展之路。這條道路呈現出與其他國家婦女發展道路不同的價值追求與路徑設計。

婦女與黨和國家民族之間的關系是異常緊密而非疏離的

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婦女解放”與“階級解放”“民族解放”“國家民族復興”相融相嵌,這是中國婦女運動的一大特色。婦女與黨和國家民族之間的緊密關系,是由中國特殊歷史時代背景決定的。近代中國婦女運動的興起脫胎于半殖民地半封建社會,在國破家亡的生死存亡關頭,實現民族獨立、階級解放是包括廣大婦女在內的全體中國人民的首要目標和核心利益,婦女解放運動正是在這種特殊國情下展開的。以馬克思主義理論為指導的中國共產黨,將婦女解放運動融入社會主義革命、建設和改革的政治主流實踐,使男女平等、婦女解放和發展特別是勞動婦女的解放和發展,在社會主義制度下擁有了合法的意識形態保障和法律政策保障。中國共產黨發揮社會主義制度優越性,充分運用國家政權力量,健全婦女組織,制定法律政策,加大男女平等宣傳,積極為實現男女平等、婦女解放和發展營造環境、掃清障礙、創造條件。

在中國,婦女/性別問題從來不僅僅是性別不平等問題,復雜的國情與婦情決定了實現婦女解放必須緊緊地與擺脫民族國家危機、實現民族國家復興的總目標融為一體。馬克思主義婦女理論認為,婦女解放是人類解放的一部分,性別平等只是實現人的自由而全面發展這個總目標的一部分。婦女除了具有性別屬性外,還有階級、民族等其他社會屬性,承載這些社會屬性的多種社會身份還有著其他更為深遠的解放目標。應該看到,階級解放、民族復興為婦女解放與發展開拓了廣闊空間。

新中國成立70年來,婦女地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婦女事業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中國婦女用幾十年的時間走完了西方發達國家婦女兩百多年走過的婦女解放道路。歷史和現實表明,堅持黨的領導,把自身解放與發展自覺融入民族解放與國家發展進程,是最符合中國國情、最能在短時間內有效改善中國婦女命運的發展道路。

婦女與男性之間的關系是合作而非對立的

在中國婦女追求解放與發展的進程中,從未將男性作為斗爭對象,而是視為合作者和同盟者,這是中國婦女運動的又一特色。近代中國婦女解放運動的興起與發展,始終與男性的參與密切相關。20世紀初,一大批首先覺醒起來的男性思想家、革命家和政治家,在探索中國往何處去的救國救民真理的方案中,始終把婦女解放作為其中一個重要議題,進而成為婦女解放運動的發起者、領導者和同盟軍。

比如,戊戌維新時期,康有為、梁啟超、譚嗣同等將斗爭鋒芒直指封建倫理綱常、夫權和宗法關系,提出“興女學”“廢纏足”等,主張從精神上、身體上解放婦女。辛亥革命時期,孫中山先生倡導男女平等,極力反對中國封建社會對婦女的輕視與壓迫,對于促進婦女解放進行了可貴探索和實踐。五四時期,李大釗、陳獨秀、蔡元培、陳望道、魯迅等,從人的解放和倫理解放視角發表多篇促進婦女解放的檄文,對于啟蒙中國社會的男女平等思想發揮了重要引領作用。中國民主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時期,毛澤東親筆撰寫多篇揭露封建禮教對婦女殘害的文章,提出了“婦女是一支偉大的人力資源”“婦女能頂半邊天”等著名論斷,為改變中國婦女受壓迫的命運作出了卓越貢獻。改革開放時期,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等黨和國家領導人,都為改善婦女地位、促進男女平等發揮了重要作用。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關心婦女事業,發表了一系列關于婦女和婦女工作的重要論述,提出“要堅持男女平等基本國策,維護婦女兒童合法權益”“組織動員婦女走在時代前列,在改革發展穩定第一線建功立業”“創造有利于婦女發展的國際環境”等政治主張,為促進新時代婦女的全面發展提供了行動指南。這些男性思想家、理論家、革命家、政治家對婦女運動的引領和推動,在世界婦女運動史上都是極為罕見而又彌足珍貴的。

婦女的主體性建構是在革命、建設和改革實踐中逐步生成而非自發的

中國婦女的主體性建構方式,有著自己獨特的路徑。中國特殊的歷史文化背景,決定了中國婦女的主體性建構不可能遵循西方國家的模式,只能在參與社會、為社會盡責的過程中逐漸生成。

不同于西方資產階級女權主義運動產生的歷史文化背景,近代中國婦女解放運動誕生于民族危亡時期,受幾千年來男尊女卑等封建傳統文化燻陶和束縛的絕大多數中國婦女,受教育程度極其低下,不僅缺少對自身在客觀世界中的地位、作用和價值的認識,更缺乏追求自身解放的主體意識。基于當時內憂外患的國情和婦女普遍尚未覺醒的婦情,中國共產黨通過多種方式和途徑廣泛動員婦女參與民族救亡運動,在此過程中廣大婦女逐漸產生了作為一個獨立的女國民應該與男子共擔救國責任的意識,並在其後革命、建設和改革的不同歷史時期,以獨立的政治主體身份參與各項社會工作。正是在為國家、民族盡責的過程中,婦女的自主意識逐漸被喚起,追求自身解放與發展的權利意識逐漸被激發,自身主體性建構逐漸生成。可以說,中國婦女自我解放的主體意識是同民族解放、階級解放、國家民族復興意識融為一體的。

婦聯是遍布全國各層次各領域而非局部小團體的組織形態

中國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全國性婦女組織——婦聯,這在世界婦女運動史上獨具特色。婦聯組織擁有政治地位的合法性。婦聯組織是由黨和政府架構起來的與黨和政府有著高度密切聯系的組織,是黨和政府聯系婦女群眾的橋梁和紐帶,擁有參與公共決策的制度化渠道。在立法建議、政策倡導等方面擁有制度化的通暢渠道,具有其他國家非政府婦女組織不可比擬的獨特優勢。婦聯組織網絡健全、規模龐大,有著統籌城鄉、縱橫交錯、條塊結合、立體開放的組織網絡。依托黨和政府的行政架構,從中央、省、地(市)到縣、鄉、村六級組織,每一級都建立了婦聯組織。縱向到底的網絡結構和橫向伸展的團體會員造就了婦聯強大的組織優勢,為婦聯充分發揮溝通上下、聯系左右的牽頭協調職能創造了廣闊空間。婦聯每一級組織都有相當數量的從事婦女工作的專職干部。這樣龐大的婦女組織體系和婦女干部隊伍及其在推動婦女事業發展中的作用,在國際婦女運動中獨樹一幟。

人類社會歷史發展沒有同樣的道路,也不會為各國婦女運動提供同一的模式。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婦女發展道路,是經過歷史和現實檢驗、最能帶給廣大婦女福祉的道路。習近平總書記明確指出︰“要堅定不移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婦女發展道路,這是實現婦女平等依法行使民主權利、平等參與經濟社會發展、平等享有改革發展成果的正確道路。”推動新時代婦女運動發展,我們應該堅守自己的特色,堅定道路自信。

《光明日報》( 2019年03月08日 11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