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鈞正平︰不研究對手,怎麼能打勝仗?

來源︰鈞正平工作室 作者︰王忠波 發布︰2019-04-17 13:40:41

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

124年前的4月17日,日本春帆樓上,清政府全權談判代表李鴻章,顫抖地簽署了喪權辱國的中日《馬關條約》。這場歷時9個月的甲午戰爭,以清政府的完敗而告終。

雖然我們對這場戰爭失敗原因已經有了足夠多的復盤反思,但有一條仍需警惕︰清軍認不清對手,找不到方向,何以開戰?戰之豈能不敗?

海戰前,清朝主戰派對敵人情況幾乎一無所知,自傲地認為“日本不過蕞爾跳梁小國,無足輕重”。而日軍已經做了20多年的情報準備,把清軍摸得一清二楚,甚至“比中國人更掌握各省能抽出多少人參戰”。

列寧曾說過︰“一支軍隊不掌握敵人已經擁有或可能擁有的一切武器、一切斗爭手段和方法,誰都會認為這種行為是愚蠢的甚至是犯罪的。”打仗講究知己知彼。如果不把自己看清楚,搞不清自身實力,打起仗來心虛腿軟;不把對手研透徹,猶如盲人摸象,施策毫無章法;不把明天預判好,戰時趕鴨子上架,只能被動挨打……

縱觀冷兵器、熱兵器時代到機械化、信息化時代的戰爭,勝方研透對手、掌握先機的佔絕大多數。劉邦和項羽的垓下之戰,因為劉邦深諳楚軍的思維和心理狀態,高唱楚歌讓項羽兵敗烏江。二戰期間,德軍在戰前就對襲擊的對手國家做足了功課,果斷發動閃電戰,致使還停留在一戰思維的波蘭、法國猝不及防,其結局可想而知。無論戰爭形態、作戰樣式、思維理念如何演變,“預先熟悉對手、精準研究對手”的戰爭規律亙古不變,成為當今世界多數軍隊普遍重視和遵循的基本法則。

戰爭的勝敗,很大程度上取決于對敵人的了解。抗日戰爭時期,劉伯承就曾把日軍的軍事條令尤其是對我作戰的條令作為教材,親自組織翻譯了日軍《陣中要務令》《擲彈筒教練》《刺殺教令》等作戰文件、命令和教材,深入學習研究日軍的訓法戰法,從中找到制勝之道。

同樣,探尋現代戰爭破敵之法、制勝之道,必先察敵情,須早悉對手。我軍《戰備工作條例》也對開展軍情研究作出明確規範,為“盯著對手練、想著敵情訓”提供了制度遵循和鮮明指向。我軍第一支專業化藍軍旅,按照“我軍骨子、對手樣子、強敵影子”的標準,建立藍軍研訓中心,培養了一大批外軍研究專家和骨干。成建制、成體系、高仿真模擬的藍軍訓練,為參演部隊提供了多面性對手、多樣化態勢、多變數行動,充分發揮“陪練員”“磨刀石”的作用。

然而,在大抓練兵備戰的今天,還有個別指揮員研究對手意識不強,軍情研究不夠,對作戰對手的了解不多。有的對敵方的軍事思想、戰略戰術、力量運用、戰法訓法等一知半解;有的對當面敵情和戰場環境研究不透,對怎麼打、誰來打、在哪打、跟誰打搞不清弄不明,等等。如此狀況,上了戰場怎能運籌帷幄、穩操勝券?

不知對手,何來對策。研究戰爭制勝規律,就不能不研究對手;研究對手,不能不研究對手的思維。各級指揮員不僅要有一幅明天戰爭的作戰“標圖”,還要懂得對手國家的法律、道德、宗教、文化和歷史等,這些都是了解對手、研究對手思維的重要因素。只有具備了足夠的人文積澱,才能站在對手角度想他的戰法,又能立于自身立場謀己之策,看清迷局、識破詭計,克敵制勝。

戰爭是最不確定性的王國。對手每天都在變化,我們應以“坐不住”的憂患感、“等不及”的危機感、“拖不起”的緊迫感,高度重視對手,切實搞清楚“對手是誰、在哪里、怎樣過招”,找準對手強中之弱、優中之劣,真正做到預想在先、應對在前,確保一旦有事能沖得上、打得贏。

(鈞正平工作室•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責任編輯︰袁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數據加載失敗,請確保在www.81.cn域名使用側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