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科學精神

來源︰《求是》作者︰劉大椿責任編輯︰楊帆
2019-05-02 10:23

2019年1月8日,2018年度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隆重舉行。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向獲得2018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的哈爾濱工業大學劉永坦院士(右)和中國人民解放軍陸軍工程大學錢七虎院士(左)頒獎。 新華社記者 謝環馳/攝

1915年1月,由任鴻雋、秉志、周仁等人發起的中國科學社創辦的《科學》月刊在上海首期出版,其發刊詞提出“世界強國,其民權國力之發展,必與其學術思想之進步為平行線”,並從“科學之有造于物質”、“科學之有造于人生”、“科學之有造于智識”,以及科學有助于提高人的道德水準四方面論述了科學的社會功能,開始了在中國傳播科學的事業。圖為《科學》雜志創刊號及發刊詞(首頁)。 上海圖書館(上海科學技術情報研究所)供圖

哥白尼(1473—1543)用畢生的精力去研究天文學,他提出的日心說沖破了中世紀的神學教條,徹底改變了人類的宇宙觀念,為近代科學事業的發展奠定了重要思想基礎。圖為波蘭華沙皇家科學之友協會大樓前的哥白尼雕塑。

錢學森是新中國科學精神的杰出代表,他一生愛黨、愛國、愛人民,將自己畢生才華和智慧都獻給了國家,為後人留下了寶貴的精神財富。圖為中國航天事業的奠基人、人民科學家錢學森。 新華社發

今年是偉大的五四運動100周年,100年前,中國人民開始覺醒,民主(德先生)與科學(賽先生)成為國人救亡圖存的希望。五四運動的先驅們提出,科學不僅是自強之本,更是反封建、反愚昧的武器,是喚醒人民的號角,只有德先生賽先生,“可以救治中國政治上道德上學術上思想上一切的黑暗”。習近平總書記在紀念五四運動1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指出,五四運動以全民族的行動激發了追求真理、追求進步的偉大覺醒。百年來,中華民族經歷了從科學救國、科教興國到科技強國的歷程,迎來了從站起來、富起來到強起來的偉大飛躍,科學技術的快速發展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帶來前所未有的福祉,對科學和科學精神的認識也達到了新的更高境界。思想是行動的先導,在新時代推動我國科技創新、建設科技強國,就必須大力倡導和弘揚科學精神,這也是對五四精神的實際繼承和弘揚。

一、科學精神的歷史形成及在我國的傳播

科學精神是伴隨著近代自然科學的誕生,在繼承人類早期歷史發展的思想遺產基礎上,逐漸發展起來的科學理念和科學傳統的積澱,是科學文化深層結構中蘊涵的價值和規範的綜合,體現著科學的哲學和文化意蘊。恩格斯指出︰“科學的產生和發展一開始就是由生產決定的。”從歷史上看,科學精神是隨著生產力水平的提高,在人們認識和改造自然的生產生活中逐漸形成的,與科學新知、科學思想相伴而生、同向並行,其間經過了長期而復雜的過程。

在古代,一代代先人們在艱苦的生產生活實踐中,努力探索自然規律,進而認識和改造自然,更多地體現出一種求真精神。古希臘文明不僅關注知識的功用性,更關注知識的確定性,彰顯出理性精神。亞里士多德將“求知是人類的本性”的判定作為《形而上學》開篇之語,把“求知”置于人的意識和社會存在最為突出的位置。在論述科學知識的純粹性時,他指出︰“在各門科學中,那為著自身,為知識而求取的科學比那為後果而求取的科學,更加是智慧。”但是總的看,近代以前,由于生產力水平低下,人類認識自然的能力極其有限,對自然的恐懼和敬畏使人生活在一個萬物有靈的世界,“神秘”世界的解釋權為少數人所壟斷,神秘主義被特權階層發展為蒙昧主義和專制主義,人們難以發現人自身的力量。

近代科學發端于歐洲文藝復興時期,有兩樁歷史事件最能折射出其獨特的成長過程。第一樁是科學與宗教的斗爭,起自于哥白尼天文學革命,一直延續到19世紀赫胥黎為堅持進化論而同神父們展開的大辯論。經過這一階段的斗爭,終于確立了一條原則,即任何權威,任何情感偏見,無論是宗教的、政治的還是倫理的,都不能作為評定真理的標準。第二樁歷史事件是科學與哲學的分離。這種分離,在很大程度上得力于幾何學提供的邏輯範式,天文學、力學提供的事實材料以及工藝技術提供的儀器手段,它們集中體現在近代科學之父伽利略身上。人們逐漸摒棄了僅靠經驗直覺和純粹思辨認識世界的精神傳統,認知方法邁向以精密的數學分析和實驗方法相結合的路徑,實現了科學認識的理性變革。

工業革命以來,科學技術廣泛運用于社會生產,人類對自然的支配能力大幅提升,科學作為一種革命性力量不斷地改變世界和社會關系,地位越發重要。馬克思認為,現代自然科學與現代工業一起徹底改變了整個世界,人們對于自然界的幼稚態度和幼稚行為走向終結,科學技術作為生產力是人類社會向前發展的根本動力。隨著科學技術的不斷發展,科學方法和科學思想也在不斷發展。20世紀初,愛因斯坦提出的廣義相對論證明了牛頓引力論中存在錯誤結論,深深震撼了當時的科學界。人們開始思考︰到底有沒有科學?科學究竟是什麼?如何探索和對待科學真理?英國哲學家波普爾所倡導的證偽主義試圖對此進行回答。他認為,憑借人的批判理性,通過不斷地提出假說和排除錯誤,使之得到檢驗並由此取得科學知識的增長,這不是科學的缺點,而恰恰是其優勢和力量所在,是科學之為科學的本質特征,更是科學自身的精神。這一觀點拓寬了人們對科學的理解,也解放了人們的思想與觀念。科技創新日新月異,20世紀中後期以來,科學的發展越來越和整個社會文化和具體歷史背景密切相關,這使得科學走出了純粹邏輯和純粹認識論的狹隘範疇。作為科學主體的人,在科學中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凸顯,科學哲學開始把注意力轉移到人的科學發現和創造上來。這標志著19世紀以來一直盛行的科學主義開始向人文主義回歸,重視科學的人文價值成為當代科學發展的潮流。

在綿延5000多年的文明發展進程中,中華民族創造了聞名于世的科技成果,在農、醫、天、算等方面形成了系統化的知識體系,取得了以四大發明為代表的一大批發明創造。然而近代以後,由于各種原因,我國屢次與科技革命失之交臂,從世界強國變為任人欺凌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國家。為了挽救國家危亡,實現民族復興,自19世紀末以來,中國的一批仁人志士主張迅速發展科學、弘揚科學精神。孫中山提出,知識“從科學而來”,“舍科學而外之所謂知識者,多非真知識也”。陳獨秀說︰“科學與民主,是人類社會進步之兩大主要動力。”1916年,學者任鴻雋發表《科學精神論》一文,在中國最早提出“科學精神”概念,他稱科學精神為“科學發生之源泉”,明確提出“科學精神者何?求真理是已”。我國著名科學家竺可楨多次闡述過科學精神,1941年,他在《科學之方法與精神》一文中指出︰“近代科學的目標是什麼?就是探求真理。科學方法可以隨時隨地而改換,這科學目標,蘄求真理也就是科學的精神,是永遠不改變的。”新中國成立以來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隨著經濟建設的蓬勃發展,我國科學技術水平得到長足提高。經過長期努力,我國科技事業實現了歷史性、整體性、格局性重大變化,重大創新成果競相涌現,一些前沿方向開始進入並行、領跑階段,科技實力正處于從量的積累向質的飛躍、點的突破向系統能力提升的重要時期。科技在經濟社會發展中的作用更加凸顯,全社會正在興起普及科學知識、傳播科學思想、倡導科學方法的高潮,科學精神得到廣泛關注。

二、科學精神的主要內涵

科學精神是科學的靈魂,以求實和創新為核心訴求,是現實可能性和主觀能動性的結合。其中,現實可能性來自對客觀性的追求,主觀能動性則體現為強烈的創新意識。科學精神具有極其豐富的內涵,概言之,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理性信念。科學精神首先是一種理性信念。這種信念把自然界視為人的認識對象和改造對象,即哲學家所稱的客體。它堅信客觀世界是可以認識的,人可以憑借智慧和知識把握自然對象,甚至控制自然過程。這種理性的旨趣,不僅是一種崇高唯美的個人精神享受,而且是凸顯人的力量的動力源泉,如培根所說的“知識就是力量”。

理性信念是人類反思自我、反思實踐的產物,是人類賴以發展的精神支柱。沒有理性信念支持的實踐,將是沒有目標的盲動和不講方法的愚行。理性信念表現為對理智的崇尚,這使得人們能夠不斷地清除遮蔽真理的障礙,不斷地擺脫蒙昧,不斷地拓展知識的視野,越來越清晰地認識世界。崇尚理智,就是強調任何東西都應該審慎地加以思考,就是鼓勵人們大膽假設、認真求證,突破蒙昧主義和神秘主義;就是要通過智力的迂回冒險找到比直觀所見更多更本質的東西,以便更深入地把握變動不居的現象。

實證方法。理性信念是科學精神中一個至關重要的方面,但理性信念並不能直接使人們輕易地認識自然規律,真正能夠促進人們獲得可靠的自然知識的,則是近現代科學的實驗方法和數學方法,即所謂的實證方法。正是有了科學的實驗方法,人們才有可能辨別關于世界本原的眾多猜測究竟哪個更符合事實真相,而數學則為人們提供了這些知識更為精確的形式。

1638年,伽利略的《兩種新科學的對話》出版,該書以對話的形式,介紹了他創立的動力學系統和數學物理思想,反駁了亞里士多德的許多物理學斷言,成為他主要的和最具獨創性的工作。伽利略研究方法的獨到之處在于,用數學的定量方法從經驗現象中導出物理規律,這種追求實證化和數學精確化的研究方法成為近代以來科學的基本特征。具體而言,主要有三個步驟︰解析、論證以及實驗。近代以前,人們將精神主要聚焦于神聖的宗教信仰或內在的道德修養。實證方法的興起打破了這種玄思,讓人類得以沖出自己設定的精神羅網。實證方法秉持一種客觀的態度,在思考和研究中盡力排除主觀因素的影響,盡可能精確地揭示出事物的本來面目,以實在性、實用性和精確性保障認知的真理性,通過逐步的努力接近真理。

批判態度。科學決不是唯唯諾諾的好好先生,批判態度是科學精神的重要內涵。所謂批判,其目的在于明辨是非,凡事都問個為什麼,凡事都擺事實、講道理。

批判態度是科學不斷向前發展的關鍵,沒有批判就沒有發展。首先,批判態度反對將一切理論和假說神聖化。任何科學理論和科學假說都要經受反復檢驗,檢驗的過程就是批判的過程,通過批判舊的理論使其得到修正甚至完全用新的理論取而代之。其次,批判態度是理論創新的動力。科學理論經受批判使自己的邏輯體系更嚴密,實驗證據更精確,進而不斷打破成見,推陳出新。再次,批判態度是科學真理客觀性的保障。任何人、任何利益群體想違背客觀性原則搞偽科學,都要受到嚴厲批判。對于科學所秉持的批判態度,往往有一種誤解,以為批判必然是完全否定。其實並非如此。科學史上幾乎任何一場科學革命在科學共同體內部都不是一蹴而就的。日心說替代地心說,直到牛頓力學提出後才算基本完成。有時新和舊也是相對的,舊的理論也可以為新的理論所包容,如經典物理學就可以視為現代物理學的近似。因此,批判態度的關鍵在于一個變字,而變永遠都要考慮當時當地的條件,進行合理調適。正是在開放地面對一切可能的批評與質疑的過程中,科學變得愈發成熟。當科學所秉持的批判態度延伸到科學外部之時,意味著科學同樣要坦然接受來自科學之外不同領域、不同方面的批判、反思與質疑,並帶來認識的多元性和包容性。這對于破除科學的神話、減少科學的獨斷性,是非常有益的。

試錯模式。批判與反駁之所以成為重要的科學理念和常態,關鍵在于科學中對錯誤的認識有了巨大改變,以及對科學可錯性的認定。波普爾強調︰科學是一門可錯的學問,科學發展的歷史就是不斷試錯的過程,科學發現遵循試錯模式。所謂試錯模式,其基本路徑是通過實驗,正視錯誤、發現問題,提出新的解決方案,再通過新的實驗,不斷向前推進。事實上,科學史不斷昭示,科學的發展從來都是可錯的、開放的、發展的。哥白尼、伽利略對托勒密體系和亞里士多德力學的質疑,建立起了新的天體力學;拉瓦錫在對傳統燃素說進行批評的基礎上,創立了氧化還原學說;達爾文對上帝創世說進行批判,創立了進化論;愛因斯坦對牛頓力學體系進行理性的反思與批判,建立起了相對論學說,等等。這些科學上進步與發展的實踐,都是通過試錯模式獲得進展的。科學所追求的正是不斷試錯而向真理逐漸逼近的過程,也就是排除錯誤探索真理的過程。

三、大力培育和弘揚科學精神

科學精神是使人擺脫愚昧盲目的有效武器,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強大力量和基本價值。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當代中國既擁有實現國家富強、民族振興、人民幸福的美好前景和重大機遇,也面臨著前進道路上的諸多繁重任務與風險挑戰,更加需要在全社會傳播科學知識、弘揚科學精神。應當看到,當前我國科學精神的發達程度與經濟社會發展還不完全匹配,一些違背科學精神的現象還時有出現。比如,有的領導干部對經濟社會各項事業發展缺乏科學統籌,往往是單打一,不會十個指頭彈鋼琴;有的領導干部不講科學,好大喜功,大搞政績工程和形象工程,用行政命令片面追求速度和規模,忽視科學規律;有的領導干部從封建迷信中尋找精神寄托,“不問蒼生問鬼神”,熱衷于算命看相、求神拜佛,迷信“氣功大師”;一些封建愚昧和迷信落後的東西在群眾中還有一定的市場,一些新形態的迷信、偽科學時有泛起。這說明,在全社會弘揚科學精神,我們還需要繼續努力。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強化科學精神和創造性思維培養。唯有讓科學精神在全社會深入人心,自覺以科學精神為引導,堅持實事求是、求真務實,我們才能更好發展科技事業、解決時代提出的諸多重大理論和現實問題。

弘揚科學精神,必須堅持馬克思主義科學觀的基本立場。重視科技的歷史作用,是馬克思主義的一個基本觀點。馬克思“把科學首先看成是歷史的有力的杠桿,看成是最高意義上的革命力量”。在回答唯物史觀的基本問題時,馬克思闡明了科學的產生根源,即科學不是憑空產生的,它是在社會生產的需求中形成的社會意識形式,是人的“腦力勞動的產物”,是“一本打開了的關于人的本質力量的書”。科學是人類認識和改造自然的過程中人的本質力量的表現,是人在社會生產中的產物,也是人的主觀能動性的表現。“自然科學往後將包括關于人的科學,正像關于人的科學包括自然科學一樣。”堅持以馬克思主義科學觀的基本立場去認識科學、發展科學,按照科學規律辦事,牢固樹立求真務實的作風,是我們培育和弘揚科學精神的基礎性工作。

弘揚科學精神,必須號準時代脈搏。科技是第一生產力,在國家現代化進程中發揮著舉足輕重的重要作用。西方發達國家的現代化是一個“串聯式”發展過程,工業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信息化順序發展,發展到目前水平用了200多年時間。中國作為現代化的後來者和追趕者,其發展必然是一個工業化、信息化、城鎮化、農業現代化疊加發展的“並聯式”的過程,需要充分發揮科技進步和創新的關鍵作用。當前,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正在創造歷史性機遇,催生互聯網+、分享經濟、3D打印、智能制造等新理念、新業態。在這種情況下,誰牽住了科技創新這個“牛鼻子”,誰走好了科技創新這步先手棋,誰就能佔領先機、贏得優勢。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創新是引領發展的第一動力。抓創新就是抓發展,謀創新就是謀未來。”科學精神的培育既要植根于科學精神的內涵與本質,又要立足時代與社會的現實。當前,我們弘揚科學精神,必須適應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提出的現實要求,把鼓勵創新、勇于創新、大膽創新擺在突出位置,讓創新意識在全社會蔚然成風,使蘊藏在億萬人民中間的創新智慧充分釋放、創新力量充分涌流。

弘揚科學精神,必須營造寬容開放的氛圍。科學是一個對未知的探索過程,必然面臨著曲折與不可預期的結果,自然也會遭遇錯誤和失敗,絕非像一些唯科學主義者所認為的,只是一個線性發展的過程。由于認識主體自身的原因以及社會文化條件的限制,不同主體對于同一事物產生不同的看法是不可避免的。實際上,科學是一個不斷向錯誤學習的過程,應該以一種寬容的態度來看待這些錯誤與失敗。在科學研究中,要允許不同意見、不同方法的存在,為不同學術觀點提供自由爭鳴的空間,給不同意見以同等的表達機會,進而在不斷的探索檢驗過程中尋求正確答案。習近平總書記指出︰“在基礎研究領域,也包括一些應用科技領域,要尊重科學研究靈感瞬間性、方式隨意性、路徑不確定性的特點,允許科學家自由暢想、大膽假設、認真求證。”培育科學精神需要各方面共同努力,營造寬容、開放的社會環境,在全社會形成講科學、愛科學、學科學、用科學的良好氛圍,讓科學精神扎下根來。

弘揚科學精神,必須推動科學與人文的融合。科學精神和人文精神都是人類精神的內在組成部分,單獨一方不可能建構完整的人類精神世界。單獨強調科學精神,會使唯科學主義泛濫,從而導致對人文精神價值的忽視;片面張揚人文精神,沒有科學理性來限定,人文精神只能是空洞的“自說自話”,終被淹沒在神秘主義之中。弘揚科學精神,要倡導對自然科學進行人文思考,積極推進科學與人文的互動。同時,要在全社會廣泛、深入地開展對科學的宣傳普及工作,重點面向青少年、農村干部群眾和各級領導干部,引導廣大干部群眾掌握科學知識、應用科學方法、學會科學思維,讓科學的光芒照亮我們的民族復興大業。

作者︰劉大椿 中國人民大學哲學院教授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