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報剖析美軍迪瓦尼亞夜間戰斗︰夜間城市作戰怎麼打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張 孫強銀責任編輯︰劉秋麗
2019-05-06 22:06

夜間城市作戰怎麼打

——對美軍迪瓦尼亞夜間戰斗的剖析

■張 孫強銀

戰斗簡介

2006年10月9日凌晨,美軍第4機步師一個加強坦克排和伊拉克政府軍一個十余人的突擊排編成突襲分隊,進入位于巴格達以南的迪瓦尼亞城抓捕一名反政府武裝要人,遭到伏擊。伊拉克“馬赫迪”民兵用單兵火箭擊毀一輛美軍坦克,並對美軍展開圍攻。為了避免坦克上的技術秘密泄露,美軍突襲分隊沒有突圍,就地組織防御。雙方激戰4個多小時,美軍在空軍力量的配合下守住了陣地,最終在援軍接應下撤出戰場,並拖走了被擊毀的坦克。這場戰斗規模不大,但特點突出,展現了數字化裝甲分隊的體系作戰能力,因而引起了軍事專家的關注。

講評析理

傳統觀念認為,裝甲部隊既不擅長夜戰,更不宜于巷戰。但隨著陸軍機械化信息化程度不斷提高,未來地面戰斗,裝甲部隊不可避免地要遂行夜間城市作戰、巷戰任務。裝備也好、戰術也好,研究、訓練斷不可少。迪瓦尼亞夜間戰斗,美軍突襲分隊和增援分隊總共9輛坦克,在巷戰中與近千對手激戰4個多小時,完成了抓捕任務,雖然損失了1輛坦克,但沒有人員傷亡,最後在援軍協助下安全撤離並運走被毀坦克。這場戰斗雙方均有可圈可點的表現,對我們正確認識聯合作戰,尤其是重新認識裝甲部隊的建設、訓練及運用不無裨益。

先進可靠的數字化裝備幫助美軍贏得戰場優勢。美軍M1A2SEP是接受過“系統升級計劃”改造的新一代數字化主戰坦克,加裝有21世紀部隊旅及旅以下戰斗指揮系統、全球定位系統、電子地圖、熱成像瞄準鏡等裝備。車長可操作車頂的高射機槍,裝填手的艙口外裝有一挺可沿環形導軌移動的M240機槍,炮手除了120毫米主炮外還負責操縱一挺並列機槍。M1A2SEP坦克不僅擁有強大的火力,防護性能也比較可靠,輕武器很難對其構成威脅,肩扛式火箭彈直接命中也未必能擊穿,損失的坦克因為被擊中薄弱的側下部才導致起火。先進的夜視系統幫助美軍獲得遠超對手的戰場感知能力,夜間戰場對于美軍幾乎“單向透明”,激烈的攻防對抗中,隱匿在夜色中或藏身于車輛、牆壁之後的民兵既避不開美軍的熱成像觀察瞄準,更防不住120毫米的坦克炮,傷亡較大。數字化通聯系統保證美軍坦克排能夠及時溝通,相互支援,密切配合,在對方四面八方的圍攻下,彼此有效掩護了各自的薄弱環節,守住了陣地。

出敵不意是反美武裝以弱對強並取得戰果的前提。總結迪瓦尼亞夜間戰斗不難看出,敢戰是制勝的前提。所羅門王說,危險來臨時,如果你害怕了,力量就會減小。所以,弱軍面對強敵,具有“敢戰”氣魄,積極主動地捕捉和創造戰機,才有獲取戰績的可能。2003年,伊拉克正規軍的武器裝備與美軍比就有“代差”;2006年,伊拉克反美武裝的武器裝備更加落後,即便是民兵手中威力最大的單兵火箭,正面對抗美軍的先進坦克也力不從心。第一枚火箭彈未能命中,第二枚擊中美軍坦克卻未能對其構成有效毀傷,暴露了的民兵反坦克小組很快被美軍坦克炮和機槍摧毀。受挫的反美武裝並沒有因為敵強我弱而放棄抵抗,而是巧妙利用城市巷戰的復雜地形,隱蔽待機,繼續伏擊美軍。而美軍顯然低估了反美武裝的實力和求戰決心,完成抓捕任務後或許更感覺勝利在望,思想上出現麻痹大意,步坦協同組織不力,突襲分隊的後續坦克在通過剛剛發生過伏擊的街道時未能察覺敵情威脅,結果再次遭到肩扛式單兵火箭襲擊。這次攻擊準確命中美軍車隊最後一輛坦克的側下部,爆炸產生的高溫氣體造成發動機起火,坦克很快報廢。民兵射手的戰斗精神、心理素質、作戰技能以及目標選擇、戰機把握等都可圈可點。

陸空協同、體系對抗是以少勝多、精兵克敵的制勝關鍵。美軍作戰的一個突出特點是高度重視空中力量對地面部隊的支援,強調用“非對稱”攻擊手段,以盡可能小的傷亡(最好是“零傷亡”)戰勝對手。美軍將領中流傳著一句口號︰絕不讓自己的部隊陷入一場“公平的戰斗”。即便用最新型的數字化坦克分隊對陣裝備落後的民兵武裝,美地面部隊指揮員也沒忘記呼喚空軍和陸軍航空兵支援。F-15戰機在地面部隊沒有配備聯合末端攻擊控制員的情況下,打破常規,直接用裝甲部隊的通信波段與激戰中的坦克排建立聯系,向其通報敵情並保持密切協同,多次在戰場上低空掠過,震懾圍攻之敵,還創造了“戰斗機發射紅外光柱引導坦克精確射擊”的新戰法,取得良好的作戰效果。地面部隊與對手膠著對峙時,又是2架“阿帕奇”直升機飛臨現場,用30毫米機炮的密集火力打破僵局。事實證明,及時可靠的空中支援是現代城市作戰的重要組成部分。美軍的空中作戰力量不僅為地面部隊提供了精確的火力打擊、戰場監視和目標指示,還從心理上給敵人造成強烈震懾,對奪取勝利發揮了顯著效果。

裝備落後,戰術呆板必然錯失戰機,甚至付出慘重代價。迪瓦尼亞夜間戰斗,反美武裝初期不怕犧牲,利用地形巧妙設伏,用簡陋武器擊毀一輛美軍先進的主戰坦克。但後續作戰卻組織得乏善可陳,反美武裝在人數上佔絕對優勢,但猛烈進攻竟沒能斃傷1名美軍及配合美軍作戰的伊拉克政府軍,連擊毀的坦克殘骸最後也被對手拖走。客觀來看,美軍戰斗力雖強,卻絕非無懈可擊。如此懸殊的戰損比更多是因為反美武裝武器落後,進攻戰術呆板。如果“馬赫迪”民兵能引進或改造出大功率電子干擾器和較先進的單兵反坦克火器、單兵防空導彈,或許能破壞對手的通信聯絡,毀傷更多坦克、直升機、甚至F-15。即便沒有先進裝備,若能借助煙幕彈、防紅外偵察偽裝衣等裝備有效霧化戰場,或者前期加強戰場建設,作戰中充分利用地道、下水道等隱蔽地下通道創造條件貼上去,則完全可能贏得“公平戰斗”的機會。近戰中,單兵火箭、反坦克手雷、集束手榴彈、燃燒瓶、炸藥包等都能有效對付敵方坦克的薄弱部位。就算找幾門迫擊炮或集中兵力、火力攻擊龜縮在“悍馬”車里的伊軍突擊排,也能給對方造成人員傷亡。4小時的夜間戰斗,付出重大傷亡代價,竟讓對手全身而退,“馬赫迪”民兵作戰的低效和落後,實在值得反思。

此外,這場戰斗也提醒世人,勝利絕非臆想的產物,更不是僅憑氣血之勇就能輕易獲得。我們強調勇于“亮劍”,鼓勵合理冒險,但不是提倡匹夫之勇。孤注一擲死打硬拼是不負責任的賭徒心態。趨利避害,戰勝強敵,既需要斷然出手的魄力也需要謀高一籌的智慧。要立足現有條件裝備,熟練掌握手中武器,創造性地用好武器、地形、天氣等各種條件,將一切可能的戰斗力發揮到極致,才能打出以己之長擊敵之短的奇跡和輝煌。從技術角度分析,網電攻擊能力、夜間作戰能力、野戰防空能力、“霧化”戰場能力或許是當前對抗強敵亟待加強的重點。

(作者單位︰陸軍指揮學院)

(解放軍報•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