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導更可期待的人類未來

來源︰光明網作者︰秦超責任編輯︰岳修宇
2019-05-11 16:43

看清楚“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引導更可期待的人類未來

2018年6月,習近平在中央外事工作會議上深刻指出,當前,我國處于近代以來最好的發展時期,世界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兩者同步交織、相互激蕩。“只有深刻領會和把握時代變化的本質,我們才能夠正確地制定自己的策略”;只有樹立正確的歷史觀、大局觀、角色觀,才能夠使我們找到應對變化、解決問題的有效路徑和方法。

明辨“不變者”,把握時代變化過程中的約束條件

恩格斯曾經提醒,“我們注意更多的是運動、轉變和聯系,而不是注意什麼東西在運動、轉變和聯系”。在全球大變局中,“什麼東西”就是變化的主體或者發生變化的因素或者約束條件。在全球變局中,我們需要把握以下“不變者”︰

第一,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沒有變。一是維持“冷和平”的核威懾依然存在,核武器產生的嚴重後果得到了更普遍的承認;二是國際社會中沒有哪一方力量有意願、有能力發動大規模戰爭;三是發展已經成為包括發達國家在內的世界共同追求的目標。盡管各國為了爭奪發展優勢激烈競爭,但都無法做到以犧牲和平環境為代價。

第二,全球力量結構沒有根本性改變。全球力量對比發生了改變,這是不爭的事實,但是全球力量結構並沒有發生根本性改變,發達國家依然具有綜合優勢。首先,發達國家長期構建起來的“位勢”優勢沒有變。上溯至大航海時代的殖民擴張,直至“冷戰”的收場,西方在技術、軍事、經濟、制度、文化以及心態等諸多方面都處于優勢地位。其次,發達國家權力更具有滲透性沒有變。經過長期磨合,在發達國家的制度框架下,發達國家的國家權力以合法方式滲透到社會、市場的方方面面,使得發達國家的國家權力在對外擴張和在國際社會獲得優勢地位的時候,可以通過社會力量、市場力量間接實現國家意圖。最後,發達國家仍然可以自如地利用規則維護自身利益和優勢。對于發達國家而言,現有國際規則基本上由發達國家制定,有的還是國內規則的國際化,因此發達國家通過規則維護自身優勢顯得“理所應當”,同時還能強化其精神優勢;而對于後發國家而言,適應和服從既定規則並不難,難的是利用既定規則實現更快發展,更難的是創設出符合自己期待又能得到廣泛認可的新規則。

第三,民族國家的基礎性地位沒有改變。雖然一段時期以來,民族國家消亡論、“地球村”等概念不斷,但是經歷了幾次重大經濟危機,特別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後,民族國家的地位得到鞏固甚至強化,不僅成為應對國內社會經濟等關系的調節者和塑造者,而且成為應對國際危機、全球風險的重要政治力量。目前,主要有兩個方面原因強化著民族國家的基礎地位︰一是日益激烈的綜合國力競爭要求國家必須發揮更有效的作用;二是隨著國家間競爭的激烈,國家作為弱勢群體庇護者的地位更加突出。

第四,國內治理依然優先于國際治理。目前,世界各國都普遍存在“治理赤字”,而國家又是既有治理結構的制度核心,也是各類治理問題的聚焦點。國內治理之所以被擺在優先位置,主要是三個方面原因所致。首先,國內社會的認同依然是國家合法性的決定性來源。這從依靠外部力量掌握政權的政府往往垮台的諸多實例可以得到驗證。其次,國內治理在全球多層次治理體系中具有基礎性地位。絕大部分“治理問題”都可以追溯到各國的內部,國內治理的改善能為國際治理問題的解決籌集更多更可持續的資源。

認識“大變局”,堅定人類文明發展的信念

理解“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就需要把握時間意義範疇的“百年”,作為空間意義範疇的“世界”和作為社會意義範疇的“大變局”這三個維度。當前,世界舞台中心逐步由西方發達國家向非西方國家轉移,向非國家行為體彌散;世界力量對比發生變化,“北分南合”傾向日益明顯,第四次工業革命與全球南方國家伙伴關系相互推動,南南合作步入新紀元;在經歷了歐洲主導的維也納秩序和美國主導的以聯合國體系為核心的國際政治秩序和以布雷頓森林體系為核心的國際經濟金融秩序後,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受到嚴重沖擊,以中國為代表的新興經濟體國家正在積極重構世界秩序。

全面審視全球大變局,理性應對,樹立正確的歷史觀、大局觀、角色觀,是中國應對全球大變局的關鍵所在,最符合本國利益和人類共同利益。因此,中國在當前國際關系中應當從以下方面著力。

第一,理性認識全球化的逆轉和進退,積極推動全球化健康良性發展。逆全球化的非理性在于對全球化的誤解,即誤以為全球化只是經濟全球化而忽視了全球化的社會政治等內涵、混淆了人類日益相互依存的本質與全球化不當政策帶來的負面現象、忽視了全球化是自地理大發現後就開始的歷史進程而只看到了近十年來的逆全球化現象、誤以為全球化只是資本全球化而忽視了近代以來全球化所呈現出的人類整體性的共同價值、簡單地以為全球化價值導向只是自由主義而忽視了全球化的全球主義價值根基。

應該看到,全球化是人類文明的大趨勢,其動力不僅源于各個國家的全球化政策,同時是全人類科學技術不斷進步、全球市場經濟發展的結果。對當前逆全球化認知和對全球治理困境的夸大乃至失望,絲毫無助于問題的解決。中國在高舉全球化和自由貿易旗幟的同時,要積極引領全球治理,著力解決全球化進程中的經濟、政治、文化的不平衡,努力實現全球化再平衡。

第二,系統、深入地詮釋並努力踐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經過過去40年改革開放取得的巨大成就,目前,我們通過“一帶一路”這一全球公共產品,不僅把中國的國家治理與全球治理結合在了一起,同時也把中國的發展命運同世界的發展命運緊密地聯系在了一起。“一帶一路”不僅帶動國內各地區的共同發展,而且為不同國家的共同繁榮搭建起了平台。在當前環境下,世界各國都應該以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逐步克服現實主義的束縛,增強國際關系中的世界主義色彩,從而彌補現有國際秩序的不足,推進其朝著更加公正、更加合理的方向發展。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