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校人才培養應著眼“三個面向”實現與未來戰場精準對接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黃忠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6-05 13:48

軍校人才培養應著眼“三個面向”實現與未來戰場精準對接

——學習習主席視察陸軍步兵學院重要講話有感

■國防科技大學軍事基礎教育學院 黃忠

2019年5月21日,習近平主席視察陸軍步兵學院,對軍隊院校發展作出了一系列重要指示,全軍官兵備感振奮。習主席指出,軍校教育要“面向戰場、面向部隊、面向未來”,“做到打仗需要什麼就教什麼、部隊需要什麼就練什麼,使人才培養供給側同未來戰場需求側精準對接。”習主席的重要講話,為建設教戰研戰院校、培育備戰打仗人才,進一步指明了方向、提供了遵循。那麼,軍校人才培養供給側如何與未來戰場需求側實現精準對接呢?筆者認為,應該著眼“三個面向”,立起為戰育人的鮮明導向,讓學員能夠“從院校直接走向戰場”。

一、對接部隊建設需求改革軍校教育

軍隊院校因打仗而生、為打仗而建,目的在于為打贏未來戰爭奠定堅實人才基礎。然而,軍校人才培養目前還存在著新興學科建設相對滯後,教學內容比較陳舊,課程安排不甚合理,畢業學員到了部隊後“水土不服”難以勝任本職崗位等問題。軍校教育要與未來戰場對接,首先要解決好與部隊建設需求對接還不夠緊密精準的問題。

(一)瞄準部隊轉型建設需求制定育人方案

人才培養方案是針對學員培養目標和方向以及畢業後應具備的能力素質,對教學課程和內容及標準的設置,是院校教學工作的依據。要使軍校培養的人才符合部隊建設的需要,就必須制定出符合部隊建設需要的人才培養方案。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著重建立了聯合作戰指揮機構,組建了新型作戰力量,進行了編制體制調整,我軍實現了整體性革命性重塑。在這個過程中,大批全新的崗位需要專業的人才,新的編制體制呼喚新的戰術戰法,新式武器裝備配發到位後亟需官兵提升操作、使用、維修的技能。作為部隊人才需求的供給側,軍校就要與部隊需求對接,听取部隊意見,全面研究培養部隊建設急需人才的方案,邀請熟悉軍事教育規律的部隊人員參與人才培養方案的具體制訂,確保軍校人才培養方案符合部隊建設實際需要和未來需求。

(二)圍繞部隊打贏能力建設需要組織教學

軍校因戰而生,就要面向部隊、服務打贏。院校要主動與部隊溝通,及時掌握部隊發展變化情況,教學工作才能做到有的放矢。在教學內容的設計上,要著眼部隊作戰的現實問題、在未來戰場上可能面臨的復雜問題,以及學員的實際需求進行精心設計。通過建立院校與部隊聯合審定、動態更新教學內容的機制,使教學內容更加貼近軍事創新前沿、貼近部隊裝備實際、貼緊官兵任職需要,及時體現部隊建設、作戰訓練、裝備發展的最新成果,實現學用一致的教學目的。在教學方式方法上,推行研討式、案例式和小班化教學,加大作業想定和綜合演練等實踐教學比重,推動信息化模擬訓練平台研發和使用,檢驗學員學習成效,提高學員崗位實踐能力。

(三)根據部隊評價反饋改進教育質量管理

“產品”質量好不好,“用戶”最有發言權。院校培養的學員怎麼樣,自己說了不算,最終要看部隊是否滿意。院校要堅持部隊至上的理念,自覺服務部隊。要建立畢業學員培養質量跟蹤調查反饋制度,定期組織畢業學員任職情況調查,听取部隊和畢業學員對院校教學工作的意見建議,並由此檢討發現問題,改進完善教學,持續對辦學治校各個方面的建設進行完善,不斷提高育人質量,切實把“圍繞實戰搞教學、著眼打贏育人才”落到實處。

二、緊貼實戰教練能打勝仗本領

當前,國際國內安全形勢十分復雜,風險和挑戰明顯增多,再加上新一輪軍事革命風起雲涌,戰爭形態加速向信息化演進,迫切需要大批懂打仗、會打仗的新型軍事人才。全軍上下大力加強實戰化訓練,更是要求軍隊院校的一切辦學活動必須鎖定明天戰場,把握現代戰爭特點規律,教戰研戰、辦學育人。面對新挑戰新任務新要求,軍校教育必須打破思維定勢,克服“自以為距離戰場較遠、戰場感知較為遲鈍、滯後于形勢發展需要”的弊端,及時按照實戰要求對教學目標進行全面調整。

(一)聚焦能打勝仗辦學

軍校就是培養打仗人才的。院校文化的塑造、學科建設的重點、教學條件建設的布局、教學科研力量的分配等各個方面工作,都要圍繞培養打仗人才來進行,實現院校發展與軍委要求、與部隊建設發展對人才的需求相一致。要建立完善軍校教育監察評估機制,通過明確教育監察組織的職責和工作範圍,完善軍校教育監督評估獎懲辦法,正確引導軍校圍繞使命辦學治校,圍繞任務創造性地開展辦學育人活動,及時糾正在聚焦實戰辦學治校過程中的偏差與誤區,保證院校實戰化教學沿著正確的道路前進,強化軍隊院校姓軍為戰、以戰領教的核心價值。

(二)圍繞實戰大抓教學

軍校為戰而建,必須圍繞實戰大抓教學。知彼知己方能百戰不殆,進行實戰化教學首先要培養軍校學員戰場態勢感知能力,搞清楚未來戰爭用什麼打、在哪里打、怎麼來打,熟悉未來作戰對象的武器裝備效能和戰術戰法特點,熟練掌握我軍部隊戰場建設情況。因此,實戰化一定是具體的、是發展的,而非抽象籠統和固定不變的。軍校教員要掌握外軍與我軍建設情況,加強對現代作戰樣式、戰例戰法的學習研究,致力于研究實戰環境下克敵制勝的戰術戰法。教學內容要由基本原理知識型教學向培養作戰思維、指揮技能和裝備應用的綜合性教學轉變。教學機制、教學模式和教學過程,也都要由學術化向專業化轉變、由基于學科體系向基于實戰課程體系轉變。

(三)緊貼實戰搞好訓練

仗要怎麼打,兵就怎麼練,只有緊貼實戰像打仗一樣訓練,才能像訓練一樣打仗。要按照戰場環境設置訓練條件,嚴格按實戰化考核標準檢驗,訓實每一個步驟和環節。以色列“野小子”特種部隊的實彈射擊訓練,要求從出槍到第一發子彈命中,絕對不能超過一秒鐘,如果超過時間限制,即使命中也是零分。實戰化訓練必須嚴格按照打仗要求,把實戰能力作為檢驗訓練效果的根本標準,提高學員能打仗、打勝仗的能力。同時,戰場環境復雜多變,敵人不可能按套路出牌,作戰也不會一直在我方構想下進行。在我方信息化裝備被壓制甚至損毀,或者出現大量戰斗減員、後勤給養供應不上等緊急情況時,應當如何繼續完成任務,這些都要在設置戰場環境訓練條件時涉及到。軍校學員的訓練,也要盡可能構設逼真的戰場復雜電磁環境、艱苦的自然條件和激烈的對抗場景,使學員在真實的身心體驗中迸發出打垮一切敵人的勇氣和戰技素養,在實戰化訓練中鑄就堅不可摧的戰斗力。

三、面向未來作戰培育打贏人才

今天的戰爭準備是為了打贏明天可能發生的戰爭,能正確預見未來戰爭的發展方向,就能瞄準未來戰爭所需的專業人才進行針對性培養,從而搶佔未來戰爭的制高點。而對未來戰爭的正確預判,基礎在于對世界軍事發展的掌握和對軍事科技前沿發展趨勢的感知。

(一)加強頂層設計科學長遠謀劃強軍藍圖

未來要打什麼樣的戰爭,世界一流軍隊具體是一種什麼樣的狀態,哪些技術需要趕超先進,哪些需要創新開拓,這些都需要頂層長遠謀劃設計。習主席高瞻遠矚,為各軍種建設作出了頂層規劃,強調要打造全域作戰的新型陸軍,構建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空軍,全面建成世界一流海軍,建設核常兼備、全域懾戰的火箭軍,推進新型作戰力量加速發展的戰略支援部隊。軍隊院校更要落實習主席指示,“加強頂層設計和長遠謀劃,拿出科學的目標圖、路線圖、施工圖,一張藍圖抓到底。”

(二)緊盯前沿動態推動學科建設與時俱進

恩格斯曾經說過︰“一旦技術上的進步可以用于軍事目的並且已經用于軍事目的,它們便立刻幾乎強制地,而且往往是違反指揮官的意志而引起作戰方式上的改變甚至變革。”科學技術特別是以信息技術為主要標志的高技術迅猛發展及其在軍事領域的廣泛運用,深刻改變著戰斗力要素的內涵,從而深刻地改變著戰斗力生成模式。因此,軍校要關注科技發展前沿動態,對科學技術運用于軍事領域將帶來的變化作出精準預判,並對可能出現的情況研究具體應對措施。在軍校的建設中,尤其要對學科建設領域的創新高度敏感,緊貼前沿發展,及時更新教學內容,保持專業教學與時俱進。

(三)堅持開放辦學匯聚優勢資源服務打贏

軍隊院校建設,關起門來搞是搞不好的。習主席指出︰“要堅持集約集優、開放辦學、聯合育人,加強學院師資力量整合升級,加強院外優質教育資源引進共享,打造過硬教員隊伍。”應當根據實際情況搞好籌劃,加強軍校與軍校之間、與部隊以及軍隊科研機構之間、與國內外院校以及企事業組織之間、與外軍之間的合作交流。例如,與部隊開展聯教聯訓,利用部隊訓練資源,組織實習鍛煉和實踐教學,參與部隊重大演訓;與外軍開展多方位合作交流,加大外派留學生比例,組織到外軍院校訪問,聘請外軍具有作戰經驗的人員任教講學,參加國際聯演聯訓、軍事比武競賽等,並建立國際合作交流成果轉化機制。這樣才能發揮融合的偉力,匯聚軍內外、國內外優勢資源,建設世界一流軍事院校,為我軍打贏未來戰爭提供強有力的人才支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