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疆黨旗紅∣黨員段必清的十年︰從大學生村官到脫貧帶頭人

來源︰澎湃新聞作者︰高宇婷責任編輯︰姬彩紅
2019-06-12 11:29

2014年27歲的段必清主持雲南瑞麗市戶瓦山土雞專業養殖合作社第一次成員大會。圖片由段必清提供

一張2014年拍攝的照片里,穿著紅色足球隊服的段必清站在涼棚下,主持雲南瑞麗市戶瓦山土雞專業養殖合作社第一次成員大會,會議內容是講解養雞注意事項。而照片中搭建涼棚的板材是段必清從廢品站撿來的。

那年他27歲,是一名大學生村官,也是一名養雞能手,經歷了一次創業失敗,正走在二次創業的路上。

創業的故事有千千萬,黨員段必清的卻有些不一樣。如今,在雲南德宏州瑞麗市 秀鄉戶瓦村工作生活了10年之後,段必清用實踐證明了一句話︰一個人走確實會走得很快,但是一起走會走得更遠。

戶瓦村 澎湃新聞記者 孫鵬程 攝

走還是留?大學生村官的選擇

雲南瑞麗這座規模不大的小城因中緬邊境貿易而格外繁華。

對于從小在瑞麗市區長大的段必清來說,相距僅30公里的戶瓦村則完全是另外一番天地。

2009年大學畢業後,段必清成為了一名大學生村官。當時和父母賭氣要離家遠點的他選擇了那一批崗位里離瑞麗市區最遠的戶瓦村,一個景頗族百姓為主的小村莊。

段必清記得自己到村里報到的第一天,戶瓦村一位黑瘦的村書記騎著摩托車捎著他,在日落黃昏時的山里繞了一圈又一圈。“土路石頭路,左繞不到、右繞也不到,心情很差。”段必清回憶。

戶瓦村黨總支書記梅腿還記得剛來時的段必清︰“瘦瘦小小的一個,年紀還小,鋪蓋是他老爹第二天送上來的。生活方面很不懂的,自己都不會做飯吃。”

不懂語言,不懂當地風俗,融入戶瓦村的過程一開始很艱難。

段必清當時的感覺是︰“99%的村民都覺得你來干嘛的(備注︰不知道他來有啥用)。在村委會也很尷尬,村民來,我主動問他們有什麼需要我幫他們做的,但他們理也不理我,直接進去找村主任。只能每天擦桌子、沖廁所,我又不是瘋了,畢業來這里受這樣的苦。”

印象最深一次,是入戶給低保戶寫申請。東邊一戶、西邊一戶,日暮之時,當地景頗族百姓實心實意留段必清吃飯、住下,習慣了城里人客氣的段必清感覺不好意思,便推辭返回村委會。沒想到半夜走在下山的路上,摩托車沒油、車燈沒電、手機沒電,看著月光透過樹林隱隱綽綽的樣子,一路上自己嚇唬自己,嚇得半死。

來到戶瓦村最初的日子,段必清心里也有“走還是留”的疑問。最終,是當地老百姓促使他做出選擇。

3個月時間,段必清走訪了村里的每一戶人家。景頗族的習俗是有客人進門先請喝酒,就這樣不知道喝醉過多少次後,段必清對村情也已十分掌握,“走訪完後,就會覺得你和他們是在一起的。”

在此期間,他還一度被村民的貧困生活震撼,“家家戶戶都住茅草屋,一口鍋、一張通鋪,也沒有電器。我在城里長大,怎麼也沒想到這個情況。”

盡管如此,山清水秀的 秀山,在城里人眼中卻是個寶。野菜、菌子,土雞、土鴨……瑞麗市區親戚朋友常托段必清帶東西回去,每次下山回家,摩托車上掛的、包里塞的,滿滿當當,似乎 秀山上的一切,30公里以外的城里人都稀罕。

段必清想,我可不可以自己養雞?村里最大的問題是沒產業,不如在這里創業發展。

念頭一起,他留了下來。

首次創業失敗後,他整裝再出發

2010年,段必清決定養雞,因為養雞看上去非常簡單,投入又少、價格穩定、好銷售。

恰逢當時村里一位村民要出租自己的野林地,段必清不知道那兒曾是一片亂葬崗,當即就租了下來。

平地、修路、挖地基、蓋房、接水電……因為起步沒有資金,每件事段必清都是和創業伙伴一起親自做。

創業之初段必清自己搭的竹屋。 澎湃新聞記者 孫鵬程 攝

蓋房子的竹子要用到七八種,這種做牆、那種做頂,各有不同。竹屋漏風又漏雨,外面大風、屋里小風,外面大雨、屋里小雨。晚上睡覺,頭上一定要戴頂帽子,頭潮了就會生病。

那時的段必清,知道抓雞要晚上抓,但不知道要關燈,一個通宵抓不了幾只雞,還惹得雞也睡不了、人也睡不了。一天夜里暴雨狂風,雞舍電線被刮斷,他獨自躺在竹屋里,在起床和繼續睡覺之間掙扎了很久。最後,段必清咬牙起來冒雨接電線,如果雞舍晚上沒有燈光,雞會發生踩踏事件,傷亡損失太大。

因為養雞,段必清從不會做飯變成了干活小能手。盡管該受的辛苦一樣沒少,該咬牙堅持的也挺了過來,但段必清第一次創業還是因為沒有掌握科學養雞技術失敗了。

“第一批雞1050只也就活了幾百只,尷尬的是那批雞怎麼就長不大,別人家的雞有3斤多,我們家的雞就只有一斤多。”段必清笑著回憶。

合伙人也選擇退出,眼看走不下去的段必清顧不得面子,勇敢和家人攤牌。沒想到父親把兒子這一年多做的都看在眼里,他說︰“家里有套房子,你要用的話就拿去。”

盡管事情已過去了很多年,說到家人,段必清還是紅了眼眶。家人是他的軟肋,也是最堅強的後盾。

俯瞰段必清的養雞場。 澎湃新聞記者 孫鵬程 攝

2012年底,段必清拿著家里房子抵押貸款的20萬元整裝再出發。

村里的流言並沒有停止︰是不是拿了家里的錢來玩啊?小伙子不知天高地厚……這些話反而讓他心里較起了勁,做出個樣子來給你們看看!

第一次創業失敗的最大問題是不懂技術,這一次段必清在村委會的農家書屋、網上,找一切和養雞有關的內容拼命學習,不懂的問題就去畜牧站請教技術員。

第二次創業很順利,但也更辛苦。

他早晨5點起來,把雞送到街上,白天在村委會上班,晚上管雞;剛到的小雞要2小時看一下;為給小雞打疫苗,在38攝氏度的房間里一呆就是5小時,一邊打疫苗一邊擦汗,額頭上硬是被擦掉了一塊皮,流汗就疼;小雞的雞舍要定時清理,溫度又高雞屎又多味道又重,偶爾還有蛆相伴其中……提起這些,段必清依舊很嫌棄,他實在不想鏟雞屎,時不時借口“開會”,讓伙計勒弄(人名)多鏟雞屎,但這些“小心機”也常被識破。

小雞一天天茁壯成長,2013年,樂觀勤奮的段必清將養成的8000多只雞全部銷售出去。賺了第一桶金的他,沒有忘記戶瓦村的百姓們。

青春在這 秀山上

段必清從沒忘記他為什麼要留在這 秀山上,10年時間,他的青春都在這里。

2011年,段必清成為一名共產黨員,這個身份讓他有了更多責任。2013年底,村里有十來戶村民開始跟著段必清一起學養雞。2014年,他決定成立瑞麗市戶瓦山土雞專業養殖合作社。這也是戶瓦村歷史上第一個合作社,段必清任理事長。

戶瓦村的百姓沒有錢入股,段必清就幫他們墊資。剛開始,村里有50多位村民加入合作社,段必清陸續墊了40萬元左右。

2015年,6年大學生村官期滿,段必清沒有離開。

他一心打理著合作社,還為社員提供了幾重保險︰雞苗、飼料可以賒賬;保證95%的成活率,低于95%的部分可獲得賠償;高于市場價15%的價格回收雞。除此之外,段必清還幫助村民實地查看怎麼建雞舍、建多大,定期上門檢查消毒情況等等。

村里的老黨員勒定今年73歲,他們一家是緊跟段必清在村里率先養雞的那一批人。勒定的兒子就是勒弄,和段必清兩人一度都是雞舍“鏟屎官”。也因為段必清,勒定一家的生活有了顯著變化。

“小段帶領我們,我們也相信他。政策又好,小段敢給我們擔保貸款,起了帶頭作用,我們有信心。”勒定說。

老黨員勒定家的新房。澎湃新聞記者 孫鵬程 攝

2018年,勒定家拆了以前的舊房子,蓋起了一棟2層小樓,花了34萬元,僅貸款4萬元,有30萬元都是近些年賺的。這在以前是根本不敢想的。

勒定家的收入,段必清算的門兒清︰“你家5000只雞苗,一年收入最少6萬至8萬,只高不低。”勒定大爺听了只顧咧嘴笑,他說︰“就是因為養雞,家里的生活才提高了。”

段必清不僅幫助同村村民,整個德宏州都有村民慕名而來學習養雞技術,他管吃管住,最長的學員住過一個月之久。

“培訓養雞,隔壁隴川縣63個村,我走了52個。”段必清說。他記得創業之初的那份艱難,尋遍了瑞麗市大小養雞場,無一人肯教他如何養雞。再有人來尋求幫助,他都盡力而為。

段必清幫助村民,國家也有好政策支持邊境村的建設發展。在需要進一步擴大市場、打開網絡銷售渠道的時候,2017年,一筆關鍵資金注入了合作社。

這筆錢是雲南省邊境縣(市)村級“四位一體”建設的相關資金,目的是不斷提升人居環境、扶持村級集體經濟發展、提高農村公共服務水平、建強農村基層黨組織。

段必清提出將其中扶持村級集體經濟發展的100萬元資金投入合作社,合作社按6%的收益率,每年給戶瓦村6萬元的投資收益,以壯大戶瓦村集體經濟。

這一想法上報後,獲得了批準。段必清說,這筆到位的100萬元解決了合作社資金短缺、村民入股墊資困難以及村集體經濟收入的問題,十分關鍵。

澎湃新聞了解到,2018年底,瑞麗市戶瓦山土雞專業養殖合作社社員已達109戶,出欄土雞15萬羽,銷售額800萬元,社員年人均純收入9000余元。目前,網絡銷量佔合作社總銷量的10%。2011年底,戶瓦村村民的人均純收入是4480元,2018年,該村人均純收入已達10190元。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