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軍全域作戰制勝基點在哪里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高 凱 單春錦責任編輯︰楊帆
2019-07-09 13:37

陸軍全域作戰制勝基點在哪里

■高 凱 單春錦

引言

制勝基點是指對作戰全局具有決定性影響的關鍵因素。隨著武器裝備不斷升級換代,現代作戰必將在物理域、信息域、認知域及心理域等多領域交織進行,敵作戰手段多、樣式全、領域廣,這就要求陸軍能夠利用所屬力量、手段與敵進行全領域、全縱深、全時空的較量,實質是以體系作戰能力為核心的全域作戰。

單域奪權是實施全域作戰的首要條件

隨著作戰對手呈現聯盟化、多元化,作戰樣式呈現多樣化、復雜化的發展趨勢,現代作戰正向陸、海、空、天、電、網等多維空間擴展,作戰行動體現為智力、信息力、火力、兵力的全面對抗,為有效應對不同的戰場環境、地形氣候、作戰對手帶來的多種威脅,陸軍應具備基于網絡信息體系的全域作戰能力。陸軍如何具備先于對手、優于對手、強于對手的全域作戰能力,在其主導的陸戰場領域中取得絕對制權是首要。首先,多維戰場的根基仍在陸地。外軍認為,無論在平時或戰時,陸軍都是經過歷史證實的,起決定性作用的軍事力量,如俄軍就規定“陸軍仍是俄聯邦武裝力量的基礎”。對比科索沃和伊拉克這兩場戰爭,我們不難發現雖然海、空、天、電等多維作戰力量軟硬兼施可對陸戰場目標實施精確毀癱,產生重要影響,但卻無法達成直接佔領的目的,所以無論戰略格局和戰爭形態如何演變,陸地仍將是多維戰場的根基,戰略地位不可替代。其次,攻防主體仍在陸地。不論戰爭怎麼打,最後決定戰爭結局的是地面作戰。陸戰場仍然是決定戰爭勝負的主戰領域,其他軍兵種的作戰行動最終都要為陸軍戰役行動創造條件,只有最終佔領並實際控制相關地區和目標才能有效保證國家的領土、主權和安全。最後,保障重點仍在陸地。衛星、飛機、導彈、艦艇等武器平台是主導各領域戰場的重要力量,但其指控中樞、保障基地等基礎設施依然在陸上,仍然面臨著陸上力量帶來的非對稱威脅,陸上依然是海空等軍兵種作戰的基本依托,如果沒有制陸權,諸軍兵種作戰能力必然受限。

多域融合是實施全域作戰的基本要求

隨著陸航、空降、陸戰、電子對抗等新質作戰力量的逐步增強,各軍兵種大都具備了遂行多樣化作戰任務的能力,在人工智能、電磁網絡等無形能力的推動下,陸、海、空、天、電、網等戰場空間融合更加緊密,各軍兵種在交集融合的戰場空間形成了能力交叉和互補,構成了全域作戰的基礎。一是信息系統主導聚能。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帶來陸軍作戰力量的轉型,信息的融合作用推動原來結構固定、模式單一的小區域線式攻防作戰向模塊編組、即插即用的廣域全縱深並行作戰轉變,必然要求各作戰單元能夠針對不同作戰對手、作戰任務、戰場環境,依托信息系統整體聯動、靈活重組,聚合能量、持續輸出,確保作戰全程主動。二是指揮網絡聯動賦能。現代作戰是多維空間對抗,指揮控制行動在多個戰場空間同步展開,作戰指揮應由計劃為中心向效能為中心轉變,方可實現同步決策、實時控制。為此,必須打破傳統單一軍兵種程式化指揮的禁錮,依托指揮信息系統,實現各軍兵種在網上同步交互信息、了解戰場態勢、聯動指揮決策,確保信息上得來、指令下得去、行動控得住。三是節點末端精確釋能。未來作戰是基于網絡信息體系的精兵行動,通過精打要害、破擊體系、控制戰局,以最小代價、最短時間、最低風險達成作戰目的,最大限度地減少附帶損傷,做到精確和速決。即在信息聚能、網絡賦能的基礎上,科學、精確地運籌作戰資源,精確偵察、精準決策、精用力量、精選目標、精細評估,確保精確釋放物質流、能量流,打點斷鏈癱面。

廣域聚能是實施全域作戰的關鍵環節

信息化、智能化條件下的陸軍作戰,是在聯合作戰的大背景下實施的,戰場空間異常廣闊,隨著新型陸軍戰場機動能力的不斷增強,作戰平台戰場機動速度不斷躍升,戰場前沿後方界限模糊、作戰力量部署實時動態、遂行任務地區轉換頻繁,預先部署、預先設置的傳統靜態攻防作戰,被以廣泛的、主動靈活的戰場機動創造和捕捉有利戰機,實施以攻為主、攻防結合的動態作戰所取代。一是精心選擇作戰空間謀勢。陸軍全域作戰的主要交戰行動將在戰場全縱深、多維領域同時展開,在涉及空間上,既突出陸地空間,還應兼容海、空、天、電、網等其他空間領域。為此,應圍繞陸軍作戰特點、著眼發揮陸軍作戰特長,廣泛運用謀略,因勢利導,規避敵設空間領域,選擇優勢作戰領域,確保陸軍在優勢空間中與敵作戰。二是依托信息體系融合蓄勢。改革調整、裝備升級後,陸軍依托聯合作戰指揮信息系統,形成了實時定位、實時通聯、實時指控的作戰能力,能夠結合遂行任務,針對不同的作戰對手、作戰地區、戰場環境,靈活編組融合多域作戰力量、準確把握交戰時機、動態調控作戰進程、適時優化作戰行動,實現作戰資源的最佳配置,以最小的代價達成作戰目的。三是把控節點要域布局控勢。陸軍應依托一體化信息系統,集中智力、兵力、火力、信息等精銳力量和優勢效能,綜合運用地面、空中、海上等多種機動方式,在廣域作戰空間進行立體投送,先敵到達控制影響全局的節點要害,達成避實擊虛、以強擊弱的有利態勢,為機動快速殲敵創造先決條件。

分域智控是實施全域作戰的重要能力

信息、智能技術的不斷更新推動裝備信息化、智能化水平不斷躍升,戰場態勢共享和作戰控制能力得到大幅提高,對指揮員和指揮機關提出了同步實時控制多個區域戰場的新要求,以適應指揮高頻度、高強度、高烈度的全域作戰。靜態決策、計劃調控的指揮模式將被動態決策、實時調控的智能化指揮模式取代。一是構建網絡節點式指揮體系。全域作戰空間廣、兵種多,傳統的指揮結構不能實現快速反應、實時指揮要求,應運用大數據、雲計算等新技術,構建點對多點的網絡架構,指揮決策層直接監管掌握多個行動部隊,實時控制作戰進程,哪一節點有情況,可以直接傳輸至指揮層,減少指揮層級,提高指揮效率。二是建立小群多樣式指揮編組。全域作戰指揮方向多、指揮力量多、指揮行動多,傳統的指揮編組模式不利于實施快速多樣化的指揮任務。可以打破“中心+組”的模式,根據作戰任務,以“營”為基本單位,編組精干指揮機構,既利于實時掌控部隊,又利于實時應對突發情況,利于根據不斷變化的戰場態勢實時實施指揮控制。三是建設智能作業式指揮平台。以網絡信息體系為支撐,連通諸軍兵種各級指揮機構、作戰部隊和主要武器平台,集信息自動獲取、智能處理、智能傳輸和輔助決策等功能于一體,使各級指揮員和指揮機關能通過實時的信息收集、傳遞、處理和顯示,在千里之外直觀、形象、實時地觀察戰場情況,並行展開指揮作業,實現情況判斷快、作戰決策快、計劃組織快、調整部隊行動快。

全域精打是實施全域作戰的根本指向

隨著武器裝備的高速發展,陸上目標呈現小型化、動態化、分散化的發展趨勢,粗放密集型火力不能形成有效殺傷,取而代之的是精確毀傷型火力,尤其是進入信息化戰爭時代後,“偵-控-打-評”流程反應時間大大縮短,作戰進入了“秒殺”時代,全域作戰型的陸軍在兵力廣域機動的同時,更需要提高非接觸、非線性火力打擊精度,相互配合、相互支援,以達成發現即摧毀的目的,形成全域精打能力,實現作戰的突然性、隱蔽性。一是精挑打擊目標。著眼破擊體系、全程精打,擇優選擇敵指控中樞、信息系統、火力平台、交通樞紐、綜合保障和補給系統等重點要害目標進行打擊,癱瘓敵作戰體系、割裂敵作戰部署、破壞敵作戰工事、擾亂敵作戰行動、瓦解敵作戰意志,攻心奪志、擊敵要點、動敵全身。二是精選作戰力量。根據作戰任務、戰場需求,綜合運用衛星、電台、數據鏈和中繼通信等手段組網建鏈,分級分類入網,靈活編組作戰力量,實現優勢互補、功能融合,形成集偵察情報、兵力突擊、火力打擊、網絡攻防、防空作戰、綜合保障等于一體的作戰力量體系,從不同時間、空間對打擊目標集中釋能,實現作戰效益的最大化。三是精用戰法手段。確立信息對抗主導、精確火力主戰、聯合精兵主控的作戰指導,采取軟硬一體突擊、縱深穿插迂回、立體聯合奪控等戰法,靈活運用重兵突擊、火力精打、特種破襲、網電對抗等手段,點穴斬首、直插縱深、直擊要害,使敵喪失抵抗能力,加速作戰進程,達成作戰目的。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