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設創新型人民軍隊,這些方面需要發力

來源︰軍隊黨的生活作者︰陳東恆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9-09-16 14:29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主席圍繞建設創新型人民軍隊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戰略新部署,實現了黨的軍事指導理論的與時俱進。創新型人民軍隊以創新為核心驅動,具有科技支撐的科學性、創新制勝的進取性、效能為先的務實性、人民至上的根本性,呈現出鮮明時代特征。建設創新型人民軍隊,必須堅持以習近平強軍思想為根本指導,堅持政治建軍、改革強軍、科技興軍、依法治軍,更加注重聚焦實戰、更加注重創新驅動、更加注重體系建設、更加注重集約高效、更加注重軍民融合,以創新求突破、靠創新謀發展,全面提高革命化現代化正規化水平。

以科技為核心戰斗力

習主席指出,要全面實施科技興軍戰略,堅持自主創新的戰略基點,瞄準世界軍事科技前沿,加強前瞻謀劃設計,加快戰略性、前沿性、顛覆性技術發展,不斷提高科技創新對人民軍隊建設和戰斗力發展的貢獻率。這一重要論述,深刻闡明科技創新與戰斗力建設之間的內在聯系,揭示了以科技創新支撐戰斗力建設的內在規律。

科技創新推動軍事變革。科學技術是最具革命性的力量,軍事領域也是對科技創新最為敏感的領域,軍事技術創新深刻影響軍隊的組織形態、作戰方式和戰爭模式。正如支撐人類戰爭從石器時代步入冷兵器時代的是金屬冶煉技術,拉開熱兵器時代戰爭序幕的是火藥的發明和使用,把人類戰爭引向機械化時代的是坦克、飛機、艦船等機械制造技術;催生信息化戰爭的是計算機、網絡、電磁等現代信息技術,人類每一次技術革命,都會引起軍事領域的極大變革。當前,隨著世界新軍事革命深入推進,戰場不斷從傳統空間向新型領域拓展,裝備精確化、智能化、隱身化、無人化趨勢更加明顯,高超聲速武器從根本上改變傳統戰爭時空觀念,科學技術在軍事領域的廣泛運用引起戰爭形態和作戰方式的深刻變革。建設創新型人民軍隊,必須緊扣科技創新這個核心,聚力突破核心關鍵技術,不斷提高自主創新能力,著力把戰斗力生成模式轉到創新驅動上來,帶動我軍整體水平有一個大的提升。

科技創新關乎戰略主動。世界新軍事革命覆蓋戰爭和軍隊建設全部領域,關乎戰略主動權。世界各國綜合國力的競爭,說到底是科技實力的競爭,誰牽住了科技創新這個“牛鼻子”,誰走好了科技進步這步先手棋,誰就能贏得戰略主動。二戰後期,美國成功實施“曼哈頓計劃”,加速了日本法西斯的滅亡;冷戰期間,美國人巧施“星球大戰”戰略誤導,最終不戰而勝、拖垮蘇聯;面對美、蘇的核訛詐、核威懾,黨帶領我們憑著“一萬年也要搞出來”的拼命精神,在層層封鎖打壓的不利局面下,成功試爆原子彈、氫彈,研制出核潛艇,贏得發展主動權。當前,發軔于20世紀70年代的世界新軍事革命正加速推進,這場革命速度之快、範圍之廣、程度之深、影響之大,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所罕見。這給我軍提供了難得歷史機遇,同時也提出嚴峻挑戰。必須乘勢而上、搶抓機遇,加快科技發展步伐,加快戰略性前沿性顛覆性技術發展,爭奪國際軍事競爭新優勢。

科技創新影響戰爭勝負。創新是軍隊發展進步的靈魂,也是戰爭制勝的密碼。冷兵器時代以前,戰爭勝負主要取決于士兵數量、體能及運用武器的技能;熱兵器時代,武器裝備是戰爭制勝的關鍵一環;進入信息化時代以來,科學技術逐漸成為戰勝對手的關鍵。沒有科技上的優勢,就沒有軍事上的勝勢。面對新一輪科技革命、產業革命加速推進,面對科學技術在軍事領域的廣泛運用,面對戰略優勢對技術突破的高度依賴,美、俄等國早已提前行動。我軍同世界軍事強國之間的差距,既有思維理念上的也有武器裝備上的,既有人員素質上的也有組織模式上的,但說到底還是科學技術上的差距。我們要防止同世界軍事強國形成新的技術鴻溝,就必須以時不我待的緊迫感下更大氣力推動科技興軍,加緊在一些戰略必爭領域形成獨特優勢,實現“彎道超車”。

以質量效能為價值追求

軍隊戰斗力強弱,不僅取決于規模數量,更取決于其質量水平。創新型人民軍隊,必定是精干高效、裝備精良、技術先進、訓練有素、職業化程度高、能夠有效維護國家利益的現代化軍隊。

體系融合。結構決定功能、影響效能。結構力是人員與武器裝備聚變為戰斗力的決定因素。結構優勢是軍事競爭的重要優勢,結構落後是致命的落後。拿破侖說,兩個馬木留克兵絕對能打贏三個法國兵,而一千個法國兵總能戰勝一千五百個馬木留克兵,說的就是結構方式對戰斗力的決定性影響。二戰初期,法軍與德軍的坦克數量相當,單個坦克質量甚至還優于德軍,但前者僅把坦克用作步兵的支援力量分散使用,後者卻作為主要的突擊兵團集中使用,排列組合方式的不同,最終決定了兩支軍隊的不同命運。現代戰爭已經發生深刻變化,戰爭形態加速由機械化向信息化智能化演變,信息主導、體系支撐、精兵作戰、聯合制勝成為顯著特征。這就要求軍隊規模更適度、結構更合理、編成更科學、體系更完善,實現各軍兵種力量和功能的有機銜接,實現從依靠兵力兵器效能的線性疊加向依靠信息力打擊力的效能聚合轉變。

靈活多能。進入21世紀,面對日益多元的安全威脅,世界主要軍事大國紛紛推動軍隊轉型,著力打造靈活多能的現代化軍隊。美陸軍為應對“反介入/區域拒止”和“混合沖突”,力圖建設一支可全球快速反應並能參與地區行動,更加精干、靈活、殺傷力大、適應性強的部隊;俄依據“現實遏制”戰區戰略,圍繞建設一支規模適度、快速機動的現代化陸軍,全面加強陸軍核心能力建設。我軍創建伊始,就擔負著多重使命,從戰爭年代的“戰斗隊、工作隊、宣傳隊”到“遂行多樣化軍事任務”,從“三個提供一個發揮”到“四個戰略支撐”,我軍使命任務隨國家利益的拓展而不斷拓展。創新型人民軍隊不僅以創新為核心驅動,還必須與遂行多樣化任務相匹配,與提供“四個戰略支撐”相契合,在行動力量、技術裝備、編制體制、運行機制,以及素質能力上適應不斷發展變化的任務需求。

聯合制勝。現代戰爭是體系和體系的對抗,一體化聯合作戰成為基本作戰形式。美軍早在海灣戰爭期間,就以聯合作戰取得對伊軍的絕對優勢,如今已經發展到“全球一體化作戰”“跨域戰”“多域戰”等高級階段;俄軍于1994年開始進行戰區聯合作戰指揮試驗,此後經過數輪“新面貌”改革,部隊聯合作戰能力得到極大提升,2018年的大規模戰略軍演“東方—2018”,進一步把聯合作戰範圍拓展到外軍。我軍自20世紀80年代,就開始聯合作戰探索,然而幾十年過去了,“聯不起來”“合不上去”的問題依然沒有從根本上解決。建設創新型人民軍隊,必須加快打造以精銳作戰力量為主體的軍事力量體系,使作戰要素、作戰力量單元、作戰系統更加模塊集成,戰場信息、作戰行動、作戰任務更加體系聯合,確保軍隊質量效能越來越高,新型力量越來越多,打擊距離越來越遠,反應速度越來越快,體系融合越來越好。

以人民性為政治本色

我軍之所以被稱為人民軍隊,就在于“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根本性質和宗旨。創新型人民軍隊作為我軍發展的新形態,人民性是我軍的政治本色,也是我軍區別于其他軍隊的鮮明特征。

服務人民為本。建設創新型人民軍隊,必須以人民為本,把著眼放到維護最廣大人民群眾利益這個基點上。我軍自創建之日起,就將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寫在自己的旗幟上。人民軍隊在古田會議定型之日,就將“宣傳群眾、組織群眾、武裝群眾”作為一項重要政治任務;抗日戰爭時期,人民軍隊雖進行整編,但仍堅持政治建軍的正確路線;解放戰爭時期,經過三年浴血奮戰,打敗蔣家王朝,維護了人民群眾的根本利益;新中國成立後,人民軍隊雖經數度精簡整編、改革轉型,都始終堅持宗旨不變、本色不移,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做人民的子弟兵。建設創新型人民軍隊,必須牢記為人民扛槍、為人民打仗的神聖職責,始終把人民放在心中,保持同人民群眾水乳交融、生死與共的關系,堅決保衛人民的和平勞動和生活,永遠做人民利益的捍衛者。

依靠人民為基。軍隊打勝仗,人民是靠山。人民戰爭的偉力,源自人民群眾的偉大力量。我軍脫胎于人民,是靠人民群眾的衷心擁護和大力支持才得以生存發展、戰勝敵人。抗日戰場的舍身相護、解放戰爭中的踴躍支前、抗美援朝戰爭

中的捐錢捐物;地道戰、地雷戰、雁翎隊、鐵道游擊隊……人民群眾不但給我軍以物質精神上的幫助和支持,還直接參與戰斗,與人民軍隊血肉相連、榮辱與共,融為牢不可破的整體。新時代,雖然戰爭形態和作戰方式發生深刻變化,雖然科學技術和武器裝備在現代戰爭中的作用越來越大,雖然軍隊的職業化專業化程度越來越高,但人民戰爭的性質始終沒有改變,人民群眾的重要地位作用始終沒有改變。建設創新型人民軍隊,必須堅持走群眾路線,尊重官兵主體地位和首創精神,真心誠意向群眾求計問策,汲取群眾智慧、凝聚群眾力量;必須加強人才培養,提高官兵素質,努力推動人才隊伍建設整體水平有大的躍升,不斷鞏固我軍戰斗力建設的群眾基礎。

造福人民為要。我軍歷來就是為了人民幸福而英勇戰斗不惜犧牲的,有擁政愛民的光榮傳統。人民軍隊創建之初,就將“幫助群眾建立革命政權”作為一項重要任務,每到一個地方就幫當地群眾建立政府機構,恢復社會生產;抗戰時期,更是發動“減租減息”和“大生產”運動,不僅減輕了根據地人民負擔,還以自身勞動直接支援地方建設;解放戰爭時期,在追殲國民黨軍的同時,大批解放軍指戰員就地轉業成為地方政府工作人員,為維護社會治安、推進土地改革、發展社會生產作出突出貢獻;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我軍支援地方邁出新步伐。新時代,黨中央、習主席把軍民融合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開啟富國強軍新征程。

(作者為習近平強軍思想研究中心研究員)

(軍隊黨的生活•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