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戰爭應有怎樣的勝利觀

來源︰解放軍報作者︰智 韜 許 炎責任編輯︰楊帆
2019-10-08 03:19

引言

軍隊首先是一個戰斗隊,是為打仗而存在的。能打勝仗是軍隊存在的根本意義和價值所在。新時代賦予了我軍新的使命任務,科學認識和把握勝利觀的新時代內涵,不僅有助于提升我軍軍事斗爭準備針對性,也為我軍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打贏未來戰爭提供了新的視角。

探究勝利的基本屬性

人們談論勝利,往往將勝利的評判局限在某維度,如唯國家利益至上說、唯經濟利益得失說、唯有生力量消滅說和唯政治目的達成說等,然而,勝利與否具有著多重內在屬性。

勝利的多維性。勝利具有多重意義和標準,體現在政治、軍事、經濟、外交等多個維度。在政治方面,戰爭勝利與戰爭政治目的具有統一性,戰爭是政治的繼續,戰爭本身就是政治性質的行動。只有政治目的的達成,才意味著戰爭勝利的到來;在軍事方面,勝利必須以一定的軍事勝勢為基礎,軍事作戰的勝勢只為戰爭的勝利提供前提基礎;在經濟方面,戰爭的勝利意味著經濟或物質層面有所得,“不戰而屈人之兵”成為最高境界;在外交方面,勝利能夠打出軍威、國威,特別是持久勝利換來的長期和平環境,為國家長遠發展帶來巨大的潛在價值。

勝利的演進性。勝利隨著時代的發展而不斷變化,尤其是對應戰爭形態演變而產生新的內涵。冷兵器至機械化時代,土地是社會生產的基本資料,戰爭的勝利往往以殲敵奪地為主要標志,征服領地成為工業化時代戰爭勝利的核心;信息化時代中,傳統物質資源在生產力中的比重逐步降低,以信息科技為代表的精神因素成為重要的生產資料,精神上摧毀和控制更加凸顯。隨著人工智能技術的發展,智能化社會及戰爭形態逐步來臨,勝利內涵必將發生新的變化。

勝利的辯證性。從戰爭整體上看,勝利主體具有辯證性,戰爭雙方是一對典型的攻防對抗矛盾關系,與生俱來就不可能達成一致的勝利,某一方的勝利意味著另一方的失敗;在勝敗轉換辯證性上,驕兵必敗、哀兵必勝,勝利方如果不能防止驕傲,就很容易在下一場戰爭中遭遇失利而轉為失敗,反之,失敗方如果忍辱負重就有可能贏得下一場勝利;在勝敗時空辯證性上,持久或短暫、全局或局部的勝利具有不同意義,暫時的、局部的勝利往往潛藏失敗危機,只有將短暫局部的勝利轉化為持久全局的勝利,才能最大程度地發揮勝利的價值和意義。

勝利的基礎性。“戰場打不贏,一切等于零”。贏得戰爭勝利的基本前提是軍事作戰的勝利,它為轉化成最終戰爭的勝利奠定了根本基礎。沒有軍事行動的勝利,就沒有其它勝利的前提基礎。軍隊為打仗而生、為打贏而建,其核心是能打勝仗。不同時代、不同國家的不同軍隊擔負的任務不同,但作為戰斗隊的根本職能沒有變,能打勝仗的根本要求沒有變。軍事上勝利是一切勝利的根本出發點,對于這一點不能有任何誤解和動搖。

認知勝利的時代要義

勝利有多重屬性評判標準,最核心的就是軍隊是否有效履行了時代賦予的使命任務。新時代,我們要依據國家安全和發展戰略要求,堅決履行黨和人民賦予“四個戰略支撐”的使命任務,確保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

為鞏固中國共產黨領導和社會主義制度提供戰略支撐。為黨鞏固執政地位和維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證,既是我軍性質宗旨的根本體現,也是對軍隊提出的新要求。特別是面對各種敵對勢力加緊對我國實施西化、分化戰略,倘若政治安全得不到保障,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就無從談起。我們必須堅定地站在黨的旗幟下,堅決維護國家政權安全、制度安全、政治安全,自覺增強“四個意識”、堅定“四個自信”、做到“兩個維護”,貫徹軍委主席負責制,錘煉忠誠干淨擔當的政治品格,把初心和使命落實到本職崗位上、一言一行中。

為捍衛國家主權、統一、領土完整提供戰略支撐。勝利就是要以有效履行軍事行動、達成作戰勝勢為基本前提條件,要求我們懾止和抵抗侵略,堅決捍衛國家主權、統一、領土完整,維護人民安全和社會穩定。我國正處于由大向強的關鍵階段,安全環境發生復雜深刻變化,安全問題的綜合性、復雜性、多變性顯著增強。特別是主權、統一、領土完整問題是國家核心利益,涉及到復雜的歷史糾葛、地緣政治,蘊含著重大政治、外交、貿易、軍事風險。這些問題繞不開、躲不過,是贏得勝利所面臨的重大挑戰。我們應嚴密防範各類蠶食、滲透、破壞和襲擾活動,堅決保衛邊防、海防、空防安全,必要時敢于通過以戰止戰、控制戰局、贏得戰爭來捍衛國家統一。

為維護國家海外利益提供戰略支撐。勝利就是要以保護國家經濟安全和發展利益為重要標準,要求我們維護海外經濟安全。我國戰略利益不斷向海外延伸,商貿人員與資產廣泛分布在世界各地。國家利益拓展到哪里,安全保障就必須跟進到哪里,特別是當前海外經濟利益安全問題凸顯,國際和地區動蕩、恐怖主義、海盜活動等構成現實威脅。我們應積極推動國際安全和軍事合作,著力提升遂行多樣化軍事任務能力,實施海上護航,維護海上戰略通道安全,遂行海外撤僑、海上維權等行動,有效確保海外利益安全。

為促進世界和平與發展提供戰略支撐。勝利就是要維護世界和平,反對侵略擴張,營造有利于國家和平發展的國際安全環境。人類日益成為利益交融、安危與共的命運共同體。面對日益復雜的外交環境,特別是地區秩序主導權之爭、規則之爭、發展道路之爭帶來的突出矛盾,我們要堅持共同、綜合、合作、可持續的安全觀,秉持正確義利觀,忠實踐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深化雙邊和多邊安全合作,促進不同安全機制間協調包容、互補合作,營造平等互信、公平正義、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向國際社會提供更多公共安全產品,積極為維護世界和平穩定、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貢獻力量。

把握勝利的實踐要求

勝利是在軍事博弈中取得。軍事手段是實現偉大夢想的保底手段,我們要充分遵循戰爭指導規律,在軍事實踐中確保軍事行動與政治、外交、輿論等相配合,有效實現正義必勝、和平必勝和人民必勝。

軍事上有力。建設同國際地位相稱、同國家安全和發展利益相適應的鞏固國防和強大軍隊,走中國特色的強軍之路,推動機械化信息化融合發展,加快軍事智能化發展,構建我軍特色的現代作戰體系,全面推進軍事理論現代化、軍隊組織形態現代化、軍事人員現代化、武器裝備現代化,強化執行多樣化軍事任務的能力,把人民軍隊全面建成世界一流軍隊,不斷提高履行新時代使命任務的能力。

政治上有理。軍事作戰勝利為政治勝利提供堅實基礎,就要以國家戰略牽引軍事戰略,以軍事戰略服務支撐國家戰略。籌劃和指導戰爭,必須深刻認識戰爭的政治屬性,堅持軍事服從政治、戰略服從政略,從政治高度思考戰爭問題。特別是當今時代,戰爭輿論高度透明,軍事行動要與輿論法理斗爭密切配合,搶佔政治、道義和法律的制高點,為戰爭勝利奠定扎實的道義基礎和價值依托。

發展上有利。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走中國特色國家安全道路,更好維護我國發展重要戰略機遇期,確保偉大復興進程不被滯緩或打斷。當今世界,戰爭勝利的關聯因素顯著增多、復雜性不斷增強,呈現出混合戰爭的特點。軍事作戰行動,應密切配合政治安全、經濟利益、貿易互惠和外交主動等方面,緊緊圍繞維護好實現好國家利益進行戰略運籌。

行動上有節。中華民族歷來愛好和平,中國始終不渝奉行防御性國防政策。我們要貫徹落實新時代軍事戰略方針,堅持防御、自衛、後發制人原則,實行積極防御,堅持“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強調遏制戰爭與打贏戰爭相統一,強調戰略上防御與戰役戰斗上進攻相統一。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