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揮好實訓的勝戰功能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袁群寶責任編輯︰楊帆
2019-11-19 08:55

備戰才能止戰,實訓方可勝戰。軍事訓練是未來戰爭的預演,要從實戰需要出發從難從嚴訓練部隊,著力提高軍事訓練實戰化水平。戰場可以判決勝負卻不能孕育勝利,勝利來自于戰場之外、戰爭之前的實戰化軍事訓練,它與實戰的貼近程度,直接決定了下一場戰爭的走勢。

以實訓設計打仗方式,謀制勝之道。“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戰前對制勝機理把握得越清晰透徹,走上戰場的勝算就越大。科學技術的突飛猛進,武器裝備的更新換代,新質力量的不斷涌現,使得從上一場戰爭得到的經驗,在下一場戰爭中可能毫無用處,甚至會帶來血的教訓。唯有通過實戰化軍事訓練主動設計和預演未來戰爭,才能主導未來戰爭的作戰形式和進程,否則,就只能按照對手的節奏被動應對或尾隨戰爭。進入新時代,隨著信息技術的發展及廣泛運用,用訓練設計戰爭,以實訓設計打仗方式,為潛在對手量體裁衣,正逐步成為軍事強國的共識。我們應改變過去那種延長線慣性思維定勢,在把握現代戰爭特點規律的基礎上,針對作戰對手的特點和弱點,依托實戰化軍事訓練這個實踐平台,自主設計和規劃戰爭,實現實戰化軍事訓練由應對戰爭的“必然王國”向設計戰爭的“自由王國”升華。

靠實訓提升作戰能力,造戰勝之矛。“軍無習練,百不當一;習而用之,一可當百”。脫離實戰的訓練必然要遭受失敗結局,離實戰更近一分,離勝利就更進一步。俄軍在第一次車臣戰爭時,進入市區的摩步第81團因缺少巷戰經驗,戰到最後只剩下1名軍官和11名戰士。戰後俄軍進行了深刻反思並展開了訓練改革,這些改革措施,保證了俄軍在3年後的第二次車臣戰爭中取得了壓倒性勝利。隨著世界新軍事革命的快速推進,訓戰一體化程度進一步提高,實戰化軍事訓練對戰斗力生成和提升作用越來越突出。信息化時代的實戰化軍事訓練,就是要遵循信息化戰爭制勝機理,堅持信息主導戰斗力生成與釋放的全過程,以信息系統構建運用為支撐,實現信息賦能增效,有效推動信息力與打擊力、機動力、防護力的有機融合,生成和提高基于信息網絡體系的聯合作戰能力。

憑實訓震懾潛在對手,達先勝之效。“威加于敵,故其城可拔”“不戰而屈人之兵,善之善者也”。和平時期的實戰化軍事訓練是軍事斗爭的一個重要戰略工具,它不僅有備戰、實戰功能,而且還有懾戰、止戰功能,通過大張旗鼓、大兵壓境地向潛在對手展示實戰能力,顯示決心信心,震懾、警示潛在對手,迫使對方屈服,進而遏制危機、沖突,達成不戰而先勝的效果。實際上,軍事對抗中不戰是靠軍事訓練領域中激戰來實現的,正可謂,不戰是善戰的最高標準。信息化時代,既要謀劃勝戰之策、練好勝戰本領,也要適時通過高強度、高難度的實戰化軍事訓練,展示新裝備、新戰法、新成果和新質作戰力量,彰顯綜合實力和作戰能力,表明能打仗、打勝仗的決心意志,以示威性軍事演練持續造勢,震懾潛在作戰對手,用訓練領域的激戰換取軍事斗爭領域的勝戰,達成未戰先勝之效。

用實訓帶動全面建設,夯全勝之基。“無兵而求戰,是為至危。不求戰而治兵,其禍更甚。”實戰化軍事訓練服從並服務于戰爭需求,在軍隊全局中處于中心位置,具有戰略地位,對部隊全面建設起到牽引和推動作用。加強實戰化軍事訓練的過程,實際上也是加強部隊管理教育、促進各項建設和工作的過程。實踐表明,許多管理教育工作短期不能解決的問題,通過訓練手段卻能夠達到潛移默化甚至立竿見影的教育效果。軍事訓練從嚴從難,官兵作風紀律就過硬,部隊秩序就井然有序、正規統一;軍事訓練松松垮垮,官兵就思想渙散、作風疲沓,部隊建設就漏洞百出、隱患叢生。事實上,大抓實戰化軍事訓練不僅是打仗的需要,也是極為重要的治軍方式和管理方式。以實戰化軍事訓練為抓手和切入點,堅持以軍事訓練為中心籌劃安排部隊各項工作,可以帶動和促進各項工作全面發展,可以把廣大官兵的思想、智慧和力量凝聚到謀戰勝戰上來,可以實現軍事資源的優化配置和集約利用,為打贏未來戰爭築牢根基。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