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知對抗︰未來戰爭新領域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李 義責任編輯︰宋麗麗
2020-01-28 06:26

隨著人類對戰爭認識的不斷深化和科技水平的不斷進步,尤其是人工智能技術在軍事領域的廣泛應用,軍事對抗已從物理戰場拓展到認知戰場,從有形戰場擴展到無形戰場,由人的精神和心理活動構成的認知空間正成為新的作戰空間。認知對抗已經悄然成為繼體力對抗、火力對抗、信息對抗之後,又一個嶄新的對抗領域。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認知對抗︰未來戰爭新領域

■李 義

引言

隨著人類對戰爭認識的不斷深化和科技水平的不斷進步,尤其是人工智能技術在軍事領域的廣泛應用,軍事對抗已從物理戰場拓展到認知戰場,從有形戰場擴展到無形戰場,由人的精神和心理活動構成的認知空間正成為新的作戰空間。認知對抗已經悄然成為繼體力對抗、火力對抗、信息對抗之後,又一個嶄新的對抗領域。

認知空間是未來戰爭戰略制高點

認知原本是心理學的一個概念,泛指主觀對客觀事物的認識過程。未來戰爭的認知空間,是感覺、知覺、記憶和思維活動的空間,也是作戰活動中感知、判斷、指揮與控制的世界。它是由感知、理解、信念和價值觀組成的一個範疇,分散存在于每個作戰個體的主觀世界,由全部作戰個體的認知空間疊加而成,通常表現為部隊的凝聚力、作戰經驗、訓練水平、戰場態勢感知程度等。

未來戰爭將同時發生在物理空間、信息空間和認知空間三個領域。物理空間是傳統的戰爭領域,由作戰平台和軍事設施等構成,是戰爭發生的物質基礎。信息空間即信息產生、傳輸和共享空間,已經成為現代戰爭較量的重點。認知空間是反映人的知識、信念和能力的空間,是未來戰爭的戰略制高點。

未來戰爭,認知空間的滲透與反滲透、攻擊與反攻擊、控制與反控制將會比物理空間和信息空間的爭奪更為激烈。腦控戰是認知空間軍事對抗的發展趨勢,主要通過文化傳播、輿論引導、生物武器等手段,破壞對方的認知能力,保護己方的認知能力,獲得作戰認知空間對抗的主導權、控制權和話語權,進而影響作戰指揮的信息獲取和決策行為控制模式,從而達到決定戰局勝敗的目的。

認知優勢是未來戰爭根本性優勢

“知彼知己、百戰不殆”,自古以來認知對于敵我雙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未來戰爭中的優勢,綜合表現為物理空間優勢、信息空間優勢和認知空間優勢三者的疊加。認知是未來軍人戰斗力的核心,認知優勢是贏得未來戰爭的根本性優勢。只有擁有認知優勢,才能更好地控制物理空間和信息空間優勢。未來戰爭中,奪取和保持認知空間優勢主要包括以下幾個方面︰

感知優勢。感知戰場態勢是知己知彼的前提。態勢感知是軍事作戰體系的“神經中樞”,是戰斗力的倍增器。無論是信息化戰爭還是未來智能化戰爭,交戰雙方對戰場態勢的感知能力往往決定著戰爭的勝負。擁有戰場態勢感知優勢的一方,戰場將變得單向透明,軍隊各級指揮員可以實時、準確、高效地指揮作戰行動,而態勢感知能力處于劣勢的一方,則在很大程度上處于信息迷盲狀態,不僅可能變成“瞎子”“聾子”,而且可能成為盲目行動的“呆子”和受敵方虛假信息欺騙的“傻子”。

心理優勢。認知空間的心理優勢由軍人群體堅定的政治信念、頑強的戰斗意志、穩定的戰場情緒,以及良好的職業素質等因素構成。從孫子提出“不戰而屈人之兵”,到伊拉克戰爭中大打心理戰,心理優勢顯現越來越大的作用。2007年,駐伊美軍在伊拉克北部薩德爾城使用了心理戰武器,不費一槍一彈,使230余名武裝人員放棄抵抗。未來戰爭中,心理斗爭將呈現許多新的特征︰首先,爭奪心理制權成為雙方認知空間較量的重點,只有掌控心理優勢,才能從根本上掌控戰爭主動權。其次,認知空間與信息空間相互交融,信息活動嚴重影響心理活動,只有適應戰場信息環境的挑戰,才能保持心理優勢。再次,心理優勢具有相對獨立性,擁有技術裝備優勢的一方不一定必然擁有心理優勢,發揮心理優勢效能是以劣勢裝備戰勝優勢裝備之敵的必要條件。

決策優勢。未來戰爭的決策優勢,是指建立在態勢感知優勢和心理優勢基礎上的正確、高效、精準、巧妙的指揮能力和指揮藝術。決策優勢不僅是認知優勢的核心,也是贏得未來戰爭勝利的關鍵。因而,建立和保護己方決策優勢,攻擊和削弱敵方決策優勢,是未來戰爭敵我雙方對抗的焦點。交戰雙方將在認知空間展開以攻擊高層指揮決策人員為重點的腦控戰,在信息空間展開以控制指揮信息系統為重點的網電攻防戰,在物理空間展開以摧毀對方指揮機構和設施為重點的精確火力戰。未來戰爭中,強者憑借信息空間和物理空間優勢建立和鞏固決策優勢,形成“全域機動、精確打擊、精準保障、全維防護”的“全譜優勢”,達成作戰目的並且降低作戰成本。

認知對抗是未來戰爭“全勝”之道

自有戰爭以來,“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全勝”思想,一直是戰爭指導者的最高追求,“不戰”而勝或“小戰”而大勝成為選擇作戰方式的基本指導。由于在軍事領域日益廣泛應用,人工智能正成為軍事變革的重要推手,必將催生新的戰爭樣式,改變戰爭制勝機理。

智能控制是認知對抗的基本作戰樣式。未來,隨著軍事“智慧系統”自生成性、自組織性、自演化性不斷發展,戰爭對壘雙方將從用“能量殺傷”消滅敵人“有生力量”,發展到通過“腦”控武器來控制敵人的思想和行動。作戰平台由信息化“低智”向類腦化“高智”發展,作戰樣式由“體系作戰”向“開源作戰”演進。由此,未來戰爭將開啟“智能主導、自主對抗、溯源打擊、雲腦制勝”的嶄新攻防模式。總之,未來的軍事系統不僅僅是“物質系統”“能量系統”“信息系統”,還是一個人機融合的“智能系統”。未來戰爭的毀傷方式將發生質的變化,武器的演變主要圍繞智能的控制與反控制、摧毀與反摧毀而展開。

指揮人員是認知對抗的核心作戰目標。指揮人員作為戰爭中軍隊行動的“大腦”,是認知對抗的首選目標。未來戰爭中的認知對抗主要以影響敵方戰爭決策、戰役指揮、戰斗實施的核心指揮決策人員為目標,強調以心理意識形態和生物基因武器為主喪失或降低作戰人員的決策能力和抵抗意志,以實現戰略意圖,從而達成戰爭的“全勝”目的,是實現傳統意義上“不戰而屈人之兵”的優選方略。

攻心奪志是認知對抗的根本作戰目的。戰爭實踐表明,傳統物理空間作戰雖然能夠削弱敵方的軍事能力,卻不能達成戰爭的全部目的。面對意識形態、宗教信仰、民族認同等方面的新矛盾和新問題,先進的武器裝備顯得“力不從心”,單靠物理摧毀很難解決認知空間範疇的問題。現代作戰目的不再局限于攻城略地、“消滅敵人有生力量”等物質層面,正在向攻心奪志的精神層面發展。認知空間對抗究其本質就是從戰爭的精神層面出發,把人的意志、信念、思維、心理等作為作戰對象,通過保持己方認知優勢、攻擊敵方認知劣勢展開的認知攻防對抗,體現“用兵之道,攻心為上,攻城為下;心戰為上,兵戰為下”的作戰思想。

基于網絡信息體系的精準意志摧毀是認知對抗的主要作戰手段。隨著人類文明進步的發展,大規模殺傷破壞、不計人類生存發展成本的戰爭,必將遭到全人類反對,低暴力、低破壞性的可控性戰爭將成為未來戰爭的基本樣式。認知對抗的核心理念是謀求作戰人員的決策能力和抵抗意志功能喪失或降低,追求使敵失去對抗能力而非徹底毀滅。即以精準的信息、精準的時間和精準的打擊行動,確保作戰能量精確釋放于所選目標。其基本特征是︰在目標選擇上,更注重以人為本、直擊重心;在作戰手段運用上,更注重精神打擊、意志摧毀,強調以心理意識形態和生物基因武器為主實施精神意志的破壞打擊;在作戰行動上,更注重體系支撐、節點破擊,強調在多維全網空間,在一體化信息系統支撐下對作戰人員的決策能力和抵抗意志等實施精確“點”打擊,形成以攻心奪志為根本作戰目的的作戰樣式、戰法和手段,使作戰能夠更直觀地表達“意志強加于對手”的特點。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