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在掌控戰爭突變的韁繩

來源︰中國軍網綜合作者︰張西成責任編輯︰宋麗麗
2020-01-28 06:33

早在100多年前,恩格斯就曾指出︰“在目前軍事公開的情況下,只有多動腦筋,在軍事領域和國家資源的利用方面不斷地改進和發明創造,以及發展本民族特有的軍事素質,才能在一個時期內使一個國家的軍隊在競爭中間躍居首位。”當前,在深化戰爭制勝機理研究中,我們應當提醒自己,對“器物層”方面的深究當然不可或缺,但對“腦皮層”里面的挖掘尤為重要。請關注今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的詳細報道——

誰在掌控戰爭突變的韁繩

■張西成

●制勝機理關乎未來戰爭主動權,它受制于物質基礎,更受限于思維層次,思維短板就是制勝短板

有軍事家說︰下一次戰爭的爆發地在哪里?它首先存在于一些人的心里。只要人欲不滅,戰爭就不會消亡,並且新的戰場隨時會被有企圖的人輕率勾畫出來。

也有軍事家講︰未來戰爭的質變點在哪里?它很可能源自于人類感知世界、認知未來的轉變,而不僅僅是技術方面的突破。因為人類思維始終掌控著戰爭突變的韁繩。

自人類誕生以來,戰爭面貌在一次次刷新,作戰工具在一代代更替,但作為戰爭制勝之本的人始終沒有變。人,永遠是啟動戰爭的主角、演繹戰爭的主導、贏得戰爭的主體。誠如專家指出,“人”是除陸、海、空、天、網以外一個不容有絲毫輕視的戰爭領域,也是演繹未來戰爭的終極疆域,更加關注“人域”研究已成為贏得競爭優勢的關鍵。

海灣戰爭中,美軍之所以重視研用孫子兵法,就在于孫子洞察到人類的本性和活動規律、人類必須完成的任務以及能力的局限。只要戰爭不消亡,像孫子這樣“將人置于戰爭研究核心位置”的理論家就會繼續給予人們啟迪。而那些僅僅關注革命性技術能力的軍事理論家們,如法國的堡壘設計者沃邦、普魯士鐵路革命的應用者毛奇、英國的坦克戰倡導者富勒等,當世界的發展超越其所處的技術時代後,就沒有更多思想可以提供給後人了,盡管他們的故事仍時常被後人提及。

現代戰爭正發生深刻變化,最根本的是制勝機理發生了深刻變化︰信息主導成為制勝關鍵、整體聯動成為基本形態、精確釋能成為基本方式、體系破擊成為基本途徑、全域機動成為必備能力、網絡空間成為嶄新戰場。“百川終入海,九九歸其宗”,其實制勝機理的終極答案,說到底不是歸于“物”而是歸于“人”。因為“信息不會打仗,數據不會打仗,機器不會打仗,會打仗的是人。你必須深入了解人的心理,那才是取得作戰勝利之所在”。

從一定意義上講,制勝機理關乎未來戰爭主動權,它受制于物質基礎,更受限于思維層次,思維短板就是制勝短板。長期以來,我們雖然強調非對稱作戰,有時仍不免陷入別人的打仗套路;雖然反對唯技術論,有時仍不免拿武器裝備性能來比較勝負;雖然經常強調改革創新,在實踐中卻又不自覺地回到過去。歷史發展告訴我們,思考面向未來的制勝機理,有形的東西易得,無形的東西難求,非大智慧者無以把握,非新思維者無以開拓。

從一定意義上講,把制勝機理弄明白,只是找到了通往戰場勝利的一把鑰匙,但不一定就能保證打開勝利之門。像趙括、馬謖之輩,問起他們的韜略戰策、排兵布陣來,哪一個不是對答如流,可惜一接觸實際就找不著北。這也告訴我們,書齋中的制勝機理並不可靠,真正管用的制勝機理,大都是在理論與實踐的反復磨合中提煉出來的;同樣的制勝機理,用在不同人的手里,往往會有不同的結局,而要讓制勝機理在戰場上發揮作用,關鍵還得找對人、做對事。

從一定意義上講,戰爭的秘密深藏在人體之中,戰爭的神奇蘊含在人腦之中。早在100多年前,恩格斯就曾指出︰“在目前軍事公開的情況下,只有多動腦筋,在軍事領域和國家資源的利用方面不斷地改進和發明創造,以及發展本民族特有的軍事素質,才能在一個時期內使一個國家的軍隊在競爭中間躍居首位。”當前,在深化戰爭制勝機理研究中,我們應當提醒自己,對“器物層”方面的深究當然不可或缺,但對“腦皮層”里面的挖掘尤為重要。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