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化戰爭應有怎樣的效益觀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張自廉責任編輯︰于海洋
2020-03-26 15:24

信息化戰爭應有怎樣的效益觀

■張自廉

引言

戰爭效益是指戰爭的人力、物力、財力等投入和消耗與戰爭獲得效果、利益之間的比較。戰爭效益的高低,關系到戰爭勝利的程度和國家、民族利益的得失。追求戰爭效益歷來是中外戰爭指導者的共同信念。信息化條件下,戰爭的形態、方式和方法較過去發生了巨大變化,著眼信息化戰爭特點,扎實進行戰爭準備,進而謀求最佳效益,具有重要的現實意義。

順應時代謀效

——以較小代價獲取勝利為目標,謀取最佳效益

戰爭的本質是對抗雙方利益的踫撞與重構。人類戰爭史表明,不講效益的戰爭是盲目的戰爭,也是失敗的戰爭,其結果是對國家、民族利益的嚴重損害。如何以最小的耗費去獲取最大的效益,或者說如何以最小的代價去獲取盡可能大的勝利,是戰爭指導者必須思考的問題。信息化時代,這個問題尤為突出。一是追求和平的時代呼喚。戰爭與和平,兩者既是對立的,又是統一的。戰爭的根本目的是和平,如果花費了巨大的代價,毀掉了一個國家、民族的發展基礎,即使贏得了戰爭,勝利的成果也不可能維持很久。當今,人類社會已成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運共同體,和平發展是時代主題。因此,從和平的目的考慮,不是仗打得越大越好,消耗越多越好,破壞越嚴重越好,而是要順應時代呼喚,力爭以較小的代價獲取戰爭的勝利。二是降低危害的客觀要求。破壞性是戰爭作為特殊社會活動的一個突出外部特征。自從戰爭登上歷史舞台以來,人類就一直承受著戰爭的巨大代價,只要有戰爭,就一定會對人類生命、社會財富、文化遺產等產生重大破壞。信息化時代,武器的效能不斷增強,戰爭的破壞性越來越大。且不說一旦爆發核戰爭將使人類面臨滅絕的危險,即便是不加限制地使用常規武器,其造成的破壞也是十分驚人的。因此,如何以小的代價獲取戰爭的勝利或最大限度地降低戰爭對人類的危害,是必須回答的時代課題。三是提高效費比的現實需要。近期幾場局部戰爭表明,雖然高新技術武器的大量使用加快了戰爭的進程,縮短了戰爭的時間,但也使戰爭的空間大為拓展,戰爭的消耗急驟增加,奪取戰爭勝利的代價越來越大,不僅消耗大量金錢,而且還要消費大量的資源,造成大量的人員傷亡和嚴重的生態破壞,其消極影響廣泛而又深遠。因此,追求戰爭的高效費比,千方百計地減少戰爭消耗和代價,是戰爭指導必須考慮的重大問題。

政治主導求效

——以實現政治目的為核心,求取最佳效益

戰爭是“政治通過另一種手段的繼續”,是“以劍代筆的政治”。信息化條件下,人類控制戰爭的能力越來越強,政治對戰爭的影響更加深遠,戰爭服務政治的作用更加突出,戰爭受政治制約更加嚴格。戰爭的一切活動,都必須以實現政治目的為核心,圍繞政治目的來組織和運用,其效益要以是否服從和服務于政治需要來評價。一是實現政治目的是體現政治決定地位和作用的根本著眼。從地位上看,戰爭是一定時期內各種錯綜復雜的社會政治關系引起的,是為政治目的服務的工具和特殊手段。戰爭是否實施,什麼時候實施,以什麼方式實施,都取決于政治。從作用上看,政治決定戰爭的性質、目的、發展和結局,政治對軍事除了宏觀上、總體上的決定性作用之外,還滲透和貫穿于戰爭的全過程。戰爭作為政治的從屬性地位,決定了戰爭必須以實現政治目的為核心,把政治目的實現程度作為衡量戰爭效益的根本指向。二是實現政治目的是實現政治和軍事目的統一的重要前提。只有根據政治目的的需要,確定戰爭的軍事目的,並始終把實現政治目的作為衡量戰爭全過程中實現軍事目的的根本標準,把軍事目的統一到政治目的之中,把“政治仗”與“軍事仗”有機地統一起來,才能實現戰爭政治目的與軍事目的的有機統一,進而取得最佳的戰爭效益。三是實現政治目的是調動一切積極性和主動性的強大動因。戰爭的實施和勝利,依賴于各種力量綜合作用的發揮,其中民心向背、參戰人員的積極性和主動性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戰爭的政治目的反映國家的根本利益,代表民族的根本需求,體現戰爭的根本性質,是凝聚民心、提高戰爭效益的思想源泉,是動員和組織民眾特別是參戰力量正確認識戰爭、積極投身戰爭、以不怕犧牲的戰斗精神贏得戰爭勝利、爭取戰爭最大效益的強大動因。

作戰行動奪效

——以高效釋能理念為牽引,奪取最佳效益

戰爭歸根到底是以軍事暴力對抗為特征的社會矛盾斗爭形式。戰爭的勝負最終主要通過戰場上的武裝較量來決定,而戰爭效益如何,通常是由勝者而不是敗者控制的,換句話說,戰爭效益大小的關鍵在于作戰效益的高低。信息化條件下,戰爭的制勝機理發生了深刻變化,以高效釋能理念為牽引,以較低風險和較高效益的作戰行動奪取戰爭勝利,是戰爭作為實現政治目的的有效手段的必然選擇。一是有效釋能是奪取作戰效益的重要途徑。以信息技術為核心的高新技術在軍事領域的廣泛運用,信息主導了傳統能量的釋放方式,使之從注重能量的極度擴張轉向對能量的有效控制。過去那種大規模的“兵團會戰”在信息化戰爭中將越來越少,以小規模的作戰行動和高效益的攻防行動有效地達成一定的戰略目的,作戰效益大幅度提高。二是精確釋能是奪取作戰效益的主要方式。信息化戰爭與傳統戰爭的區別,從本質上說,主要是能量釋放的方式發生了變化。傳統戰爭追求能量釋放的極限化,信息化戰爭則追求能量釋放的精確化,信息化武器裝備的偵察監視能力、遠程機動能力、指揮控制能力和精確打擊能力等都大幅提高,實現了作戰力量的精確使用、作戰時間的精確利用、作戰行動的精確到位、作戰過程的精確控制、作戰效果的精確生成,在快速直達戰爭目的的同時,最大限度地降低戰爭消耗和附帶損傷。三是快速釋能是奪取作戰效益的有效手段。古往今來,兵貴神速是兵家奉行的制勝要訣。過去,受技術條件的制約,各參戰力量之間條塊分割,戰略、戰役、戰斗行動層次分明,信息流通慢,作戰循環過程的各環節之間相對獨立,使作戰活動表現出強烈的順序性和漸進性,作戰行動的速度和節奏緩慢。信息化條件下,指揮手段實現了信息化、網絡化,戰場上偵察監視、通信聯絡、指揮控制實現了無縫鏈接,偵察、打擊實現了一體化,戰略、戰役、戰術縱向之間,陸、海、空、天、電橫向之間的信息共享趨于即時化,指揮控制循環周期大為縮短,作戰行動的速度與節奏大大加快,進而確保作戰行動的高效益。

綜合博弈增效

——以綜合國力較量為手段,獲取最佳效益

人類戰爭歷來都是一種具有整體性的復雜社會活動。戰爭不僅是軍事力量的較量,而且是政治、經濟、外交等綜合國力的全面較量。信息化條件下,戰爭受政治、經濟、外交等因素的制約更大,只有通過綜合運用多種手段,使綜合國力的影響最大化,才能確保戰爭綜合效益最佳化。一是軍事威懾與營造有利態勢呼應。軍事威懾和營造有利態勢是信息化時代戰爭準備的重要內容,也是提高戰爭效益的有效手段。戰爭實踐表明,通過軍事威懾,實施積極主動的心理、輿論、法律攻勢,能夠營造有利的精神態勢;進行各種輿論宣傳、信息溝通、心理影響,能夠營造有“理”的政治態勢;展示新式武器裝備特別是遠程精確打擊武器的作戰威力、舉行大規模聯合軍事演習等,能夠營造高壓的戰略態勢,進而能夠達到不戰或小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二是軍事手段與非軍事手段相配合。在以往戰爭中,受技術水平和全面戰爭目的影響,非軍事手段的影響力有限,很難與軍事手段形成整體合力。信息化條件下,隨著信息化武器裝備的大量使用,政治多元化、經濟全球化的發展,戰爭目的的日益有限,非軍事手段配合軍事手段對戰爭的影響大大增強,對營造有利的戰爭環境,取得戰場的主動,摧毀敵方的抵抗意志,進而贏得戰爭勝利都有較大的效果。三是殺傷手段與非殺傷手段相綜合。信息化戰爭所運用的軍事手段,並不完全像傳統戰爭中那樣直接消滅敵方的肉體,摧毀敵方的物質基礎,而是破壞敵方的力量結構,控制敵方的意志和信息,降低其作戰功能,達成削弱敵方抵抗力量的目的。從海灣戰爭、阿富汗戰爭到伊拉克戰爭,都凸顯了心理戰、信息戰等非殺傷手段與兵力兵器的殺傷手段綜合運用的重要性,它們往往早于戰爭爆發,貫穿于整個戰爭的全過程,並直接影響甚至加速戰爭進程。打贏心理戰、信息戰,奪取心理和信息優勢,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大大提高戰爭效益。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