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貧困地區脫貧,如何打贏這場“硬仗中的硬仗”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宮玉聰責任編輯︰安思翰
2020-06-11 07:41

盡銳出戰,打贏“硬仗中的硬仗”

——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紀事

■解放軍報記者 宮玉聰

環江毛南族自治縣思恩鎮陳雙村新貌。

在環江毛南族自治縣下南鄉下南社區松朗屯,兩名兒童在健身器材上玩耍。新華社記者 陸波岸攝

毛南族曾因居住條件惡劣,過去叫“毛難族”,意思是受苦受難的民族。廣西環江毛南族自治縣是全國唯一的毛南族自治縣。2020年5月,該縣退出貧困縣序列。綜合全國毛南族脫貧情況,毛南族已實現整族脫貧。

“脫貧攻堅本來就是一場硬仗,而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是這場硬仗中的硬仗。”

2017年6月23日,習主席在山西太原主持召開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並發表重要講話強調,我們務必深刻認識深度貧困地區如期完成脫貧攻堅任務的艱巨性、重要性、緊迫性,采取更加集中的支持、更加有效的舉措、更加有力的工作,扎實推進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

如今,脫貧攻堅進入決戰決勝的關鍵階段。回顧奮斗歷程,我們看到深度貧困地區經濟社會得到極大發展;展望未來,攻克最後的堡壘、對接鄉村振興戰略,深度貧困地區致富的道路充滿希望。

上下同欲者勝

攻克最後的貧困堡壘

“石頭縫里不出苗,熬干汗水吃不飽。”今年初,一名來到廣西大石山區參加脫貧幫扶的工作人員在扶貧日記中這樣描述當地的生產生活條件。

打開中國地形圖,目光所及之處,西北、西南一帶最險峻和高寒的地方多是深度貧困地區,主要包括“三區三州”等連片特困地區以及貧困發生率超過18%的貧困縣和貧困發生率超過20%的貧困村。這些地區自然條件差、經濟基礎弱、貧困程度深,當地村民祖祖輩輩在貧困線上掙扎。

如何啃下這塊脫貧攻堅的硬骨頭?也許從一張照片中可以尋找答案。今年4月,習主席在陝西考察時,一張“五級書記同框”的照片在社交媒體刷屏。從黨的總書記到村黨支部書記,同時出現在脫貧攻堅第一線,共抓扶貧工作。從這張照片中,可以讀出打贏脫貧攻堅戰的制勝密碼︰上下同欲者勝。

“攻克深度貧困堡壘,是打贏脫貧攻堅戰必須完成的任務,全黨同志務必共同努力。”面對這場硬仗,從黨中央到最基層,層層壓實責任,努力兌現對人民的承諾。

在四川大涼山腹地,習主席沿著崎嶇山路,走進昭覺縣三岔河鄉三河村貧困戶家中,問冷暖、听心聲;在湘西十八洞村,習主席同村干部和村民代表圍坐在一起,同大家一起商量脫貧致富奔小康之策;在給雲南省貢山縣獨龍江鄉群眾的回信中,習主席勉勵大家要“同心協力建設好家鄉、守護好邊疆,努力創造獨龍族更加美好的明天”……

上下同欲,則無往而不勝。在橫跨中國中西部廣闊版圖的脫貧主戰場上,“五級書記抓扶貧”,層層立下軍令狀、責任書;未摘帽的52個縣和1113個村全面實施掛牌督戰;數十萬名駐村第一書記和幫扶干部不拔窮根絕不撤退;貧困群眾懷著對美好生活的向往一鼓作氣、努力奮斗……當前,進入決戰決勝脫貧攻堅的關鍵時期,面對最難啃的硬骨頭,唯有繼續堅定“上下同欲者勝”的信念,做到上下一條心、擰成一股繩,才能攻克最後的貧困堡壘。

眾人拾柴火焰高

匯聚磅礡的攻堅合力

“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一個民族都不能少。”今年5月,廣西環江毛南族自治縣退出貧困縣序列,毛南族實現整族脫貧。

從深度貧困到整族脫貧,多個“直過民族”一步跨千年的背後,離不開全社會的幫扶。

從2010年起,上海市將幫扶獨龍族列為滬滇合作的重要內容,獨龍江鄉80%旅游文化特色村、21%安居房的建設資金都來自上海。不僅如此,在鄉政府的一份扶貧清單上,密密麻麻地記錄著來自社會各方的援助︰廣東省珠海市荷包村資助50萬元,援建村級衛生室;某基金會資助100多萬元,用于修建九年一貫制學校學生宿舍;深圳一家企業捐贈體育器材、書本文具……

眾人拾柴火焰高。在社會主義中國,扶貧從來不是一個地方、一個單位、一個人的事。這是我國脫貧攻堅的重要經驗,也是“中國式扶貧”的鮮明特點和突出優勢。

如同最短的木板決定水桶的最大容量,深度貧困地區和老弱病殘貧困人口是當前脫貧工作的最大短板。攻克這些深度貧困堡壘,更加需要動員和凝聚全社會的力量,將優勢兵力集中起來打殲滅戰。

新增脫貧攻堅資金主要用于深度貧困地區,新增脫貧攻堅項目主要布局于深度貧困地區,新增脫貧攻堅舉措主要集中于深度貧困地區……近年來,中央28個部門相繼出台40多個支持“三區三州”等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的“硬核”文件,推動教育扶貧、就業扶貧、基礎設施建設、土地政策支持和兜底保障等各項工作逐項落實。

因病致貧、因病返貧,一直是不少貧困家庭脫貧致富的“攔路虎”。為啃下這塊硬骨頭,人民子弟兵挺身而出,沖鋒在前。全軍74所軍隊醫院對口支援113所貧困縣的縣級醫院,助力貧困村建設衛生室1458個,其中不少還接通遠程醫療系統,讓貧困群眾在家門口就能享受到優質醫療服務。放眼全國,963家三級醫院與834個貧困縣的1180家縣級醫院建立對口幫扶關系,為深度貧困地區群眾留下一支支“不走的醫療隊”。

當前,脫貧攻堅已經進入“倒計時”甚至“讀秒”的決戰時刻,軍號嘹亮,沖鋒聲急。從深化東西部扶貧協作到黨政機關定點扶貧,從行業扶貧到社會扶貧聯動,各方力量協同,匯集起總攻沖鋒的強大火力,匯聚成脫貧攻堅的磅礡合力,以排山倒海之勢打好最後的殲滅戰,迎接脫貧攻堅的勝利。

兵因敵而制勝

越是攻堅越要精準施策

5月中旬,網紅“懸崖村”的搬遷備受關注。四川省涼山州昭覺縣支爾莫鄉阿土列爾村的84戶貧困戶全部從山上的土坯房,搬進縣城的樓房,告別出入攀爬近2500級“天梯”的歷史。

“懸崖村”村民下山,是全國易地扶貧搬遷的一個縮影。在全國很多深度貧困地區,生態環境惡劣、基礎設施薄弱、貧困程度深,脫貧攻堅難度極大。要改變這些地區貧困群眾的生活,就要將他們從“山窩窩”“石頭縫”中搬出來,從源頭破解“一方水土養不起一方人”的困境。

開對了“藥方子”,才能拔掉“窮根子”。事實上,各個深度貧困地區情況千差萬別,自然稟賦、脫貧條件迥異,解決這些地區的貧困問題,需要立足實際、因地制宜、精準施策。

自然條件較差、生態環境脆弱的地區如何實現脫貧致富?西藏在44個深度貧困縣區安排生態補償崗位40多萬個,引導農牧民群眾投身生態護林、防沙治沙等“綠崗就業”和“綠色富民”工程,既建好美麗家園又實現脫貧增收。

如何利用有限的資源稟賦做好產業扶貧?青海省充分利用高原的冷涼氣候和天然牧草優勢,發展犛牛和青稞產業。全省成立近千家牧業股份合作社,引導各村實施特色鄉村旅游扶貧項目,實現整體發展、全面增收。

深度貧困地區孩子的教育怎麼抓?2019年,甘肅省臨夏州面向全國招聘教師2173名,以緩解農村教師數量少、學校辦學水平低的難題,加強深度貧困地區教育扶貧力量。

“水因地而制流,兵因敵而制勝。”對基礎設施薄弱的貧困村加強農村道路等建設,對因病致貧返貧群眾加大醫療救助幫扶力度,對無法依靠產業扶持和就業幫助脫貧的家庭推行保障兜底……越是攻堅克難,越要精準施策,下足繡花功夫。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