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跨界助力跨越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劉媛媛責任編輯︰安思翰
2020-07-09 15:55

讓跨界助力跨越

■劉媛媛

科學界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一個領域內真正的突破,很多時候來自于這個領域之外,也就是說,運用跨界思維、跨界研究,往往能實現本領域理論或技術意想不到的突破。軍事理論創新本質上是對軍隊作戰與建設理論的探究與創造,要想突破軍事理論創新“自我循環、自我設計”窠臼,實現軍事理論的跨越式發展,跨界研究不失為一條途徑。

善于借鑒跨學科理論創新軍事理論。弗蘭西斯•培根曾說過︰“讀史使人明智,讀詩使人靈秀,數學使人周密,科學使人深刻,倫理學使人莊重,邏輯修辭使人善辯”。每門學科或理論都有其獨特的魅力與作用。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借鑒其他學科的最新理論研究成果于軍事理論研究創新,往往能突破“瓶頸”,另闢蹊徑。縱觀近現代有代表性的軍事理論創新,大都以深厚的跨學科知識為依托、運用了跨學科研究方法。例如,著名的“海權論”,是馬漢基于對國際關系史和地理學的深入研究而創新提出的;數學家艾倫•圖靈、馮•諾伊曼跨界軍事技術,顛覆了傳統的軍事計算方式;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軍隊建設“系統集成”理論,是深度融合系統論、控制論與信息論而提出;“矩陣管理”理論更是運用了數學之精髓。因此,創新軍事理論,須突破思維定式,突破自身領域的局限,先“觸類”,多逛“他山”,向相似、相近甚至相反的領域學科理論“借智”,兼收並蓄多學科理論,再“旁通”,通過借鑒、遷移、舉一反三至軍事領域,往往能“茅塞頓開”“柳暗花明”,實現軍事領域理論的突破性、顛覆性創新。

重視組織跨專業團隊創新軍事理論。有資料表明,近30年的諾貝爾獎獲得者中,因協作而獲獎所佔的比例從該獎初設時期的41%上升至85%,可見協作是理論創新的主要形式。因此,軍事理論創新應積極倡導協作理念,但這種協作不僅僅是軍事領域專業人才的協作,而是跨學科專業領域研究人員的協作。即使就軍事領域人才而言,也需要擁有廣闊的視野和廣博的知識積澱,既懂軍事指揮又懂軍事技術,既精通理論又有部隊實踐。更重要的是,團隊的組成需大量吸納其他自然科學、社會科學、人文科學專業人才,深度開展跨領域合作協作。特別是隨著信息、網絡、大數據等高技術的快速發展,使得軍用技術和民用技術的界限越發模糊,軍事理論創新尤其應善于吸收前沿學科、高新技術研究人才。因為不同專業、不同領域研究人員,可從其他學科角度“橫看”“側看”,尋找軍事理論創新的新議題,提出多角度、多視野、多領域性的解決方案,通過“踫撞”釋放形成新的軍事理論生長點,帶來軍事理論創新意想不到的激蕩和變革,從而開創出一片新領域、一種新風格或者一套新理論。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