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語言武器邂逅人工智能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梁曉波責任編輯︰安思翰
2020-07-14 08:51

當語言武器邂逅人工智能

■梁曉波

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在以大數據、雲計算、自然語言處理、神經網絡等為代表的重要領域創新的驅動下,人類社會開始邁入人工智能時代。由此所帶來的結果是,傳統以人工隊伍為主力的國防語言能力建設將發生重大變化,由人工智能、大數據、雲計算等為骨干技術的智能化裝備將成為國防語言能力建設的主流。

國防語言能力建設內涵發生變化。國防語言能力建設,主要包括語言政策與規劃、語言領導與管理、語種數量與水平、語言隊伍與結構、話語釋放與傳播等方面。在國防語言能力的傳統建設中,主要是加強政策與領導機構、語種數量和人才隊伍建設。語言資源與技術、話語釋放與傳播在建設中的必要性則是逐漸體現出來的。傳統的國防語言能力建設是由傳統戰場、裝備和技術決定的,盡管使用無線電技術可以讓語言專門人員實現遠距離參與作戰,但更多情況下仍需人員在戰場或距戰場不甚遙遠處提供語言服務。當下,互聯網、智能手機和新興社交媒體的興起,明顯弱化了語言參與戰爭的空間限制。實際上,目前有語言參與的信息戰、認知戰已可觸及目標國家的所有前後方人員,特別是後方人員更可能成為智能時代語言武器的主要攻擊目標。

國防語言能力建設特點發生變化。未來戰場正由單一的物理空間向信息空間、網絡空間、認知空間延伸,戰爭成為各種傳統制權加制腦權、制智權的綜合對抗。國防語言能力建設將更多融入新型關鍵技術與裝備建設,更多出現在自然語言處理、神經網絡、深度挖掘、認知計算、腦機接口等領域;傳統的一般人工語言翻譯將讓位于基于雲端大數據的多語種快速實時翻譯;軍事智能語言模塊將誕生,並將嵌入軍事系統和單兵軍事裝備中,從而使跨語言軍事指揮和軍事行動中所需的語言實現自動化、智能化、人機融合化。

國防語言能力建設重點發生變化。當下,國防語言能力建設的內容已由原來僅僅從事單純的人工語言翻譯,發展為情報搜集、單兵行動多語言智能支持裝備、大規模社會心理認知文化與行為判定、大規模多語言數據快速翻譯和情報處理等。在此背景下,傳統國防語言能力建設中強調人工語言專家和多語種人工語言隊伍建設的單一路徑,就要改變為既重視國防語言語種資源和語種人才隊伍建設,又注重國防語言技術、語言裝備以及語言系統等領域建設的復合路徑;不僅重視國防語言技術與裝備本身的建設,還注重將國防語言的技術融入其他技術中,共同為提升軍隊戰斗力服務。

國防語言能力融入戰爭形式發生變化。在冷兵器時代,語言如同投槍和箭鏃,在陣地上與刀槍劍戟一同向敵方發揮作用。到了熱兵器時代,語言更多地融入傳單、海報、廣播、影視、文學作品中,化身為心理戰、輿論戰的主要工具。到了信息時代,語言與互聯網相結合,成為搶佔輿論信息陣地和戰爭話語權的有力武器。智能時代的國防語言將融入人工智能裝備中,融入基于語言和多模態信息源的情報挖掘中,融入跨語言跨文化跨區域的語言文化、區域知識建模和心理戰裝備中,融入對敵方指揮決策人員和後方人員的語言文化心理認知和行為分析中,融入智能社會化網絡和智能社會化新興媒體的多語言信息傳播和對抗中,甚至融入未來單兵裝備中的語言能力模塊、人機融合的腦機接口和數據互聯的能力建設中。前線戰斗和指揮人員在執行軍事斗爭任務中的簡單語言對抗將升級為針對敵前後方人員的心理與意志、信仰與認知、思維與影響力的體系對抗,進而從簡單的“語言信息+物理信息”領域對抗擴展延伸到“信息域+社會域+文化域+心理域+認知域”等多維度對抗。

隨著智能化戰爭的到來,國防語言能力建設將邁入新的發展時期,以往那種“質量+數量+人才+培訓+普及”的傳統模式,勢必向“語種+人才+資源+技術+裝備”諸元並重的發展模式過渡,並進一步向“資源+技術+裝備+語種+人才”前重後輔的發展模式加速推進,最終形成人工語言智能技術與裝備主導主宰的國防語言能力建設新模式。

(作者單位︰國防科技大學文理學院)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