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體系 嚴制度 重技術

來源︰中國軍網-解放軍報作者︰黃余良 吳 旭責任編輯︰安思翰
2020-07-16 15:25

強體系 嚴制度 重技術

——透視外軍訓練機構建設發展

■黃余良 吳 旭

引言

依托訓練機構開展軍事訓練,是軍事訓練向實戰化發展的必由之路,是世界發達國家軍隊的共同選擇。據相關資料顯示,美軍現有各類型訓練機構100余處,每年可輪訓25萬余人,已成為美軍保持戰斗力的重要支撐,俄羅斯、德國、日本等國家的軍隊也一直十分重視訓練機構建設。發達國家軍隊的訓練機構組建時間長、投資大,歷經多年的探索和實戰檢驗,形成了較為先進的建設理念,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深入研究其普遍發展規律,對我軍具有重要的借鑒價值。

訓練機構體系日益完備

世界強國軍隊主動適應戰爭形態演變,前瞻軍事需求設計,籌劃訓練機構發展,經過多年的實戰檢驗,已建立起能夠滿足各軍兵種訓練需要的各類訓練機構,職能更加完備。一是種類齊全。美軍按軍兵種部隊訓練和作戰樣式的需求,已經形成了類別齊全,能滿足不同軍兵種、不同作戰類型部隊訓練需要的訓練機構體系。例如,其陸軍訓練基地就可分為聯合訓練基地、兵種訓練基地和特殊環境作戰訓練基地3種主要類型。其中,聯合訓練基地包括歐文堡國家訓練中心、波克堡聯合戰備訓練中心、霍恩菲爾斯作戰機動訓練中心等;兵種訓練基地包括本寧堡步兵中心、胡德堡裝甲兵訓練基地、西爾堡野戰炮兵防空兵訓練中心等;特殊環境作戰訓練基地包括寒區作戰訓練中心、熱帶叢林作戰訓練中心、山地作戰訓練中心等,這些訓練機構涵蓋了美國陸軍訓練的各個層次。二是編制合理。根據軍兵種作戰任務的需要,美軍在建立各類訓練基地的基礎上,編設了專門負責基地訓練與演習的各級領導機構,擔負研究和組織演習訓練任務。此外,美軍還在積極推進訓練基地觀察控制員隊伍建設。其觀察控制員是具有正式編制的專職人員,他們訓練經驗豐富,經過正式的培訓並且獲得資格認證,是美軍訓練基地完成訓練任務、達成訓練目標的重要力量。這支隊伍能夠根據訓練任務的不同,適時進行臨時擴編,補充人員,並接受基地司令部的統一指揮和管理。三是功能齊全。俄羅斯在諾夫哥羅德州的252訓練基地,被稱為俄軍乃至整個歐洲最大的訓練基地。該訓練基地擁有成套的訓練設施,功能齊全。比如,各種實戰化演練場、教練場、靶場、射擊場、機場和訓練指揮所,以及各種配有現代化設備的槍炮射擊場、室內靶場、裝甲車教練場和各類教室,後勤保障設施等。此外,該基地還配備有最新型的自動化訓練設備和激光模擬器,新一代訓練器材數量所佔比例高達30%,一次性可容納數千人和數百輛各型裝備參加大型軍事演習。

訓練制度制定更加嚴密

實戰是摔打鍛煉部隊最有效的手段,秉持“像打仗一樣訓練、像訓練一樣打仗”的理念,世界強國軍隊充分依托訓練機構,制定了一系列嚴格規範的訓練制度,推動部隊訓練更接近于實戰,以確保訓練任務能夠有效得到落實。一是嚴格參訓制度。為磨煉戰斗意志、熟練掌握作戰技能和全面提高戰斗力,世界強國軍隊的訓練機構普遍遵循“全年度安排、滿負荷運轉”的要求,對參訓兵力、參訓時間、輪換周期進行明確規範,組織部隊在實戰化條件下實施輪訓,最大限度發揮訓練機構的使用效益。比如,美軍認為,在作戰訓練中心近似實戰的條件下,進行各種復雜而驚險的課題式訓練,可培養出隨時能投入戰斗的堅強部隊,要求其陸軍各重型師、旅和營每隔18個月必須在歐文堡國家訓練中心進行一次輪訓,且嚴格按照28天全天候和晝夜連續的方式實施。二是嚴格組訓制度。注重從法規層面指導部隊組織實戰化訓練,要求部隊在高強度環境中進行艱苦的訓練,強迫部隊克服重重困難,出重拳狠招,堅決杜絕在訓練過程中走過場和弄虛作假。美軍要求部隊必須按實戰的標準進行訓練,否則將進行達標復訓。參加過實戰的美軍普遍認為,訓練機構設置的訓練難度甚至遠高于戰場。有官兵甚至認為,戰場上的強度遠不如歐文堡國家訓練中心的大。英軍普格瓦綜合訓練基地為突出訓練的對抗性和實戰性,還建立了一系列嚴格的對抗訓練和演習制度。三是嚴格評估制度。世界強國軍隊特別重視訓練評估,把訓練評估作為提高部隊訓練質量的重要手段。訓練機構對參訓部隊考評均采用科學客觀的評估標準和評估制度,對抗雙方的輸贏不只是由導演和裁決人員主觀決定,還要根據各種光電、電磁等信息記錄裝置產生的數據來評定。美軍認為,評估同訓練活動一樣,其本身也是實際的訓練,要求各級部隊在訓練之後都要進行評估,以使參訓人員得到更深刻的教益。許多官兵就是通過這種“不講面子、只講實際”的評估,來認識訓練與實戰差距的。

訓練人才育用日趨靈活

外軍訓練機構積極采取“定向培養與定位使用相結合、崗位鍛煉與送學深造相結合、用其所長與補其所短相結合、本職鑽研與交叉實踐相結合”等辦法,注重充分調動人的積極性,不斷探索創新訓練機構人才的培養使用辦法,逐步建立和完善各項有利于訓練機構人才培養和發展的機制。一是以權威專職為目標。實踐證明,訓練機構必須立足當前、著眼長遠,根據訓練需求,努力打造專業強、素質高和職業化的人才隊伍,使得人才的素質能不斷適應訓練機構任務現實需要。如美軍各訓練中心直接隸屬各軍兵種司令部,數量多、級別高、編制全,其人才隊伍職業發展瓶頸小,個人進步提升空間廣闊,訓練機構指揮官軍銜可編到中將,並且在訓練機構建設、組織部隊訓練等各項工作中,也都充分顯現了這一軍銜的權威性。二是以交流任用為路徑。外軍訓練機構的人才隊伍不僅通過部隊選調、院校培訓和在職培養,還有效打破了軍兵種界線,實行院校、部隊、地方相結合的換位交叉使用和鍛煉。比如,美軍通過選派優秀基層軍官到歐文堡國家訓練中心工作,經過4年的全面鍛煉後,再把這些軍官調到其他崗位並委以關鍵職務等方法,最大限度挖掘軍官的潛能,有效發揮其自身的作用,營造軍官發展的良好環境。三是以多措並舉為方法。著眼提高部隊戰斗力的需要,世界強國軍隊的訓練機構在組織自身建設、指導實施訓練過程中,矢志打造一個結構合理、梯次配備和專業素養較高的人才群體,這為其有效組織部隊訓練,提供了可靠的人才支撐。加拿大、以色列等國家軍隊的訓練機構,采取跨軍兵種交流和輪訓錘煉人才,利用地方教育資源培養人才,高待遇保留人才等方法,有效保持了訓練機構人才隊伍的高素質。

訓練方法手段越發多樣

隨著現代高新技術在軍事訓練領域的廣泛應用,依托訓練機構充分運用信息化智能化技術手段以及假設敵部隊,通過激烈、復雜、連續的角逐,為部隊訓練提供一個近似實戰的外部環境和逼真的戰場氛圍,已經成為世界強國軍隊的共同選擇。一是基于擴展現實,實現戰場仿真。近年來,外軍訓練機構特別強調基于增強現實技術(AR)、增強虛擬技術(AV)和虛擬現實技術(VR)等,構建逼真的戰場環境來鍛煉部隊,重視訓練軟件和器材的開發,增加復雜情況的設置,提高部隊訓練的“仿真度”,為部隊訓練構設身臨其境的戰場環境,為諸軍兵種聯合研練創造良好的訓練條件。美軍海豹突擊隊在實施突襲本•拉登行動前的訓練中,對作戰場景模擬的細致程度令人吃驚,使隨後的作戰過程幾乎就是訓練實踐的翻版。二是基于人工智能,實現精準模擬。目前,世界強國軍隊已將人工智能技術,充分融入部隊訓練機構建設之中。據有關資料顯示,美軍歐文堡國家訓練中心不僅配備有各種火力模擬器材、全自動顯示(檢測)裝置和綜合性機器人,而且還擁有比較完備的各種智能化監控設備和作戰模擬系統,各個相對獨立的武器系統模擬器又可以組成相互協同、有機配合的體系,在節省實彈消耗的同時,使得訓練場與未來戰場的差距不斷縮短。三是基于網絡技術,實現高效訓練。現代武器裝備越來越昂貴,完全使用實戰武器訓練既不必要也不可能。近年,結合本國年度大項演習演訓任務,外軍訓練機構依托網絡和遠程交互技術,實施異地同步聯合演練,實現了“網上訓練”。美軍“千年挑戰”演習,將17個虛擬指揮中心與9個訓練基地聯網,80%兵力由計算機生成,實現了1.35萬參演人員全部通過全球指控系統對虛擬空間圖像的共享,有效避免了大規模動用裝備和調動部隊,不僅省時省力,節約經費,而且訓練重點突出,效果明顯。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