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象棋後譚中怡︰一個喜歡“贏”的“麻辣宅女”

來源︰新華社作者︰王鏡宇、盧羽晨、殷家捷責任編輯︰張藝藐
2017-04-07 16:36

一個喜歡“贏”的“麻辣宅女”——記新科國際象棋棋後譚中怡

新華社北京4月7日電(新華社記者王鏡宇、盧羽晨、殷家捷)邏輯清晰、聲音輕柔、神色淡然。坐在中國棋院訓練室里,身著玫紅色大衣的譚中怡活像個剛走出象牙塔的女學生,絲毫沒有棋盤上攻城拔寨的奪人氣勢。

但是,一位國家隊的隊友悄悄告訴記者︰“我們一般叫她譚哥!因為她下棋和生活中都比較霸氣。”

“是嗎?誰呀?”听到這個評價,25歲的重慶妹子探身追問,面露微笑。

“我覺得自己的棋風不是鋒芒畢露,可能小伙伴覺得我是進攻型,其實,我看人的。對方軟了,我就攻;對方厲害,我就虛了。”

“生活當中,盡量與人為善,”譚中怡接著說,“只要不觸及原則,我會盡量配合大家,好好相處,甚至退一步海闊天空。”

正在記者都要懷疑隊友是否看走眼的時候,小譚說出了“但是”。

“但是,如果犯到了我,我絕不會忍的。我是那種不死不休的性格。”說這話的時候,她還是面帶微笑。

體育迷父親的“犧牲品”

在3月初結束的國際象棋世界女子錦標賽上,譚中怡技壓群芳,成為中國繼謝軍、諸宸、許昱華、侯逸凡之後的第五位世界棋後。不過,很多人不知道,這位新科世界棋後其實是她那位體育迷父親的“犧牲品”。

小譚的父親是老譚——譚開容。老譚是個不折不扣的“體育迷”,最喜歡的是足球和棋,他干過的最“慘無人道”的事,就是在大半夜叫女兒起來陪他一起看球,還一本正經地跟她討論戰術。

“可能我有點被拔苗助長了,”譚中怡笑著說,“想睡覺的時候他給我講戰術,後來他不再給我灌輸了。”

譚中怡學習國際象棋之前,譚開容不會下國際象棋,但是經常下圍棋和象棋。據譚中怡說,他的圍棋水平不高,但象棋在學校的比賽中曾經拿過第二名。為了提高棋藝,他還自己買書、打譜。然而,譚中怡的爺爺認為,男孩子下棋不能養家,也不允許譚開容把下棋當成一種興趣,連棋書都給他燒了。所以,父親把圓夢的希望轉移到了女兒身上,引領他走上了通往職業棋手的道路。

“‘犧牲品’?某種意義上是,”譚中怡說,“拿冠軍之後,我爸說,如果重新讓他選擇,他不會那麼選。因為下棋特別累,特別辛苦,而且後來(在我拿冠軍之前)他也不覺得我能走到這個位置上,沒有達到他的預期,而我又那麼辛苦。”

喜歡“贏”多過喜歡棋

在父親的影響和安排下開始學棋之後,譚中怡很快嶄露頭角,幾年之後拿到了世界青少年錦標賽的冠軍。2001年,不到11歲的譚中怡進入重慶隊,提前開始拿工資的專業棋手生涯。不料,她的“叛逆期”也提前到來。

“小時候學棋還是有興趣,有‘升級流’的快感,到後來拿少年世界冠軍,要走職業化了,就有點不適應了,”譚中怡回首自己少年成名後的低谷期時說,“我不算特別喜歡棋,可能只是單純喜歡贏,這是兩個概念。更多的時候,我把它當成工作,當成應該去做的事情。”

譚中怡記得,當年她曾經跟父母和教練發生過沖突,只因她“身在棋隊、心在學校”。

“其實我原來學習成績挺好的,那時候實驗班,我的作業課間休息都能做完,所以回家才有時間學棋,”譚中怡在回憶時臉上泛出一絲自豪,“後來進隊,隊里要求嚴格,初中之後要求停課。教練說,你進入了體制內,不在九年義務教育的保護範圍……初中沒念完,高中沒有念……想念啊,我並不理解為什麼要下下去,因為這條路不是我選的。”

在逆反的日子里,譚中怡比較迷茫。“想做的事情不知道,不想做的有一大把。”她會用精打細算省下來的生活費去買自己喜歡的小說、磁帶,“宅女”的生活也許從那時已經開始。

根據親身經驗,譚中怡也希望給棋童的父母一個建議︰不要過早專業化。“每天兩個小時就可以了,不要影響上學。應該有上學的圈子,甚至棋之外還可以再報一個(興趣班),兩個愛好有個調劑。”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