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中國足球,一個人的苦心救贖

來源︰新華社作者︰馬邦杰責任編輯︰馬嘉隆
2017-09-08 10:21

新華社北京9月6日電 為了中國足球,一個人的苦心救贖

新華社記者馬邦杰

中國男足5日在多哈帶著一場勝利倒下,再次沖擊世界杯失利。每次失敗過程雖有不同,主題卻只有一個︰遺恨。

江流石不轉,遺恨失吞吳。中國男足這次沖擊世界杯之旅敗得心有不甘,句號畫得有些悲壯。但悲壯並不等于未來馬上強大。

未來會怎樣?

1990年,北京體育科學研究所撰寫了一份名為《全國少年兒童足球訓練與競賽體制改革的研究》的調研報告。調研結果發現當時中國足球人口只有一萬人,這讓報告的負責人大吃一驚。

他是張路,出生在一個高級知識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北大畢業生。他上過業余體校,下鄉插過隊,踢過專業足球,上過大學,進過研究所,解說過歐洲職業足球,當過職業俱樂部總經理,在中國足協以及亞足聯任過職,足球人生可謂豐富。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從父母那里繼承了一種知識分子所獨有的那種情懷。他不願在足球圈子內渾噩沉淪,一直痛心疾首,一直苦心無奈,從上個世紀九十年代一直到今天。

2015年12月,在武漢舉行的一次校園足球老師培訓活動中,大家談到了里皮可能出任中國男足主帥的可能。當時應邀參會的張路說︰“中國足球即使請來瓜迪奧拉或者穆里尼奧,也不可能妙手回春。” 

中國足球還在為過去的謬誤還債,並且還要繼續償還一段時間。

張路對中國男足未來的預測有些黯淡。在他看來,當里皮帶著世界杯冠軍、歐冠冠軍、亞冠冠軍、意甲冠軍和中超冠軍這些閃亮的頭銜拿起中國男足教鞭並融入其中,他必將要面對過去中國足球的傳統扔給他的難堪重負。他必須要帶著這些包袱來書寫中國足球的未來,短期內也很難妙筆生花。

張路認為,中國男足沖擊世界杯失利,不是里皮的錯,更不是球員的錯。錯在“我們”!

“我們曾經兩次親手把中國足球毀掉,每次都是三年。”張路說,一次是1986-1989年,另一次是1997-2000年。

他在很多場合公開痛惜中國足球被毀掉的這兩段黃金歲月。上個月底在山東榮成,面對當地180多名中小學體育老師的殷切目光,他再次講到了自己親歷的那些不堪回首的故事。

他說,中國足球過去毀于功利,毀于忽悠,毀于失去民心。

榮成市教育局總督學劉志剛听後深有感觸。他說︰“張指導啊,您說的正是我們這里所發生的。過去我們這里有不少孩子踢球,後來家長都不讓孩子踢了。”

據劉志剛介紹,中國足改啟動後,榮成校園足球重新起步,投資上億人民幣,決心和動作力度都很大。但他們很快就陷入了困惑︰校園足球到底該怎麼具體發展呢?為此,他們請來了張路為他們解疑釋惑並提出具體發展路子。他有一套完整的理論和實踐體系。

張路在現場展示了一本書︰《國際足聯草根足球培訓手冊》。他說,他的很多理論是借鑒于這本著作。“我認為這是最權威的指導教材。現在國內有很多校園足球的教材,我覺得大家把這本研究透就夠了。”

這本書由中國足協翻譯,2010年9月出版。其中引用了一段盧梭的話︰“兒童在成人之前就是兒童,這是自然規律。如果我們想改變這一自然法則,那麼他們將過早地步入成年,但既沒有實質,也沒有實力。”

張路認為,中國足球的希望在于校園足球,要堅決摒棄功利主義,也不要講那些大道理。我們大人只需要為孩子做一件實事︰讓他們踢球。

讓孩子們踢球,看似簡單,做到卻殊為不易。因為很多人都會在內心里問一句︰我這樣做能得到什麼?

十年前,陝西省志丹縣的丁常保也曾這樣問過張路。張路回答︰“當你七老八十的時候,走在志丹縣的大街上,不時有人見了你,對你鞠躬,說‘丁老師,當年是您帶著我們踢球,我們才有今天的成就。謝謝您!’這就是你能得到的。”

張路說,丁常保在志丹縣努力工作了10年,如今已有所成就。現在那里有5000個孩子踢球,佔學生總數的30%。中國不僅需要5萬所足球特色學校,更需要更多的丁常保。

丁常保的故事讓不少榮成校長、老師和教育官員感慨不已。在當地一所小學內,榮成教育局黨委委員劉忠偉陪著張路觀看孩子踢球,顯得有所觸動。“張路的講座讓我們茅塞頓開,如果將來我們的學生能對我們發自內心地說一聲謝謝,我們就足以滿足了。”

中國足球改革發展計劃的啟動,讓張路對中國足球的未來又充滿了信心。他說︰“我們領導人高瞻遠矚,看得很明白,給我們指明了道路——校園足球是育人工具,就是要搞普及。中國如果有500萬孩子踢球,不成為足球強國都難。”

張路已經退休數年,但他一直沒閑著。從去年至今他到過京津冀很多區縣,去那里普及足球基本理念和知識。據“燭光行動”校園足球支教計劃的組織者鄭東興介紹,由于經費受限,他們每次都是早出晚歸,避免在外地過夜。張路分文不取。

這次趁來榮成講課之際,張路和鄭東興又啟動了“環渤海校園足球燭光行動”。他們只要求當地提供基本的食宿,其他條件不談。

“我們當年親手把中國足球毀掉了,我想趁還能做事,多為孩子、多為中國足球做點事。這是我個人的救贖。”張路說。

榮成有個著名的景點︰天盡頭。講座結束後,66歲的張路來到這里。站在海邊--岩之上,面對茫茫水色,張路說︰“這麼多年了,中國足球的磨難也該到盡頭了。”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